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今日比預期中早解散,但因為受到依玟既精神轟炸,
所以即使我無份跳,都覺得好攰…所以我決定唔同佢地食野…

『咁聽日見啦…』小藍同阿kay向我揮揮手…

「拜拜…」



走個陣,有一刻我係向住屋企個方向走…但諗諗下…

「係喎…今日…要去紫晴屋企…連換既衫都準備好…」

好快,去到紫晴屋企,我禁鐘…
開門既係”紫晴”,佢個樣唔多開心…

「係呢…你家姐呢?」我係梳化到,問”紫晴”…

『佢沖更涼…』”紫晴”好無奈咁講



「所以…」我有少少好奇…「你地沖涼係分開沖?」

『唔係啦!』”紫晴”講,非常不滿『頭一兩日我地都無沖…但之後終於忍唔住…
所以,我沖個陣佢要我朦眼幫我沖…但…但佢沖個陣佢堅持要自己沖…因為…』

「因為…?」

『佢話下面…下面…』”紫晴”好尷尬,感覺終於比較似一個女仔『比人掂個陣感覺好奇怪…』



嗯…細佬比人掂更係奇怪…即使掂佢細佬個個人係佢細佬…咦?

『所以之後佢就決定自己沖。』”紫晴”繼續講

「嗯…」朦眼沖涼…真係好懷念…幾個月前…樂宜都係咁幫我…

但幾時開始呢…唔知幾時開始,佢就無再咁做…

『呀呀呀呀呀!』廁所突然傳黎男性異常高分貝既大嗌。

『家姐?』”紫晴”彈起身

「紫晴?」我都企起身,之後兩個人一齊行去浴室…

就到個陣,門就打開左,”子朗”下身著好左,但上身赤裸裸…除左…



胸罩?

『嗚嗚嗚…』”子朗”喊住咁講『唔岩帶…唔岩帶…』

『家姐!』”紫晴”塊臉紅左『妳而家男仔呀,帶乜野胸圍呀?』

『我…嗚…』”子朗”失平衡跌左落地下…『嗚…我唔要咁…唔要…』

個胸罩跌左一旁…而家”子朗”赤裸裸上身…
雖然,唔似阿彥咁健碩…但又未至於骨柴柴…

算係適中既身型…
我吞一吞口水…身體又無原因咁熱起上黎…



『家…家蔚…嗚…』”子朗”繼續喊…

『妳著返衫先啦家姐!』”紫晴”好慌張咁講

子朗…赤裸裸既上身…
咕嚕…

就…就好似一個好懷念既事物…
嗯…比…比樂宜幫我沖涼更值得懷念…

我…我下意識蹲係到…同”子朗”既眼神同一個水平…

吸引…

心...又跳得好快...好...好吸引...


 
*
 
嗯…
嗯…
 
原來係人地屋企訓…都唔係習慣唔到既…
 
雖然上次有個唔好既經驗…
但…但偽紫晴已經消失左…
 
無問題既…
 
嗯…
嗯…


 
而且張被呢…仲異常溫暖tim!
 
嗯…
 
『家…家蔚…?』突然一把男聲好慌張咁講
 
男聲…但呢把男聲唔係阿彥…
 
嗯…唔理啦…咁舒服…咁溫暖…我要繼續訓…
誒?點解我隻手…掂到樣硬硬地既野既…
 
『呀呀呀…家蔚…』男聲繼續講…
 
呢個形狀…嗯…好熟識…長長地…硬硬地…
 
嗯…
 
懷念既細佬…
 
但掂落去我自己又無感覺喎…
咁即係…唔係我既…
 
嗯…
 
唔係我既…咁即係…
 
『唔好…家蔚…放…放手…』男聲再講…聽落去係好尷尬咁…
 
我慢慢張開眼…眼前既係…
 
“子朗”。
 
嗯,係我大嗌之前,應該要由之前個日講起。
 
*
 
時間回潮到前一日...

『吓?堂妹你今晚要去人地屋企到訓?』早餐既時間…我同堂姐提起件事…

「嗯…衫褲我已經準備好…所以晚餐…晚餐妳地要自己準備啦…」

『啊啊…真係女大十八變呀…已經去到同居呢個地步…』堂姐臉有淚光咁講

堂姐個感覺,就好似為人母見住子女出嫁既感動咁…

「係女仔黎嫁!女仔黎嫁!」我即刻解釋「芷螢都識既!」

但實際上…應該係男女都有…

『嗯…我聽家蔚講過…』芷螢回應,感覺佢有d失落…

嗯…琴晚訓教同芷螢講過,佢雖然話了解,
但我睇得出佢無得同我一齊住都係唔多開心…

放心啦…乖女(仔),都係一星期姐…
一星期…我一定會成功令到佢地交換返黎!

『呃…女仔呀…』堂姐仲係抱懷疑態度

「無錯,女仔,女仔。」我收拾d碗碟之後,樂宜就岩岩到。

之後,就係大家都知道既,我遇到黃依玟…
練習完之後上左紫晴屋企…見到上身裸露既”子朗”…

嗯…好吸引…

我慢慢伸出手…想掂一掂眼前既肌膚…
一個好懷念…好親切既肌膚…呀…呀…呀…

『著返衫啊!』但好突然,”紫晴”唔知係邊到拎左件衫(大概係浴室),強行套落”子朗”到…

『呀…呀呀…阿朗你做乜呀…』”子朗”痛苦地掙扎…

「啊!」我好失望咁望住眼前角力既兩姐弟…

差…差少少就掂到嫁啦…差少少…

『有…女仔係到嫁…著…著返衫…』”紫晴”好快就幫”子朗”著好衫,係啦,"紫晴"係唔知道我係男變女...

『嗚…嗚…嗚…』”子朗”就好似比人強暴完咁,成件事真係好奇怪。

但…但身體掂唔到姐…臉都…都可以掛…
我隻手又再次伸出去…臉…臉呀…

『係呢,家蔚。』喘哂氣既”紫晴”望住我『妳食左野未?』

「呀?係?」

講起上黎…我同阿kay佢地散完就直接上黎紫晴到…都未食野…

「嗯…未食…」

『咁唔得!』出聲既係”子朗”,佢企係身『等…等我煮比妳食…』

「咁…咁唔係幾好既…」

妳比我掂下臉我就飽嫁啦!

『唔得…』”子朗”抹一抹眼淚『我…我係主人家…我…我煮…』

子朗身體既紫晴…真係十足十一個溫柔既男仔…不比阿彥差既溫柔…
或者…繼續咁都好呀…係咪先…

咦…傻左咩我?咁唔得…唔可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