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第二朝,樂宜同紫晴好早就起身打算走,
阿kay雖然好眼訓,不過都決定跟埋樂宜走…
 
所以得返我同芷螢。
 
「再訓囉。」我同芷螢講「反正仲係八點之嘛…」
 


『嗯…』芷螢點點頭
 
之後我都有打返比紫晴,感覺佢對琴晚發生既事都無乜野…
所以我就順便約埋紫晴星期日上黎教我…
 
所以呢個六日就係忙忙碌碌,係溫書中度過,
不過呢,每晚好理所當然就係搵左阿彥去傾計啦!
 
『小蔚妳讀書個度點?』星期日晚,阿彥問…
 


「唔錯呀…多得紫晴咋!嘿嘿,佢教書真係好掂…阿彥你呢?」
 
『呃…』只見阿彥臉有難色。
 
「阿彥?」我望一望阿彥「你…唔掂?」
 
諗返,足球隊成日都要練習…阿彥又要返工…所以…
 
阿彥點點頭…『勉強…追到掛…之後幾日都唔洗練習…又同人換左班…』
 


「阿彥!」我鼓起勇氣同阿彥講「搵一兩日我地一齊溫啦!咁進度會快d!」
 
阿彥望住我…之後笑一笑『咁就拜託妳啦…小蔚。』
 
 
星期一,班入面都瀰漫住一鼓好濃烈既讀書氣氛…

『啊~我都唔明有乜好緊張!仲有排先要考大學啦…』係餐廳到,阿kay係到埋怨

『但後日就統測丫嘛。』樂宜講

『車!統測之嘛~我先唔介意呀!』

『妳估個個都係妳咁咩,鄭青琪。』樂宜講『D餐呀…唔該…』



『係啦係啦…我成績係無妳咁好嫁啦!王樂宜!』阿kay再講『我都係D呀…』

『咁各位想飲乜呢?』侍應問

『我要熱檸茶。』阿kay即刻講

「咦?點解今日叫熱檸茶既?阿kay…妳平時都叫開凍檸茶嫁…」

『摺摺摺,表姐,妳有所不知啦…』阿kay好認真咁講『熱飲真係健康好多啦!
邊食熱野邊飲凍野一來傷胃,二來d冰平身都唔乾淨!熱飲先係大道理!』

『侍應係到嫁!阿kay!』樂宜睜住阿kay講

『我講事實之嘛…』



講事實…雖然我都有聽過飲凍野事實唔係咁好…但好多時都貪一時之引…

『而且呀表姐…』阿kay同我耳語『飲熱飲腦轉數快d溫書都易入腦d!』

「熱咖啡呀唔該。」所以我同侍應講。

雖然食午餐叫熱咖啡真係唔慣,而且唔知係咪落糖太少杯熱咖啡有d苦,
但為左健康生活,嗯,要keep住落去!

放學,同阿彥約定左係各自係屋企食完飯先係附近既麥當勞溫書…
而堂姐久違既返黎食,所以我決定行下街市買餐好既返去食…

健康野食…健康野食…

『小姐!今日d雞靚呀…』行過雞檔,個老闆一見到我就講



「雞…」我望一望d雞…真係好肥好大隻…幾吸引…

但…但唔健康喎…「唔…唔洗啦…」

『喂小姐!』老闆望一望周圍,見無人…
『見小姐妳咁靚,又咁乖幫阿媽買送…一於計妳半價!抵呀!』

半價…即係六十蚊一隻新鮮雞…咁…咁…
嗯…我又好耐無食過新鮮雞…不…不如…

*

『嘩!雞呀!』堂姐一見到蒸雞好興奮『點解唔係沙律既!』



「有時食一餐半餐都可以既…」我同堂姐講…「雞脾比妳呀…芷螢…」

『嗯…多謝…』芷螢收到個雞脾…『好懷念…』眼汪汪…

『哈!如果以後都係咁我一定多D返黎食飯,我要脾呀!』堂姐講

「係啦…一陣我食完要出去溫書呀…」

『係咪同男仔呢…好堂妹…哼哼…』堂姐邊食第二隻脾邊講

「唔知呢…」

好快又見到阿彥啦…應該換邊套衫好呢…嘻…嗯…?

