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芷…芷螢?」我而家訓係床,上面芷螢望住我「吓?」

『我…我身體好熱…好奇怪呀…媽…家蔚…』芷螢眼汪汪…

「咁…咁呢…吓?」我一時三刻唔知比乜反應「最…最好呢…就…就係去個洗個臉…」

『都…都係媽媽!攪乜鬼教學!攪到而家..我…我…』



「冷靜…冷靜呀…芷螢…」

『媽媽要附責任!附責任!』之後成個頭控落我個胸到磨黎磨去

「啊…啊啊…」點解個情景熟口熟面咁既,啊!上次堂姐醉左又係咁…之後…

『媽媽孤寒…得妳睇人…我…我就無得睇妳…』開始進攻我下面…

一模一樣!



「咪玩啦~芷螢…」

『妳睇…媽媽妳下面都濕濕地啦!』芷螢望住我個內褲…

「下?邊有喎…」難以置信…我明明只係在旁睇姐…

『媽媽…話明係教學,妳好應該親身示範…示範!』芷螢向我撒嬌道

「唔啦…咁樣…好…好奇怪…」點解角色好似同岩岩掉轉左咁既?



『如果唔示範…就…就我幫家蔚妳…』芷螢望住我…臉非常紅

「芷…芷螢…妳...」我好混亂...咪亂黎啊...「妳係打算用男仔定女仔心態去做呢件事…」

『男仔。』芷螢諗都無諗即刻答

強姦呀!呀唔係,亂倫呀!

啪!

呢個唔係做愛聲,係我一把車去芷螢到。

第二朝,我同芷螢都好尷尬係到食早餐,
堂姐呢,就帶住好奇既目光來回望我地。



『嘿嘿,琴晚係咪好快樂呢?』堂姐竊笑問

「無…好早就訓左。」我即刻答

『家蔚講得岩。』芷螢細細聲講

以後都唔再做呢d教育。

食住個沙律,睇住周嘉儀…
今日比平時遲左換衫…因為…我等更人…
樂宜…佢…會唔會因為我同邦彥...所以佢就唔會再接我...呢...

『家蔚…要出門啦…唔係就會遲到…』芷螢用擔心既眼神望住我



「嗯…出去啦…」樂宜…真係無黎...

『拜拜啦…』堂姐講

拎起袋仔,打開大門…

「呀…」『啊…』門既另一面,係舉起手正打算按門鈴既樂宜,好明顯佢嚇左一跳

「早晨…樂宜」『早晨…家蔚。』之後我地兩個同時開口…

短暫既沉默…

『仲發呆…行啦…就快遲到啦!』樂宜重新擺出充滿朝氣既樣同我講
 
返學既途中,樂宜同我地都有講有笑…



『你地知道未呀?』樂宜講『個婚禮呢!好似定左係十一月中啦…』

「吓?」我心諗,堂姐都無同我講

『唔~我好期待啦!』樂宜合埋眼,好似幻想更一d野
『聽講係西式婚禮黎,我平時去開既都係中式,一定好唔同姐!』

到底…樂宜妳係強忍定係真係睇得開?
如果…真係睇得開就好…
咁我地就可以好似之前咁…做返表兄妹…呀…而家應該係叫表姐妹…既關係。

『哈哈,到時婚禮呀…花球我一定唔會讓比你地嫁!』樂宜好興奮咁講

講起花球,係咪搶到就好有機會成為下一個呢…


我又諗起邦彥…嘩…嘩…但我地仲咁後生!應該慢慢黎嫁嘛!

嗯!

更何況…我同邦彥其實關係都係好微妙,即係人地口中既曖昧…
電話呢,其實都好小傾,不過都有短訊啦…

我係咪應該再努力d呢?

