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我喊得好犀利,真係好犀利。
而家既我,基本上唔會再聽到其他說話…

因為腦海,仲係不停迴響住最後聽到既一句說話…

最重要係而家,我愛既人係妳,陳家蔚。



所以我好清楚我唔係因為傷心而喊,
如果你地問我,我會答,而家既眼淚係暖的…

就如同而家攬住我既人一樣,咁溫暖。

唔知過左幾耐,大概係我喊得無咁激烈既時候
阿彥終於鬆開雙手,轉移拖住我隻左手…

帶我走去旁邊既長椅,坐係到…
而家我坐係正中間,左邊係仲捉緊我隻手既阿彥,右邊係樂宜。



『咁而家…小蔚妳可以聽我講野啦?』阿彥溫柔咁講

「嗯。」我點點頭。

『妳…係天台跑左走之後,就得返阿kay同我兩個。』阿彥講

大概…我知道阿kay會繼續同阿彥講一d會令佢討厭我既野…

『因為…我當時好驚訝…所以…我無第一時去追妳,小蔚,對唔住。』



「唔…」我喉嚨變得相當沙啞「唔...洗唔對住…」

『之後…我大概攪清楚成件事既來龍去脈,但我同阿kay講佢只係白費心機…』

白…白費心機?

『我明白阿kay既用意…但佢實在太錯。』阿彥繼續講

「我…我唔明…」

『就好似我岩岩講咁,小蔚。』阿彥用埋另一隻手捉緊埋我隻右手
『最重要我而家愛既人係妳,妳之前點根本就唔重要。』

「阿…」我感覺眼淚又開始想流…爭氣呀,家蔚…「阿彥…」



『之後我無理會到阿kay既無理取罵…我決定追返妳,打比妳…』

但…電話唔通,而且我都走左去一個你搵唔到既地方…
點…點解我當時咁蠢…一廂情願認為阿彥唔會再鍾意我…點…點解…

『但唔通,』阿彥搖搖頭『所以我打比樂宜,我決定同樂宜分頭行動。』

『嗯…』樂宜點點頭『我就留係家蔚你屋企,而阿彥就係附近搵你…』

『但搵左好耐好耐,都搵唔到…我…我真係好擔心…好擔心小蔚妳會做傻事…』

阿彥…

『大約十一點左右,樂宜打左電話比我,話妳無事,我總算安心。』阿彥再講


『所以我同樂宜約好今朝係呢到等妳出現,我地相信妳一定會出現。』

「好…嗚…好對唔住…」眼淚終於都係忍唔住…「我…我好傻…嗚…」

『小蔚…應承我…以後有咩事都一齊面對,好無?』

「嗯…」我猛烈咁點點頭「我…嗚…應承你…」

『而且我…』阿彥舉高捉緊我既雙手…『我一定會捉實妳,唔會再比妳走左去。』

阿…阿彥…「嗚嘩呀呀呀呀!」我成個人撲去阿彥到…

就好似係八月八日海旁,我見到阿彥個一次咁,係佢溫暖既胸膛,大喊突喊…
 
 


「阿彥…阿彥…」我當左阿彥件衫係毛巾咁,抹走我d眼淚…

『小蔚妳肚唔肚餓?』阿彥係我耳邊問。

「我…我未肚餓…因…因為岩岩食完野黎…」我索一索鼻水

『嗯…』

諗一諗…阿彥同樂宜其實應該等左我好耐?

「阿彥…你…」我擰住頭望一望樂宜「你地係咪未食野…」

樂宜唔好意思咁點一點頭『係…』

我離開阿理屋企個陣已經十一點有多…即係而家已經下午…



「唔得!」我望住阿彥講「要去食d野…」再望返樂宜「去囉…」

樂宜搖搖頭『唔啦…我…我要返屋企食,唔…唔阻住你地啦。』微微一笑。

「咁…咁樣…」樂宜…

『我走先啦!拜拜…家蔚…邦彥…』樂宜企起身…向我地揮一揮手『玩…玩得開心d啦…』

玩得開心d?

去到茶餐廳…今日阿理唔係到。

一坐低之後,阿彥就開聲…『小蔚…關於個個宿營…』

「宿營…」原本打算琴日買準備既野…但最後乜都無…「阿…阿彥你...仲肯去?」

『我無所謂,只要小蔚妳願意…』

只要我願意…一聽到呢句我就眼濕濕…

「阿彥…就算你知道我係點…你都係咁溫柔…咁...嗚...」

『唔好再喊!』阿彥捉一捉住我隻手『我唔比!』

「係…」我點點頭「係…」

阿彥…真係好。

「不過因為琴日…個件事…所以宿營既事我完全未準備好…」

『小蔚』阿彥望住我『今日準備咪可以囉,都係玩少一日姐。』

「係…係既!」

所以,下午既時間,就係我同阿彥兩個,去左行街街。

好開心…真係好開心…
估唔到我同阿彥…仲可以一齊去宿營…

而且阿彥佢,就好似琴日件事完全無發生過咁…
都係對我咁好...無任何唔同...

最重要既係而家…

嗯!而家…係而家!

我係陳家蔚,真真正正既一個女仔,陳家蔚。
而我男朋友,就係阿彥...

如果要用兩個字形容我而家...

就係"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