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短暫既沉默…

『係呢…家蔚。』冰瑤再開口『你地唔係琴日應該到嫁咩?』

「係喎…我都未同冰瑤妳講返件事tim…」

『嗯?』冰瑤好奇咁望住我



之後我就將阿kay爆我大鑊…到第二日係屋企樓下阿彥同我講話完全唔介意件事…
講比冰瑤知,但故意忽略左阿理呢一part...反正唔重要。

『咁妳個晚係邊到訓?』但冰瑤都係捉到呢點…

「無啦…就…就朋友屋企。」我好尷尬咁講…

『嗯~』好神奇冰瑤無追問落去。



之後我地兩個又重新走去露台睇返樓下兩個男仔既比賽。
唔知比數去到幾多呢…不過以佢地既節奏…應該有排都未打完…

『妳唔驚…阿kay講得件事比邦彥知,就有可能講比其他人知?』冰瑤問

「我…因為太興奮…所以無注意到…但…但樂宜呢…」我拎起電話,禁封短訊比冰瑤睇。

樂宜為左我同阿彥可以玩得開心d,所以一手包辦去應付阿kay件事…
唔知應付成點呢…不過而家都放更假,阿kay應該攪唔出乜野既…



『嗯…不過我個人覺得阿kay唔會講出去既。』冰瑤講

「真係?」我望住冰瑤「但佢當初都應承左我…最後咪都係同阿彥講…」

『咁係因為妳太唔明白阿kay,家蔚。』

「吓…?」

『如果妳記得…阿kay係講過話自己好在意最原本既陳家蔚,原本既妳…』

「嗯。」我點點頭

『佢要暗地裡比藥妳食,表面上就係話補償,其實佢係唔想失去當初個個妳。』

「嗯…吓?」



『但妳堅持唔會食藥,即係佢既計劃完全係失敗,
妳再係佢最脆弱既時候,仲同佢講妳要同邦彥一齊…同佢食飯…』

「我…我係…」比冰瑤咁講一講,我係洗手間真係講左好多好錯既野…

『呢一瞬間既崩潰…做就阿kay係天台爆妳件事…
佢我相信佢會清醒過黎,知道自己做錯左…』

「嗯…我希望。」

『放心啦,家蔚。』冰瑤望住下面,兩個男仔睇黎已經打算放棄『妳應該要相信樂宜。』

「嗯。」



『最後邊個嬴?』冰瑤問,我地而家係一樓走廊望落大廳,兩個男仔坐係梳化到休息…

『打和。』kevin好攰咁講…『你都有返d實力既…邦彥…』

『嘿,彼此彼此。』邦彥笑住回應。

『妳睇…家蔚,一次運動就令到佢地本來互相既仇視稍微平息…男仔真係奇妙既生物。』

「嗯…」我點點頭。

不過21分比賽都可以打和,真係第一次見到。
 
『咁…今日就到呢到啦…我要返房。』冰瑤講,之後向我單一單眼
『唔阻住妳同邦彥獨處囉,家.姐。』



「…咪笑人啦!」係喎…唔經唔覺已經係十一點…

『好好享受啦。』冰瑤揮揮手,之後就轉身行入房…

享受…享受…嘩…冰冰冰瑤妳到底講乜喎!
雖然我心底…都好明白…

『咁…』邦彥除左件背心,露出健碩既身型『我去沖涼先啦…小蔚。』

咕嚕…我吞一吞口水。
幾乎真係開口同佢講-不如一齊沖?

但唔得既…家蔚…好多野都係慢慢黎,矜持係好重要嫁,對女仔黎講,嗯。

所以我就行去露台,今日天氣好好,天空好多星…


係呢個咁美好既夜空底下…我同阿彥…會唔會…更進一步呢…

啊…我真係好幸福…呀…

原來變左女仔之後真係咁幸福…我當初點解要抗拒呢?
而家真係要學哈姆太郎個女主角咁講,我相信聽日一定會更開心姐!

就係我一個人感受更呢個幸福氣息個陣…
阿彥佢終於沖完涼…

『小蔚…』佢放低毛布之後望住我…

我心跳得好快…嗯…

「阿彥…都攰啦…訓囉…」

『嗯。』阿彥點點頭…

之後我地兩個就一齊爬上床…訓係到…
我覺得只要再靜D…阿彥就會聽到我既心跳聲…

要…要搵D野講…

「我…我呢…真係估唔到阿彥原來打籃球真係咁差…」

『嗯…因為我放左好多時間係足球到…足球就係我第二生命。』

「第二生命…嗎…」

我幾乎想開口問阿彥…足球同我…邊個重要D…
但…但唔想阿彥為難…就算啦…

『但足球…』阿彥繼續講『只係真係同足球一齊個段時間…先係我既第二生命。』

「我…我唔明?」我另轉頭望住阿彥…

『其餘時間…』阿彥都望住我…慢慢伸個頭埋黎『我既第二生命,就係妳…小蔚。』

阿…阿彥…

然後,溫暖既觸感又係我唇邊開始擴散開去…
去到全身…所有部位…幸福既感覺…

我知道…阿彥佢唔係口花花,佢係認真,好認真去講呢段說話…
所以…就算…獻出我既一切…都…都可以…

「阿…阿彥…」當阿彥嘴唇離開左嘴唇個陣…我已經有少少意亂情迷…

但阿彥仲係合埋眼…

「阿彥?」我再問一問…佢都係無反應…

訓…訓著左?唔係掛!?
肯定係因為打籃球打得太攰…一舒服起上黎就訓左!

呀呀呀!!唔制呀!!
 
所以我就無無聊聊,望住訓著左既阿彥,
感受同一張被單佢體溫傳黎既溫暖,

因為距離好近既關係…係月光輕微既照耀底下…
我甚至可以數到阿彥鼻上面有幾多粒黑頭…

就算…無發生個d事…而家咁樣都好幸福姐…係咪?

而且諗深,我相信阿彥都唔係咁輕易就會做個d事既人…
從佢既溫柔,我睇得出佢唔係衝動既男仔…係會比到人承諾…同交代…

嗯…好眼訓…

早…早抖啦…阿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