126.


『媽媽!我好掛住妳呀!』芷螢緊緊攬住我…講出一句爆炸性的句子。

媽…媽媽!?「吓!?芷…芷螢妳講更乜?」我完全唔知比乜反應。

芷螢無鬆開手,仲係攬得好緊…

『我…我有返部份記憶…雖…雖然好模糊好混亂…


但…但我知道妳係我至親既人…妳…妳係我媽媽…一定係!』

「唔…唔好開玩笑啦…哈哈…」我嘗試推開佢…但唔成功…

芷螢仲係攬得好實,仲開始喊起上黎『我…我無玩…我記得呢個感覺…呢個胸膛溫暖既感覺...』

我諗起迪士尼個日,芷螢話我好似佢一個認識既人…

『又係咁鍾意飲咖啡,又係咁婆媽,又係咁鍾意幫人。』



…唔會係真掛?

「但…但芷螢…咪住先…我…我呢…同妳一樣都係十六歲…」

『我十七。』芷螢打斷我講

「咪係囉!妳仲要大過我tim,我邊可能係妳媽媽喎…而且我完全無大肚過既記憶!」

唔好講話大肚,我變左女仔都係三個月之嘛!生bb最少都係七個月啦!



『咁…咁又係…點解會咁既…媽媽?』芷螢鬆開手...一臉疑惑...

「所以我就話,我唔係妳媽媽,妳攪錯人啦…」

『無攪錯』芷螢搖搖頭『妳肯定係我媽媽…只…只係唔知點解…』
芷螢用力拍一拍佢自己個頭『醒醒啦…芷螢…我…我要知道點解…點解呀!』

我即刻捉住佢隻手,因為芷螢真係用力拍佢個頭…「冷…冷靜先…芷螢…」

『仲有,媽媽…我記得返自己男仔個陣個名…』芷螢眼汪汪咁望住我,真係當左我係媽媽咁

「男仔個陣個名?」

『原本只係記得一個字…影…但而家我記得全名…陳智影,媽媽妳幫我改既名。』



「首先…我…我完全無幫過妳改呢個名…二來…我係妳媽媽呢點一定係一個誤會黎…」

『唔會…一定唔係…我有片段…有妳…同…同爸爸…』

「爸爸?」我靈機一觸「咁妳知唔知道爸爸係邊個?如果根據妳既講法…」

『爸爸…爸爸…』芷螢攪盡腦汁…『我…記憶…好…好混亂…』

我盡量唔嘈住芷螢,等佢專心去諗…
假設…我話假設咋…如果我真係佢媽媽…咁爸爸…

會唔會係邦彥呢?

如果係既話…咁…咁我真係唔知點啦!嘻嘻..



『我…記…記得個名…陳…陳…』

「陳?」我記得邦彥唔係姓陳…

係喎,既然芷螢叫陳智影,咁跟老豆姓陳都好正常姐…

我個心即刻沉一沉…唔係…邦彥…唔…我唔制…

『陳…陳…』芷螢仲係努力想套個名出黎…

陳乜野都唔重要…反正都唔係邦彥…我好希望芷螢攪錯,或者一切都係佢幻想出黎...

『陳…陳嘉為?』芷螢終於講左個名出黎




What the fuck?
 
「痴線!」我反射性咁講

邊有可能,媽媽又係我,爸爸又係我,真係分身插自己咩!

如果呀…我真係識分身,而家就唔洗咁煩啦…
所以就算我真係可以分身,我先唔會選擇自己咁白痴。

一定唔會。

『媽媽…』芷螢個表情就好似向我撒嬌咁『點解個名同妳咁似既…陳嘉為…陳家蔚…』

更係似啦!根本就係我黎!
係喎…芷螢從來都唔知道我都係男變女呢件事…



咁佢點會知道陳嘉為呢個名呢…唔通佢講既…真係事實?

我醒起一樣野,我手機…

我拎起部n73,搵返入面我男仔個陣既相…『芷螢,妳片段見到既人,係咪佢?』

但芷螢望一望之後搖搖頭『對唔住…媽媽,我只係醒起個名…樣…對唔住。』

點解會知道一d又唔知道一d嫁!
咁其實,我會唔會係識到第二個陳嘉為呢?
呢個名其實完全唔算特別,一定有其他人都係叫呢個名…

唔得…我完全諗唔到落去…

要搵幫手…

「芷螢…我係咪妳媽媽?」我問一問芷螢

『嗯!一定係!』芷螢好似個細路女見到媽媽咁好開心,定細路仔呢?

「咁妳就要聽媽媽話。」我繼續講

『吓?』芷螢有d不解『哦…一定…』

「我要將妳件事講比信任既人聽…因為需要佢幫手…」

『話比人聽…』芷螢臉有難色…『既然媽媽妳想咁做…唯…唯有咁。』

原本要解決既,應該係我同樂宜既問題,估唔到呢個問題已經比眼前呢件事蓋過了…

然後我就同芷螢就返去樂宜個邊。

「記住,係人地面前唔好亂叫我媽媽…咁…咁真係好奇怪。」

『哦…不過其實人地聽到都只會當花名姐…』

「話雖然係咁啦…但…但都係唔好既。」

『家蔚你地傾完啦?』樂宜一臉不滿咁企係行李隔離

「係呀…係呢…冰瑤佢幾時會返黎?」我問樂宜

『佢岩岩打比我話同kevin走先啦!』樂宜講

死火,唔記得kevin tim…

「咁我地返去先…一陣再打比冰瑤…」

『家蔚點解你神情好似咁緊張既?』樂宜問

更係緊張啦!係十五分鐘之前我知道我做左人阿媽呀!
但我明明仲係處子之身嫁嘛!而且生出黎個個年紀仲大過我,真係仲勁過耶穌阿媽!
 
就係咁,我先叫芷螢拎行李返屋企先,一陣再約地方出黎…
之後就送樂宜返屋企。

途中樂宜長篇大論講佢地係澳洲既趣事,但我基本上聽唔入耳。

『表哥?』樂宜望住我『你係咪有乜煩惱?』

「無…」我到底係到逃避更乜野…

『最衰表哥無得同我地一齊去…』樂宜dup低頭…『算係我今次遊學團既一個遺憾…』

「最緊要妳玩得開心姐…我呢…」如果我都跟左去遊學團…我同邦彥…「我係點都無所謂啦…」

『而…而且呢…』樂宜有d尷尬咁講…

「而且?」

『都係無野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