早會完,返到班房,我見到阿kay想坐係我隔離,但咁岩就同芷螢同時放低個袋…

『啊…哈哈!我傻Q左tim…』阿kay大笑…『對唔住呀…芷螢…』

『無…阿kay妳之前坐呢到?』芷螢問…

『係呀…所以手快快傻左…呀!無得同表姐坐啦!』阿kay帶住失落既樣行返去自己原本個位。

阿kay…就好似之前我講咁,佢又回復返嘻嘻哈哈既佢…
樂宜同阿kay…兩個人感覺都好簡單,好順利就當無左件事…

嗯…應該係我太過敏,諗得太多啦…

午飯時間,我背脊又比人戳一戳…
我已經習慣左呢個感覺…呢個係邦彥叫我既方式…

『喂…小蔚,今日去邊到食好?』邦彥微微一笑同我講『今日唔洗同足球隊班人食…』

「嗯…」我望一望樂宜…同紫晴…今日佢地返到黎…係咪應該…

但邦彥好似察覺到我既苦惱…『啊,係喎,咁今日妳就同返佢地食啦…』

「但…但咁樣好似…」我知道既…邦彥係推左足球隊班人…為左同我食…

『我知妳諗乜,小蔚。』邦彥講『唔洗理我,最緊要係妳。』

「嗯…」邦彥…

所以我就同返樂宜佢地食,今日阿kay都加入返我地

『係呢…』係行去食飯既途中,芷螢問…『已經去到小蔚呢個地步啦?』

「喔…」係喎…雖然邦彥講得好細聲…不過芷螢要聽都係聽到…「嗯…」

『到底係咪佢呢…爸爸…』芷螢講

「唔知啦…」

『係呢?家蔚唔同邦彥食既?』開聲既係樂宜,佢睇黎好好奇。

「我…今日就陪妳地啦…」我笑笑口

『邦彥…?』接住講野既紫晴,佢有d難以置信咁望住我『家蔚妳同邦彥?』

「無野啦…只係妳地唔係到個陣佢做左我既陪食客姐!」
 
『食客…唔好扮啦!』係食更野既途中,阿kay笑笑口咁提返起件事『唔係咁簡單既!』

「無啦…就係咁簡單。」我邊食邊答,順帶一提,今日食既係冷烏冬搭中華沙律。

『妳地唔知啦…』阿kay keep住竊笑『個日呀…足球友誼賽!』

阿kay唔係想將個件事講出黎呀!?雖然…樂宜同芷螢都知道。

但紫晴…

『個日友誼賽做乜?』樂宜問

『表姐呀…嘻嘻…專登整好好味既蜂密檸檬比人食呀…』阿kay答

啊!呢件事無同佢地講嫁!

『蜂蜜檸檬?』樂宜望住我,奇蹟地唔係好驚訝『我都未試過喎…家蔚。』

「哈…哈哈…下次整比妳地食啦…哈哈…」

『之後呢…之後呢…』阿kay興致勃勃,睇黎唔講哂不罷休。

雖然樂宜佢地真係知道呢件事,但唔知點解係阿kay到講出口個版本個感覺會差200倍…

啊啊…

『食野啦…阿kay。』樂宜開聲講『妳再多野講就遲到嫁啦…』

『車!』阿kay不滿,不過都無再提呢件事…

樂宜…幫更我?我諗返起銅鑼灣個度…樂宜話…會支持我…

樂宜…

『媽…呀…家蔚,妳有短訊。』坐我隔離既芷螢提我,佢仲係改唔到媽字起頭既講法

「嗯…多謝…芷螢…」我拎一拎起部n73...係…係邦彥既短訊!

(係學校唔方便講,小蔚妳放學可唔可以去天台到,我想比樣野妳睇。)

又係天台?我記憶中係天台發生既事都唔會係好野…

不過今次係邦彥…唔同既…比野我睇?係乜呢…
死啦…仲有半日先放學喎…我而家開始期待咁點算喎…

嘻嘻…

『係乜短訊?家蔚?』芷螢問

秘.密。」我笑笑口回應。

所以成個下午課我都無心情,只係無限開關個封短訊,
希望可以係一字一語甚至空白頁到搵到乜野隱藏要素…

啊…好想時間加快呀…點解秒針郁得咁慢嫁!

快d快d快d快d快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