『家蔚?』芷螢望住我『妳唔舒服?』

「無…無呀…」咦?點解…好似有種違和感…一種唔清楚既違和感…

今次選衫著唔係好似琴日或者前日咁諗好耐…
而係好快就決定…雖然出黎個感覺唔多好,但為左唔遲到所以都係出左門口…

點解呢…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

去到麥當勞,我見到阿彥已經埋頭苦幹咁溫更…

「哼哼,你救星到啦!」我叉起腰講

『啊…小蔚妳黎得好…我呢到真係唔知點解…』

我坐低…望一望阿彥溫更既…係會計…

「呃…」雖然係會計…但呢part…紫晴有教我…「呀我記得呢到!」

『咁就好…』阿彥笑一笑…

之後我就好耐心咁教阿彥…
哈!估唔到兩個月前我唔識既科目而家我已經可以教人!紫晴果然係得既!

但我一路教…阿彥只係一路望住我…

「專心D啦!阿彥!」我不滿咁望住阿彥…

『我只係…覺得呢個角度既小蔚好靚…』阿彥講…

「又口花花!你同邊個學嫁!」

然後阿彥就慢慢伸個頭埋我到…我知道…知道佢想點…
嗯…就一下咁多啦…嗯…

咦?

「呀…」我個頭…就好似不自控咁向後…迴避開左阿彥既一吻…

點…點解?

『小蔚?』阿彥好驚訝

「我…我…突然諗到更加好既計法…所以...」

點解我會閃開既?Why?
 
之後既讀書過程,我同阿彥都處於一個幾尷尬既狀態。

「今…今日不如到呢到囉?」我望一望電話,已經十點半。

『嗯,小蔚。』阿彥點點頭『我送妳。』

收拾好d野之後,阿彥向我伸出右手…『行囉。』好溫柔咁講…

岩岩只係我傻左姐…我伸出左手…捉實阿彥既手…

嗯…都係咁溫暖…

到底點解我岩岩會閃開嫁?
會唔會因為咁…阿彥會唔開心呢…

「咁…咁聽日見啦…阿彥…」去到我屋企樓下,我同阿彥道別…

『小蔚…其實岩岩…我係咪做錯左?』阿彥仲係捉緊我隻手...

阿彥應該係講更岩岩想錫我個件事…

「無…無呀…我真係咁岩諗到計法咋…哈…哈哈…」

『嗯…』但阿彥講樣好似仲係未釋懷…

「唔好諗咁多啦衰佬!」然後我就伸個頭埋去,輕輕錫左阿彥一啖…

『小…小蔚…』阿彥望住我…

「話左無野啦!哼!」我扮到有小小嬲…「拜拜啦…」但又遮唔到紅紅既臉頰。

『聽日見。』但阿彥總算重新展現返佢陽光既微笑。

返到去,芷螢係到溫更書,而堂姐就係到用更電腦上更facebook。

『咦!咁早既,哼哼…』堂姐擰轉頭望住我『仲諗住今晚你唔會返黎tim!』

「我真係溫書嫁!」

『唔知嫁…外國都好興啦…一男一女係台到溫下溫下溫到去浴室...之後溫到上床…』

「個d係外國,呢到係香港,唔同既…」我坐係芷螢隔離,真係無堂姐咁好氣!

『睇黎好堂妹你個樣好似唔多開心喎,係咪嘈交黎呢!』堂姐追問

「唔係啦…我只係…」

只係…點解個一刻會閃開…呢…

嗯…可能只係發展得太快,我一時三刻仲未完全接受到姐…
之後我都錫返阿彥啦!而且佢隻手都係咁溫暖喎!

過敏姐!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