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所以我就落床,打開門…
但可能現實都係夜晚既關係,迷迷糊糊間我感覺現實同夢就好似重疊左…

楊樹下…我…我同子朗…纏綿...
熱…身…身體好熱…

然後我就見到佢…因為...門…無關到…


”子朗”間房,無關到門…

床上面…真人版既子朗,比夢入面更加後生…但的的確確就係子朗…

我好混亂…我…我岩岩唔係係楊樹下咩…
我…我就係家蔚…床…床上面…就係子朗…

好眼訓…都…都係唔去洗手間…啦…嗯…
子…子朗…我爬上黎啦…嘻嘻…



嗯…我鑽上去"子朗"張床...
嗯…一齊訓…啦…

就係呢種感覺…嗯…好溫暖…好舒服…

然後,就係大家都知道既…
我醒左之後,見到眼前既”子朗”,之後大嗌。

「呀呀呀呀呀呀呀!」我彈起身,即係望一望自己,衫褲…仲係著得好地地…



『家蔚…』”子朗”都坐返起身,佢個樣都好尷尬…『妳…妳岩岩…嗯…』

我瞄一瞄”子朗”既腳間,好明顯係搭起左帳篷…
咁咁咁…即即即即係…我岩岩掂既就係…”子朗”既下面…

嘩…嘩呀呀呀呀呀!?

我吞一吞口水…

點解我要吞口水喎!

呢個早上,直至到我出門口之前,我同”子朗”都係相當尷尬…

「咁…咁…」我扭扭捏捏,真係尷尬死啦!「今…今日返黎就…就帶你地出去…」



呀呀呀呀呀呀呀…點解我一見到子朗就心亂如麻嫁!

只係第一晚,我就不自然咁爬上去”子朗”張床!
再咁去…一…一定支持唔到幾晚…

我…我唔要對唔住阿彥呀…

*

『唉,我同男朋友分左手啦…』小息時間,小藍既朋友阿鈴好傷心咁講

因為聽到分手兩個字…我即刻專心咁聽佢地講乜…

『下?點解既?』小藍好驚訝咁問



『佢話要同我增進感情應該再進一步喎…但…但係我…』

『車!即係佢…』小藍先望一望周圍『佢係想同妳做愛之嘛!』

『我…我就係唔想咁快…』阿鈴講『但…但我係愛佢…』

『雖然性的確係可以增進感情…』小藍講『但佢就因為咁飛妳,佢本身都唔值得妳愛啦!』

性…可以增進感情…
就因為小藍呢句…我暗暗下左個決心…

放學,係天台…

『小蔚?妳咁急叫我上黎做乜?』阿彥好疑惑咁問



「阿彥!」我好堅定咁望住阿彥「我地黎做啦!」

我要同阿彥更進一步,咁我就唔會願意比自己犯錯!
就...就算之後會做錯,我第一次都係比左阿彥姐!

嗯!無錯!
 
「我地黎做啦!」

一鼓作氣!

『小蔚?』阿彥仲係一臉疑惑『做…做乜?』

可能因為岩岩完全係鼓起所有勇氣講出黎…所以…
阿彥GET唔到令到我有D不知所措…



「做…做做做…做…愛…」越講越細聲…

再而衰…

『做…』阿彥開口講…『小蔚...我聽唔清楚...』

「愛!」我大嗌打斷佢「爾蘭蛋糕!係啦…愛爾蘭蛋糕…無錯…無錯…哈…哈哈!!!」

三而竭。

乜野係愛爾蘭蛋糕呀?

『愛爾蘭蛋糕?』阿彥笑一笑『就係呢件事?』

「嗯…嗯啦…」到底我係到講乜呀?「愛爾蘭咖啡蛋糕…搵…搵日我地一齊做啦!」

…傻左咩我!!!
呀呀呀呀…好失敗呀陳家蔚!!!!!

*

『妳好似無乜精神喎,家蔚。』禮堂,依玟一見到就問…

「無…我無野…」到底…我岩岩係天台攪乜呀…

明明都已經大膽講左出口,點解之後會變成咁...唉...

『如果妳唔舒服,可以聽日先跳。』依玟講『反正仲有時間。』

「唔…唔洗…」我講「我…我已經準備好…」

以而家呢個狀態,肯定跳得好差,咁就唔洗顯眼啦…嗯…

『咁就好。』依玟滿意咁點點頭『咁阿琳,妳示範一次比家蔚睇。』

『哦。』阿琳行出黎,佢仲係唔開心咁望住我個胸。

然後佢就開始跳一段我個人感覺幾難既啦啦隊舞…唔…唔係要我即刻記入腦掛?

『唔洗緊張。』依玟講『一陣妳跳個陣阿琳都會係妳隔離一邊跳,所以一時記唔入腦都OK。』

哦…咁都好D…

『準備好未?』阿琳跳完之後,依玟就講…

我點點頭。

死啦…好緊張TIM…
雖然體育堂D同學都讚我跳得好…但個陣同而家呢D比…根本係兩回事…

我行去阿琳旁邊...佢一望到我好緊張個樣…『哼,大胸一定跳得唔好嫁啦!』細細聲講

吓!?大胸同跳舞邊有關係喎!
可惡!!!點可以咁話人嫁!死就死啦!!!!

然後,我就開始模仿返旁邊阿琳個跳法,原本呢…我真係以為好難…
但神奇地…點講呢…女仔身體既柔軟度真係好高…
好多我以為自己做唔到既動作…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變得相當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