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然後,難捱既統測週終於開始。
第一日會計,意外地比想像中容易…遲下我一定要報答返紫晴!

『一陣不如一齊溫書呀?』考完試既午飯時間,阿kay問

聽日係考英文…呃…如果我唔表現好d...就會有人懷疑我唔係澳洲回流...



「都好…返學校溫?紫晴一齊?」

『嗯…如果家蔚都係到既話…』紫晴點點頭

「咁樂宜呢?」

我飲一啖熱咖啡,今日依然係幾苦,但咖啡唔苦邊好飲呢。

我見到樂宜唔係望住我,係望住我杯咖啡『下?下?講...講咩話?』



「一齊溫書呀…」

『唔…唔啦…我今日返屋企…』樂宜回應

奇奇怪怪。

『係呢…考完試之後有三日連假,有無打算去邊到玩呀?嘻嘻…』阿kay問
『不如我地去遊樂場玩呀?』

「唔…唔洗預我啦…」我dup低頭



『點解既?』紫晴問

「我…我打算同阿彥….阿彥兩個去一去離島…」

『嘩!』阿kay嗌起上黎『已經進展到呢個地步啦?』

「其…其實都係遊山玩水之嘛!唔會有個d事情發生…」

『嘻嘻,情到濃時就唔知嫁啦!』阿kay而家既口吻十足堂姐咁

「咁…咁就唔知啦…」我越講越細聲…

唔知呢…我都唔知情到濃時…阿彥會唔會…嘩…諗起就…嘩…
 


『所以,打黎就係叫我問kevin借個間別墅?』冰瑤問

「係…係呀…冰瑤…」

『嗯,我幫妳問一問,應該無問題既。』

「嘩!咁就好啦!嘻嘻…」

『同邦彥兩個人去?』冰瑤問

「係…係呀…考完試…有假期…所以…」

『唔...期待妳既好消息,家蔚。』冰瑤再講

「好…好消息?!」



『當然係個d事啦…家蔚…』雖然係電話,不過感覺到冰瑤係到笑

「點解妳地一聽到我去宿營都係諗呢味野嫁!」一於轉移話題先...
「係啦…講起好消息…親子鑑定同芷螢個身份證個度點?」

『親子鑑定個度唔會有咁快,至於整身份證個個人仲係外國,仲未返黎…
唔洗急啦…家蔚,妳而家著眼既應該係妳同邦彥既事…』

「嗯…」

『大概妳同佢去完宿營就會有消息嫁啦…』

「咁我希望會係好消息…嗯…」



『家蔚…』

「冰瑤?」

『嗯…無野啦,我問完kevin再打比妳啦,拜拜。』

點解呢期個個都神神化化嫁?

嗯,不過冰瑤出馬宿營呢件事應該係可以確定成功嫁啦…
阿彥知道一定好開心姐!呀!好期待呀呀呀…

以宿營為原動力,我好成功咁捱過左呢個統測週…
今日係星期四,考完中文之後,統測週正式完結。

別墅個邊冰瑤話無問題…鎖匙都已經係我手上...所以...聽日就係宿營既開始!


今次同上次唔同…今次係我同阿彥兩個…兩個人…兩個人…快快樂樂…甜甜蜜蜜…

『丫!終於考完啦~去食野囉!』阿kay問…

「嗯!」我點頭…之後就去買野…宿營要準備既野...

『阿kay…陪我去一去洗手間…』樂宜拉住阿kay講

阿kay望一望樂宜『哦…』就跟左埋去…

佢兩個真係奇奇怪怪咁…

但坐多陣…啊…一放鬆起黎其實我都急…嗯…我又去先…
我一擰轉身,就同阿彥臉對臉…

「呀…」

『小蔚…今日妳又同佢地去食野?』阿彥問…

「係…係呀…」

『不如同我去食?』

「喔…」既然阿彥難得咁講…「好…好呀…但等我去一去洗手間先…」
 
所以我同阿彥就兩個並肩行去洗手間…
當然!佢無跟埋我入去女廁啦!

『一陣係到等,小蔚。』係洗手間旁邊,阿彥講

「嗯!」我點頭…

同阿彥食午餐…對上個次都好耐既事啦…平時晚餐就多姐…
我打開洗手間門...見到樂宜同阿kay兩個…係到對視…

憎恨既對視…點…點解?

「樂宜?阿kay…?」我望住佢地兩個…愣住左係到…

『家…家蔚…』樂宜一望到…就開口…

『妳唔好亂黎呀!王樂宜!』阿kay大聲講

『點解唔可以?』樂宜回嗌『我…我...』

『妳明明知我既用意!』阿kay繼續講『妳明嫁!』

「到…到底妳地講更乜?我一頭無緒…但…但妳地冷靜先…」

『我係明!』樂宜繼續講『但…但我已經唔想再係咁!』

唔想再係咁?即係…

『表哥!』樂宜擰住頭望住我『我有野同妳講』

表…表哥?

『王樂宜!』阿kay再大嗌,佢睇黎就黎癲起出黎…

但樂宜同佢不分上下…『妳…阿kay佢…』

『妳出賣我!』阿kay再講…幾乎喊起上黎…

上次呢個情況…係…係個日…我同阿kay講要做女仔個日…

「樂…樂宜…」

『我無…表哥…我要同你講…阿kay佢不斷係妳飲既野到加藥…』

「加…加左藥?我…我唔明…加乜藥?」

『荷爾蒙藥呀!表哥妳個d荷爾蒙藥呀!』樂宜即刻講

「吓?」唔掛得d咖啡咁苦…「點…點解要咁做!?樂宜妳點知...?」望住阿kay…

但係佢一言不發…

『我…我有一日發現到阿kay係你地都唔為意個陣…落左d粉落去你飲個d咖啡到…』

熱咖啡到有荷爾蒙藥…唔…唔怪得我呢期好似變得好奇怪…

『之後我一再追問…就知道個d係荷爾蒙藥…』

食雞…食牛扒…對著女裝衫既興致減弱…

『我想補償咋!』阿kay回應…之後跪係到大喊『我…之前我做錯…所以我…嗚…』

甚至…迴避阿彥既一吻…都係咁解…

『我…我…』樂宜dup低頭『但我知道左都無…都無即刻同表哥講…因為…』

『就因為妳都想家蔚變返正常!王樂宜!』阿kay抬起頭講…

『係!』樂宜講『但…但我已經唔敢再肯定而家咁既表哥先係正常!我已經…』

「夠啦!」我大嗌…「夠…夠啦…」另轉身…打開門…「已經夠啦…」
 
打開門之前…樂宜拉住我件校服…『表…表哥…』
 
「我知道阿kay妳既本意...但…但我已經講過唔會再食荷爾蒙藥…唔會…」
 
無錯…樂宜講得岩…我唔覺得而家既我先係正常…
正常既我…應該係唔食藥…一個正正常常既人…
 
正常既女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