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結果係點…我相信係跳完之後,依玟相當滿意咁拍掌已經睇得出。
 
但係我”醒覺”個陣,已經太遲。

『咁比一晚時間我,聽日就決定家蔚妳個位置…』依玟點點頭
『不過妳要有心理準備,以家蔚妳既水準應該可以係好顯眼既位置。』



隔離既阿琳向我投以怨恨既目光…

「啊…哈…哈哈…」我竟然為左一啖氣…所以咁認真去跳…

今次無啦…肯定要係全校師生面前,好出位咁跳舞…
之後成為好多男仔幾日既素材…呀呀呀…

嗚…但諗真…雖然女仔身體真係好輕鬆,柔軟度好高…
但都無理由跳得咁容易嫁嘛!到底點解呢?



因為今日約左”子朗”佢地,所以我就再次婉拒左食飯既邀請。

『真…真係要出去…?』係紫晴屋企,”子朗”好擔心咁望住我…

但一見到佢,我又諗起琴晚既事…即刻面紅起黎…

「講…講好左嫁嘛…」唔敢正視"子朗"...

『咁我地先去換衫…』”紫晴”格硬拉住”子朗”行入房…



我就靜靜係廳到等待…
順帶一提,今日我係先返左次屋企拎衫褲先去紫晴屋企。

因為…嗯…最重要既,係內衣褲需要洗嘛!

『家姐!』房到傳黎”紫晴”不滿既聲音『妳有無連身裙以外既衫嫁?牛仔褲呢?』

『牛…牛仔褲…唔…唔舒服嫁…』”子朗”講

『但…但著裙下面…涼浸浸…』”紫晴”講

一聽到,我就笑一笑,而家既”紫晴”,就好似我岩岩變左女仔咁。
但裙呢,著著下就慣嫁啦…而且仲會覺得更輕鬆TIM!

我同阿彥出街個陣呀…都成日著裙嫁啦…



講起阿彥…我又諗起岩岩天台同佢既對話…
其實呢,就算我有清楚明確講出我想…想同佢做…都無地方做啦?

所…所以呢…其實首先要諗個可…可以做既地方!先同阿彥再講都未遲..
唔…唔通好似人地咁,係公園到做咩!一陣比人影到就一世嫁啦!

等多陣,”子朗”同”紫晴”就出黎,
“子朗”既打扮同本身既子朗都差唔多,斯文型。

而”紫晴”呢,就中性左少少,一件應該係就快唔岩身既牛仔褲,加件男裝外套…
再加個鴨嘴帽,我估比熟人見到都唔相信呢個係紫晴。

『咁…咁著真係好怪…』”子朗”望住”紫晴”講…



『我覺得咁樣自然好多。』”紫晴”講

「好啦…好啦…」我企起身「出去買野之嘛!其實好快就返,實無問題既!」

但好快,就遇到問題。

『啊…好耐無見你地兩姐弟啦…讀書讀成點呀…紫晴…』
LIFT一打開…有個婆婆一見佢地就問

『唔錯呀…婆婆。』”子朗”即刻回應『啊…』

『呀哈哈哈!』”紫晴”用手肘戳一尋”子朗”『我考得好好呀…婆婆。』

『哦…?哦…咁就好啦…』原本有D疑惑既婆婆即刻回復慈祥既微笑。



應…應該無問題掛?
 
但令我意外既係,原來佢地兩姐弟係附近都幾多人識…
係出名既乖乖女同乖乖仔…

『呀啦…紫晴點解今日著成咁既?』又一個歐巴桑問同一個問題

『啊…啊…呀…轉換型象嘛!』”紫晴”再一次口窒窒咁回應

『都…都叫左嫁啦…咁…咁著好奇怪嫁!』歐巴桑走左之後”子朗”又即刻抱怨…

啊呀呀呀…快D買完就走啦!
因為呢個時間,街市已經無店鋪開門,所以我地就去行大型超市。

「新鮮野食好重要!魚呢,菜呢!即食麵煮得幾好食都係即食麵!」



『嗯…家蔚…』”子朗”DUP低頭講,唔敢望到其他人

即使效果係好少好少,但至少佢地都踏出左第一步。
我發現,”紫晴”明顯比”子朗”更容易接受到…果然男仔係唔同D…

但…但咁係好定唔好呢,萬一…萬一”紫晴”都同我一樣想永遠做女仔咪死?
睇黎…我唔可以比”紫晴”有呢個諗法。

夜晚,我襯”子朗”去沖涼個陣…

「係呢,子朗。」我同睇更電視既”紫晴”講

『係…』”紫晴”望住我…

「你有無呢…覺得…自己開始有少少女性化?」

『呃…』”紫晴”一聽完並無好驚訝…『無…無掛?』

「紫晴,啊唔係,子朗。」我伸前個頭望實”紫晴”「當你發現自己有唔妥個陣,
一定一定,要同我講,我…」我諗起個D藥丸「我有辦法幫到你。」

『嗯。』”紫晴”有D緊張咁點點頭。

不過話時話,當初我比樂宜話女性化個陣,我自己都無乜自覺…
會唔會…子…子朗佢都係咁呢…

睇黎,除左”子朗”之外,”紫晴”都要加緊觀察…
佢地是但一方唔願意既話…都有可能令到佢地永遠都唔可以回復原狀…

我,陳家蔚既責任,真係越黎越大啦…

今晚…我又發左場夢…

夢入面…我身處係一間舞廳入面…

『跳舞嗎?家蔚。』著住燕尾服,個頭蠟得好勁既子朗,向我伸出一隻手。

「嗯。」”我”怕羞咁點點頭。

『不過,』子朗笑一笑『其實應該係我請教妳先岩,舞蹈老師。』

我…我前世係舞蹈老師?
咁…咁唔怪得我跳得咁好…因…因為我曾經…好有經驗…

『過獎啦,子朗。』”我”笑得好開心

之後就係兩個人跳舞…就好似係音樂盒上面快樂地旋轉…



然後,我又醒過黎…
夢…連續兩日既夢…都係到影響更我…

我爬落床…子…子朗…
 
我…又慢慢行去門口…
洗…洗手間…我要去洗手間…

但其實我又唔係急尿…又唔係去洗面…嗯…下面又無濕到…
咁…咁點解要去洗手間…點…點解…點解呢…

當我…不自主咁想打開門個陣…門上面…有張紙吸引到我…
上面大大隻,我既字跡,寫住 – 妳愛既係阿彥呀!家蔚!

我…我愛既係阿彥…
啊!係呀…我…我愛既係阿彥…

呢張我訓前寫既紙就係提醒我…唔好比夢見到既野迷惑到…
我愛既係阿彥…而唔係…唔係隔離房既”子朗”…

嗯!無錯…
多謝妳呀…未訓前既我…

所以第二朝,我醒個陣,係好正常咁一個人訓係原本訓既個張床到…
嗯…寫張紙仔提醒自己果然有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