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第二日小息,小藍又黎搵我...

『點呀點呀…家蔚…諗成點呀?』小藍問

「吓?」

『啦啦隊個度呀!妳唔好詐傻呀?』小藍再講



咦係喎…紫晴件事令到我無左啦啦隊呢件事tim…
但我仲要煩個度…唔想再多件事...

當我正想開口拒絕『家蔚妳唔係拒絕嘛!唔好啦!』小藍即刻講

妳地識讀心嫁!?
定我真係咁容易比人睇穿諗法?

「但…但係呢…」



『我地練習好開心嫁!成日練到夜一夜各位都唔會有怨言既!而且又可以交流下感情喎。』

一提起交流感情,我又諗起更衣室發生既事...嗯...

「練到…夜一夜…?」夜…即係…

練到好夜…咁見到”子朗”既時間相對就會少d…

『係呀…我地練完好攰就會去食糖水休息下,反正考完試無野需要緊張嘛…』



練到好攰…咁攰自然都無心情去理其他事嫁啦…
咁…咁…咁咪可以盡量降低”子朗”對我既影響力囉?

嗯!

「就咁話啦…」我同小藍講「我加入!」

『太好啦!』小藍好開心『咁我去同隊長講,有家蔚妳加入我地黃社一定會嬴呀!』

「哈…哈哈…點會呢…」

又可以見少d"子朗",又可以幫到個社,完全係一石二鳥既做法!
果然係聰明呀!陳家蔚!



放學既班主任時間,阿彥又戳一戳我背脊…

『喂,小蔚,聽講妳會加左啦啦隊?』阿彥講

「係…係呀…」我細細聲講

『可惜我足球隊要練習,唔係我一定會黎睇妳。』阿彥再講

阿彥…果然我加入啦啦隊阿彥會開心…
而家唔係二鳥,係三鳥呀!

『喂,家蔚。』小藍離開左班房一陣就返黎『隊長知道左啦,妳今日得唔得?』

「嗯…今日可以…」



『咁就一陣五點,係二樓禮堂到等啦。』小藍講

「嗯。」我點點頭

完全想像唔到,有一日我會成為陸運會表演既啦啦隊隊員。
 
五點正,我一個人企係禮堂門口…
雖然係企係門口,但我都聽到入面都有返咁上下既人…

死火…好緊張TIM…既然啦啦隊…當然大部份都係女仔…
要同時應付一大班女仔…嗯…

怕…怕乜喎…家蔚...反...反正,大…大家都係女仔嘛…
但…但都係好怕羞…



我自己一個開門…好似好大牌咁…
門呀…自己開啦…自己開啦…芝麻開門…波野波羅ME…

『家…表姐?』我隔離…出現左救星既聲音…

係著住體育衫既阿kay…

「阿kay!」太好啦…阿kay都係啦啦隊成員…咁我就唔洗一個咁尷尬…

『入去囉?』但我未表達任何感激,阿kay就講…

「嗯…」好微妙…真係好微妙。

一打開門…望到d社員其實都仲係好專注咁做更自己野…
只有兩三個人望一望我同阿kay呢邊…



睇黎岩岩擔心既,完全係諗多左。

『啊~』行到去人群個邊,台上面既小藍(好似係),向我地揮揮手『阿kay!家蔚!』

嗯,因為佢大嗌,而家全世界都望住我呢邊!

『妳就係家蔚呀?』短髮社員A講

『嘩!真係好靚呀…』馬尾社員B講

『我原本都唔信…』平胸社員C講『而家真係信啦…』

洗唔洗咁誇張喎!

『話左嫁啦…』小藍跳落地下,華麗咁著陸『有佢加入我地黃社一定無得輸呀…』

『唉…』短髮社員A嘆氣,向我投以羨慕既目光

『真係輸哂…』平胸社員C都係,但佢個見光係對住我個胸…『輸哂…』

『根本就係犯規!』馬尾社員B直程誇張到跪係到…『呢d女仔唔應該存在嫁!』

「唔…」我都唔知講乜好「唔好咁啦…我…我會唔好意思…」

『係性格!』馬尾社員B抬起頭望住『妳咁屈機,性格一定係唔得既!』

我…我性格不知幾好呀!但自己講出口又好似好怪…

『阿琳,點可以咁話人…』台上面,突然傳黎一把聽落好穩重既女聲。

我另轉頭望住台上面既女仔…

如果冰瑤個樣係有少少冷酷既女仔,咁眼前呢個人,完全係比佢冷酷得多…
從佢個樣就知道佢係超級難接近既人…

即使係咁,佢都係一個靚女…話係女神級都不過…
粗略咁講,佢就係動畫入面成日出現既黑長直學生女主席…而係現實…

『隊長!』小藍抬起頭望住個女仔…『妳醒啦…』

社入面既隊長…

『嗯…』隊長點點頭,之後望住我『妳就係家蔚?』

面對呢個人,我變得更加尷尬…只係慌張咁點點頭。

『我叫黃依玟,社主席同啦啦隊既隊長,多多指教。』
 
果然,黃依玟就如我諗既一樣,係一個相當嚴格既人。

因為我無帶體育衫既關係,所以佢安排我係一邊睇,
而家呢,佢就係企係我隔離…

『阿薰!妳走錯位呀…仲有阿琳,妳唔好以為後排我就見唔到妳做錯!』隊長大嗌

『呀…』阿琳大嗌『咁都見到!』

『而家角度就係面對面,遲下真係落場跳觀眾就係向下望,妳做錯完全係一覽無違!』

『係…係..』阿琳無奈咁講

『家蔚妳好好睇清楚佢地點跳,聽日我會先睇妳既能力去到邊到…
如果可以既話,我會盡量安排妳係比較顯眼既位置…』

「顯…顯眼…」唔係掛?

『嗯,以妳既樣同身材,只要利用得好既話,絕對為我地增加唔少分數。』

我暗地裡諗更…聽日應該盡量跳差d…咁…咁就唔洗顯眼…
而且顯眼…即係最容易比隊長教訓…

『係咪未食飯呀!阿kay!』隊長又大嗌

『真係無食喎…嘻嘻…』我諗敢對隊長回嘴既,只有阿kay…

『家蔚,』隊長無視阿kay『如果妳有見到,我地會跳三part。』

「嗯…」我點點頭

『三part,即係三首唔同風格既歌,到時我會落場負責帶領。』

「嗯…」我都唔明同我講有乜用…

『但而家我就諗更係由兩個人負責帶,定一個。』

我腦海入面想像個情況…

「隊…隊長妳咁有威嚴…你一個帶都可以既…」我有小小緊張咁講

『嗯…其實大部份人都係咁諗』隊長講『係啦,妳叫我依玟就得,叫隊長太見外啦…』

「哦…依…依玟。」

『但我見到家蔚妳之後,就有另外一個諗法。』依玟再講

「吓…」

『因為家蔚妳個樣都好成熟,絕對可以同我一齊兩個人去做帶領。』

「唔係掛?」我聽到依玟咁講好驚訝

『當然,家蔚妳本身都要跳得好先得。』

嗯,我而家決心更加大,聽日,一定要跳到成個傻婆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