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鏡頭一轉,我地行去左別墅後面既一個得半邊既籃球場…

『呢到都算係我別墅既一部份啦…』kevin一邊行一邊講

哼!可惡既人生淫家!

Kevin行去旁邊既一個大櫃,係入面拎左幾個籃球。



『首先就練下先啦…我唔想嬴得咁容易。』kevin將個籃球拋比阿彥

阿彥接住『係你需要練咋話?』

「係呢…冰瑤…」我企係冰瑤旁邊,佢興致勃勃咁望住兩個男仔「kevin佢係咪真係唔識打嫁?」

一陣佢識打阿彥咪好唔公平!我唔想阿彥輸呀!

『放心,佢一定唔識。』冰瑤講



就講完,kevin原本拍更既波就拍中佢隻腳之後彈去好遠既地方,阿彥笑得好開心。

「咁…都好d…」

但阿彥都唔見得好好多,佢嘗試射籃但係都係air,一係就大力過頭。
係咪識踢波就唔識打波既呢?我真係唔清楚。

雖然睇住阿彥笨手笨腳係幾吸引,但亦都為佢之後既比賽擔心。



『不如我地又玩下囉。』唔知幾時,冰瑤拎左個籃球返黎。

「嗯。」

所以我地兩個女仔就好輕鬆係到玩下拍波玩下傳波,
同旁邊個兩個男仔形成左一個鮮明對比。

『點呀?熱身完未?』過一陣,kevin流哂汗咁講

『吓?我洗乜熱身。』阿彥回嘴『你擔心下自己一陣會唔會抽根好啦…』

『好啦好啦…』冰瑤邊拍拍手邊講,十足十一個教練
『半場一對一,分數計法一樣,入波既開球,先21分當嬴。』

兩個男仔都點點頭。



『由猜波決定邊個開始。』

正常就係咁,但kevin同阿彥猜極都係猜唔入,
但同時因為無人air,所以一直都未猜完…有無咁失敗呀!

『可惡…』kevin開始暴燥起黎。

『咁不如咁啦…我地都加入幫手猜,為自己男朋友。』冰瑤講

『可以既...』『嗯...』兩個男仔都同意...

「下…唔好掛…」我回應

『黎啦…』冰瑤已經企係罰球線『家姐。』



所以我就好無奈咁加入埋一齊,不過都係猜波姐…

冰瑤太大力撞板唔入,之後到我…
唔係我自誇,其實我對猜波係幾有信心啦…睇我表演啦,阿彥!哼哼!

Air ball。
我…我計漏左女…女仔既氣力係唔同d…我…我…嗚呀…
 
只要冰瑤下球刷板,就當kevin猜嬴,完全係相當容易既事,
所以,我害阿彥輸左個猜波…

「對唔住…阿彥…」我dup低頭同阿彥講

『唔洗對唔住,小蔚。』阿彥講『猜波之嘛。』



「嗯…」

然後比賽就開始。

對比於足球比賽,籃球比賽本來應該係節奏快得多既比賽…
但佢地兩個…呃…因為唔識打既關係…

所以過程除左好笑,都係好笑…
係kevin第三次將個波踢左出界之後,冰瑤已經笑到標哂眼淚…

我都係。

『嗚…』kevin好不服氣。



雖然控球明顯阿彥好好多,但佢射波都係唔掂,點都唔入,
所以打左差唔多半個鐘,比數都仲係零比零

所以可以肯定既係,呢場21分既比賽會打非常之耐。

就係我同冰瑤傾更無聊事個陣,阿彥終於入左球。

『yeah!』阿彥大嗌

「好波呀!阿彥!」我同阿彥講,佢向我單一單眼。

但時間已經過左一粒鐘。

『不如我地上返去沖個涼先?』冰瑤問『之後可以係一樓主人房露台睇佢地打。』

冰瑤指住上面既方向,嗯…個個位又可以支持佢地…又舒服d…
而且…係到睇咁耐都唔係辦法。

「但…」我望住阿彥,今次到佢唔小心將個波踢左出界「佢地會唔會介意?」

『唔會嫁啦…』冰瑤捉住我隻手『佢地根本就打到忘我…唔會理我地。』

咁又係…運動就係咁。

『上去啦,家蔚。』

「嗯。」我點點頭

所以,我地各自沖完涼之後,
就係返一樓既主人房,可以望到籃球場既露台到等。

其實沖涼個陣都諗更,我其實會唔會錯過左同阿彥一齊沖既機會呢?
不過諗真…我相信阿彥唔會願意咁做,我真係諗得太多。

嗯…

『男仔…』冰瑤俯視下面既兩個男仔『真係一種有趣既生物…』

「嗯…」我點點頭,仲係注視住阿彥…「係呢…點解冰瑤妳會黎既…」

『其實係kevin借出別墅既小條件…不過我已經盡量唔阻住妳同邦彥,家蔚。』

「嗯…」除左個一吻,真係無乜野既「其實妳同kevin既關係…真係奇妙姐…冰瑤。」

『點解咁講呢?』冰瑤望住我…

「啦…冰瑤我講得唔岩唔好嬲喎…」我同冰瑤講
「kevin個性格…始終都係怪怪地…但佢又好聽妳話…妳又好信任佢…咁仲唔係奇妙?」

『嗯,』冰瑤用深不可測既眼神望返kevin『或者啦…』
 
感覺,呢個係一次好機會,知道冰瑤多d野...

「其實…冰瑤呀...」我戰戰競競咁講「平時都係妳知道我地既事啦…
但…但作為一個朋友…我…我希望…可以知道多d冰瑤妳既野…」

『家蔚…』冰瑤再望住我…

「嗯…朋友丫嘛!就係互相關心嫁啦!」我好堅定咁同冰瑤講…

『嗯…』冰瑤點點頭,之後行返入房,坐係床上面,拍拍佢旁邊『咁妳坐上黎,家蔚。』

「哦…」我慢慢行埋去,坐係冰瑤旁邊。

『如果想知道我既事…咁我都想知道返家蔚妳既一件事。』冰瑤講…

「可…可以既…」我同冰瑤講…

『記唔記得,第一次傾計個陣,我話我有留意到妳?』冰瑤問

「係…我…我記得妳話討厭我。」

『嗯…因為妳既眼神,男仔時期既眼神。』

「嗯…對唔住。」

『唔洗對唔住…』冰瑤講『但我…好想知道點解…』

「下?點…點解?」

『知道個眼神…個眼神既原因…』

眼神…既原因…因為…我男仔個陣…當冰瑤妳係…幻想既對象…
係一個色女…對我求歡…索求…希望得到我既慰藉…

點講得出口喎!?
係咪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