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第二日,我地四個又聚集係老麥,我問返芷螢證件既問題…

『證件?我有呀…』芷螢望住我

「下?」我好驚訝

之後芷螢就係銀包到拎起張身份證,我望一望…


申請時間係兩年前,照片入面係叫陳芷螢,女性…
出生日期…1994年?咪即係同我同年…

「點解會咁?」

『我唔清楚…我只係知道兩年前我有記憶以黎…我呢d證件已經係身…就好似…』

『有人幫妳安排黎到呢到…』冰瑤開口

『係…』芷螢望住冰瑤『就係咁…』



「邊個要做呢d事?同埋點解要咁做?」

『呢個就係接下來既問題,芷螢要黎到呢個年代既目的,
亦係我諗唔清楚既野…不過大致知道一件事...』冰瑤開口…

「咁冰瑤…妳而家知道既事…係…?」

『芷螢個目的,同點解由男變成女,都同妳有關係,家蔚。』
 


「同我有關係?」我同樂宜都一臉疑惑…

冰瑤清一清喉嚨…『根據我琴日聽完芷螢既片段…我大概有個想法…
芷螢係男定女,取決點係家蔚妳最後選擇係做男定做女。』

「下?」『咩話!』樂宜直程激動到彈起身。

『芷螢既片段…當佢係女仔個陣,家蔚妳係女仔…
當佢係男仔個陣,就提起陳嘉為呢個名…』冰瑤開始分析

『假設家蔚妳唔會分身,就算識分身啦…我都相信妳唔會同自己一齊,
咁只可以肯定,呢兩個片段係兩段唔同既未來黎,
點解會同時出現係芷螢腦海呢…應該係因為佢失憶既失違症…』

「唔明…」我相信唔單止我,樂宜芷螢都唔明…



『直接d講…A未來,就係妳繼續做陳家蔚,
以女仔既身份生活落去,然後同一個男仔生左陳芷螢出黎。』

「嗯…」我點點頭,望一望樂宜,佢好驚訝

『B未來,就係妳做返陳嘉為,然後同一個女仔生左陳智影出黎,
呢個如無意外就你最原本既發展黎…因為芷螢佢話自己本身係男仔黎…』

『係…我…雖然無左記憶…但我肯定我最一開始係男仔…』芷螢講

我吞一吞口水…

『但因為一個原因…或者…可能就係前世令到妳變成女仔呢個原因…
令到妳,家蔚…最終決定做女仔…所以未來就改變左…』



『家…家蔚…』樂宜望住我,露出驚恐既眼神…『你…你決定做女仔?』

估唔到…事情係因為咁…

『我…我…』芷螢即係好迷茫…

『芷螢,如果事情真係咁…我相信妳一定會有一絲感覺…』冰瑤望住芷螢…

『我…我唔肯定…但…但係…』芷螢變得好苦惱…

『點會喎!』樂宜終於忍唔住…『表…家蔚…你唔會做女仔嫁…可?』眼汪汪望住我..

「樂宜…我…對唔住…」我終於講出口…



『唔會嫁!你明明…你明明…同我…』樂宜已經喊出黎…

『家蔚,亦都係時候妳要講出黎…』

「唔係…掛…」我望一望周圍,一個樂宜,一個芷螢…我點講出口喎…

『媽媽?』芷螢一臉疑惑

我DUP低頭…握實拳頭…

如果因為我,決定做女仔…所以令到芷螢變成女仔…

咁…咁我係咪做錯左…

「我…我係…係妳地去左澳洲呢兩星期…我…發生左好多事…」



然後我慢慢,將由荷爾蒙藥到邦彥件事…講出黎…

一講完,我見到樂宜好似已經魂魄唔齊…『我…我唔信…』

『我唔信呀!』之後就喊住轉身離開老麥…
 
我追左出去,但樂宜已經唔見左…
但之後我選擇既,係入返老麥…

係老麥入面,冰瑤仲係好優雅咁坐係到,芷螢就好苦惱…

『樂宜呢?』冰瑤問

「追…追唔到…冰…冰瑤…點解妳要迫我...講出黎喎…」

『我唔想妳再拖拖拉拉,家蔚,拖得越耐瞞得越耐,樂宜只會越傷心…』冰瑤講…

「但…但係…」

冰瑤講得岩…琴日我同樂宜一齊個陣已經無講…
如果只係得我自己…我一定會有咁耐拖咁耐…

『而家咁樣咪一了百了…定係…』冰瑤望住我『妳又係放唔低樂宜…就好似妳放唔低邦彥咁...』

「我…」

『家蔚…』冰瑤企起身『我唔知係妳性格本來係咁定係因為妳變左做女仔所以咁…
但妳做任何事都實在太容易猶豫…咁落去,所有人都唔會幸福。』



『妳明明已經選擇左繼續做女仔…就應該要堅持…』

「但…但就係因為咁…所…所以我想補償返樂宜…」

『家蔚…妳就係太溫柔…但妳唔知道,妳呢份溫柔有時係會傷害到人…
妳覺得妳之後對樂宜幾好,就會補償到佢?妳咁做我相信只會更傷到樂宜…』

「咁…咁我應該點做…」

『做返自己。』冰瑤講…

「吓?」

『今日就到呢到啦…反正我要講既野已經講完…』冰瑤伸一伸懶腰
『係啦…芷螢呀…可唔可借張身份證比我,一日咁多?』

『唔…下?』芷螢一時三刻反應唔黎『可…可以既…』之後就比張身份證冰瑤。

『好啦…我走先…記住我講既野啦…家蔚,
與其想辦法補償樂宜,不如就照平常咁對佢係最好不過。』

「嗯…」

冰瑤離開左之後,我同芷螢只係坐係到…無再講過任何野,
我只係呆呆地諗返岩岩返生既事…

『係呢…媽…家蔚…妳之後會去邊?』唔知幾耐之後,芷螢終於開聲驚醒左我

「喔…係啦…芷螢…妳可以搬黎我到住啦…同我一齊住。」

『下…』芷螢瞪大眼,露出開心既表情『太好啦!』

「不過呢…妳要陪我去一去銅鑼灣…去試衫,不過仲有時間,一於搬左d野先啦!」

所以我地就用左餘下既幾個鐘既時間,幫芷螢搬一d衫呀褲呀比較重要既野。
 
我發現芷螢聽完我同邦彥件事之後都無乜受到打擊…
但我真係好想知道芷螢係點諗…
 
「芷螢呀…」到左我屋企,放低芷螢既行李之後「我同邦彥件事…妳有乜想法?」
 
只見芷螢身體震一震,之後另轉身『如果…我唔清楚…
但如果佢真係我爸爸…咁…咁我都無辦法再鍾意佢…咁唔得嫁嘛!』
 
「話係咁話…但…但邦彥係咪爸爸都唔肯定啦…因…因為佢都唔係姓陳…」
 
『就算我女仔個陣姓陳…都唔代表爸爸都係一定姓陳嫁嘛…而且…
陳芷螢…只係我黎到呢到,係身份證上面見到既名…到底我係咪姓陳…
應該係話我女仔個陣叫乜名…只有等記憶黎到先會知…』
 
「咁…咁都係…但…芷螢…如果真係因為我做女仔所以先令到妳變成女仔…咁我係咪應該…」
 
呢個問題關乎我個仔(女)既終身幸福…我發現已經唔係我一個既責任…
 
『媽媽…』芷螢望住我『我唔知道…我諗…要等我記憶返黎…先答到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