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之後冰瑤就好似導遊咁帶我地行呢間別墅唔同既地方,
就同上次綁架我地個間差唔多,都係有唔同既娛樂室,k房…桌球室…泳池...

根本單單係別墅都可以玩一日…

『咁我就介紹到呢到啦…家姐。』冰瑤向我笑一笑『我同kevin要出去玩,要走先啦…』



咦…睇黎冰瑤同kevin真係唔會打擾我同阿彥喎…

「嗯…」我點點頭,咁就好…

『今晚呢,我同kevin會去市區一間名店食海鮮,你地會唔會有興趣?』

「我…我同阿彥傾完先答妳啦…家瑤。」

『咁…拜拜啦,你地就隨便用呢間別墅啦,完全唔洗客氣。』之後就轉身離開。



冰瑤既口吻就好似真係呢間別墅既女主人咁...

『小蔚妳阿妹…識左kevin幾耐?』冰瑤一走,阿彥就問

「唔知呢…」其實我都好少問冰瑤野…
「但我記得佢地係青梅竹馬…嗯?阿彥你點解要問呢d野!」我瞇起眼望住阿彥。

『無,我只係好奇。』阿彥笑一笑

「真係?」我不滿咁問



『妳唔係呷醋嘛!』阿彥再笑

「點…點會呢!」我另轉頭…

『無啦…我只係好奇以kevin咁既性格,點解妳細妹都會接受到佢姐…』

「我…都係咁諗啦…不過…」我回想返之前發生既事
「kevin佢真係對家瑤佢千依百順既…」

感覺佢地就係一段,我地常人好難去參透既關係。
 
『咁…小蔚,我地而家去邊好?』係露台望住個大海,阿彥突然問

「我…我唔知…」因為太突然,根本就無計劃過…


「而且呢…其實…其實同阿彥一齊,邊到唔洗去都已經好開…好開心。」

『嗯…咁不如,就隨便係別墅玩半日?』阿彥問『我見到都幾多設施啦…』

「嗯!」我點點頭。

阿彥捉住我隻手,我地就好似一對新婚夫妻咁,開始享受呢段旅程。

桌球室:

「阿彥!好勁呀!」阿彥展現左一球一桿入三球既高難度入法「我就唔得啦…」

雖然我桌球唔算係好差,但硬係就玩得唔好…

『小蔚,其實應該係妳既手法問題。』阿彥行去我旁邊,之後捉住我用桿個隻手…



「阿…阿彥…」我面紅紅…

『趴低身…等我教妳…』阿彥好溫柔咁講,同我痴得好埋…

…好…好好好混亂…思…思考唔到…咁點學到野呀呀呀…

卡啦ok房:

那天我共你勾手指尾答應過會更愛你~喂!阿彥唱啦…」我望住阿彥講

『但…但呢首我唔係好識…』

「你首首都唔識!」我抱怨講「差唔多首首都係我唱!」



『我只係聽外國歌嘛…』

「咁…咁我都係…但呢首好聽嘛!個mv又唔差!」

『嗯…呢段我岩岩聽過都識識地既…』

「咁合唱啦!嘻嘻」

珍惜妳

欣賞你~

『「世界驟變都愛定你~」』

泳池:



「好…好尷尬喎…」我用毛巾遮住著更比堅尼既身體…

『怕咩羞喎…上次宿營都見過啦…』係水入面既阿彥探起頭望住我

「咁…咁又係…但…但又有d唔同既…」

『落黎啦…小蔚…』

「嗯…阿彥…」我慢慢放隻腳落水…「呀!」

但阿彥竟然拉住我隻手,拖我落水…

「衰人!一陣我溺水點算呀?」

『咁我咪同妳做人工呼吸…』阿彥好溫柔咁講

「吓…吓…」我dup低頭…「咁又係…」

好開心…真係好開心呀…
 
 
我同阿彥決定,出去市區買d野返黎,之後用間別墅既廚房煮野食。
所以我就打比冰瑤,同佢講唔洗預我地…
 
『咁呀…』冰瑤好似有少少失望『下次有機會先。』
 
「嗯,唔該哂呀…家瑤。」
 
去到市場,我就先買左d整沙律既材料…
阿彥建議主菜由佢黎煮意大利粉同牛扒…
 
返到去別墅,我整完沙律之後就乖乖坐係一旁,睇大廚阿彥表演!
 
『小蔚係咪唔飲得酒?』整更意大利粉個陣,阿彥問
 
「我…小小都可以既…」
 
『其實我見到酒櫃個度好似有枝幾靚既紅酒…唔知飲唔飲得呢?』
 
係喎,我記得阿彥係好鍾意飲酒。
 
『不過如果小蔚唔飲就算啦。』
 
「嗯。」
 
晚餐,我地就坐係花園旁邊,燃起燭光…
估唔到我咁快就可以見識乜野係燭光晚餐…
 
『可樂。』阿彥拎起罐可樂『就以可樂代酒。』
 
「嗯…」好彩燭光係橙橙紅紅,唔係阿彥一定睇得出我而家塊臉好紅…
 
好浪漫…
 
我切一切塊牛扒,食一啖…「嘩!好味!整得好食過我好多呀,阿彥!」
 
阿彥只係笑一笑…
又溫柔,又靚仔,又善良,又識煮野食既男仔…邊到搵喎?
 
「如果…」個意大利粉,又係好好味…「如果可以一直食阿彥你煮既野就好…」
 
『小蔚…』
 
我慢慢…伸個頭埋去阿彥到…係呢個咁浪漫既環境…我要…錫阿彥…
 
『哇哇。』突然隔離出現把男聲,Kevin!
 
我即刻縮返個頭,另埋一臉,塊臉好熱…
 
『唔好意思呀…家姐。』冰瑤係kevin旁邊講『我地係唔小心…』
 
「我明…我明…」明明差好少距離!可惡呀…
 
『仲諗住點解拒絕我地既海鮮大餐,原來係食呢d。』kevin望一望台下面既食物…搖搖頭
 
『kevin!』冰瑤抱怨咁講
 
『係嫁啦…』阿彥斜視kevin,我好少可見到阿彥嬲既樣『呢種食物係唔岩你呢d二世祖食。』
 
『你講咩話?』kevin一聽到二世祖又開始火起…你地兩個又想嘈?
 
「咪…咪…」我想阻止佢地『咪住!』但比冰瑤打斷左『兩個男仔嘈交成何體統呀?』
 
但兩個男仔都係keep住仇視…
 
『係就用比賽決勝負。』冰瑤再講…
 
「比賽…但係佢地兩個都識既…就係足球…但係呢到邊有足球場…」
 
冰瑤搖搖頭『兩個都識邊好玩?一於打籃球。』
 
下?
 
但兩個都唔識既話其實都好奇怪姐…我正想講出口

『就咁話。』『嗯。』kevin同阿彥就相相答應

唔係掛…男仔…真係意氣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