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所以呢。』係我屋企入面,冰瑤坐係梳化上面,翹起二郎腿。

「有一日呢…我唔小心整唔見左d荷爾蒙藥…所…所以…」

『就無再食到...』冰瑤接住講『但點解妳唔係電話同我講呢?我其實都可以幫到妳。』

「因為…我呀…我呢…唔想妳同樂宜擔心我攪到遊學唔開心…嘛…」



冰瑤微微瞪大眼望住我,之後又回復原狀『妳咁諗我好感激,但係呢,家蔚…』

「冰瑤…?」

『其實妳只係逃避更,因為其他事…』冰瑤講

下…?

『妳無考慮過我地返黎之後可以會擔心更長既時間,


因為妳發生左其他事,話驚我地會擔心只係妳用黎掩飾自己真實想法既說法。』

…真…真係咁…?

『一定係妳係無食藥期間,發生左一件事,令到妳想繼續做女仔?』

我無回答,但諗起邦彥...我點點頭。

『我就應該要估到會發生咁既情況。』冰瑤嘆左一口氣『妳同邦彥…發生左乜事?』



「我…我同邦彥…」我感到臉頰微微發熱,之後將呢兩星期同邦彥發生既事講比冰瑤聽。

冰瑤再嘆一口氣『無食藥,果然會變成咁…』

「唔關食唔食藥事啦!冰瑤…我…我始終放唔邦彥…我…我呢…真係鍾意佢啦…」

『咁妳同樂宜呢,個日既承諾呢…』冰瑤冷冰冰望住我

「我…對…樂宜…始終都係男仔…陳嘉為個陣既感情…
雖然…對唔住樂宜…但…如果我要繼續做女仔…咁…咁都無理由再同佢一齊…」

『妳覺得樂宜會接受到?家蔚。』

「樂…樂宜…佢一定會明白…」



『我大概想到樂宜既反應。』冰瑤企起身『但妳地兩個都係鍾意口不對心。』

然後冰瑤慢慢行去門口,打開門…

『聽日見啦…我大概已經可以肯定我個諗法,芷螢件事…』

「下…?」點解個話題轉得咁突然既?

但冰瑤無再講落去,離開我屋企。
 
冰瑤走左無耐,堂姐就返黎。

『咦?好堂妹咁快就訓教啦?』堂姐打開門就問…

「係…係呀…今日去接樂宜佢地好攰嫁…」最重要係今日受到既衝擊…



『嗯~聽日你同樂宜得唔得閒?』堂姐問

聽日約左佢地朝早係老麥傾野,我估下午同夜晚應該得閒既…

「下午打後…應該可以…」我答

『咁就好啦,哼哼,聽日下午帶埋樂宜出去銅鑼灣啦!』

「去試衫?」我坐返係身「到底係試乜?」

『婚紗。』堂姐即刻答。

「下?!」我激動得濟差d坐唔穩「試婚紗?」



『咁講其實都唔岩,其實係試d姐妹禮服姐。』

「哦…」嚇得我…無啦啦試乜婚紗…「但禮服…堂姐妳要結婚?」

『唔係啦…係我一個好姐妹要結婚,佢都係外國返黎,
因為大部份朋友都係外國,所以好難搵姐妹,我靈機一觸,諗起你同樂宜…』

…做姐妹?呢件事真係奇怪…
估唔到我第一次係做姐妹…唔係做兄弟…

「即係可以玩新郎?」我問

『嘿嘿,小家蔚果然真係越黎越女仔喎,咁快就諗到呢樣野。』

「嗯…幾好既…可以當一次寶貴經驗…」



『仲可以搶花球tim!』堂姐講

花球…搶花球...

『就咁話啦…聽日三點左右,約定你地啦…』

「但我未知樂宜點喎…」

『你去樂宜就去嫁啦!係咪?』

咁又係…

係喎,芷螢件事要同堂姐講…

「係呢…堂姐呀…」

『見到堂妹你咁既眼神,係咪有要求呢…』堂姐竊笑道

「我呢…有個朋友…想黎呢到住下…希望妳唔好話比老豆知…」

『唔係個個男仔掛!?』堂姐好驚訝『家蔚你竟然咁大膽?』

「唔係男仔黎嫁!係女仔黎…」

『咁仲衰!你明明係男…咦?』堂姐好似覺醒到自己講錯野『咁就無問題。』

「咁就好。」
 
『係呢,點解無啦啦要黎住?個女仔…』

到底應唔應該同堂姐講佢做左堂姨媽呢?
不過咁實在太花時間,而且一切都未係肯定…
一於聽埋冰瑤既解釋先再算…

「佢呀…係香港無親無物嫁…一個女仔人家…交租好辛苦嫁…」

『咁慘…點解佢唔搵d資助呀?』

係喎,點解呢?

分分鐘會係證件問題…如果佢真係未來黎,又點會有證件呢?
咪住先…如果佢無證件,又點入我地間學校?

呃…迷團真係越黎越大,聽日再問清楚芷螢先…

「就算有資助都麻煩啦…一個女仔住好多野都唔方便…又危險…」

『係啦…就好似堂妹妳之前咁!』

「唔…唔同既…」

『一齊住都好既…有時我又唔會返黎訓…多個女仔互相照應都好既。』

「係呢~係呢!」我點頭

『嗯,住都可以既,反正都仲有間房淨…不過你要知道長住係無可能啦…』

「我明白…」

『不過既然係女仔…不如聽日帶埋佢黎啦!哼哼…』堂姐露出非常狡猾既眼神

「下?」

『一於以呢個做條件叫埋佢做姐妹…』

芷螢,乖女,辛苦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