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嘻嘻…嘻嘻…」我對琴晚無爬上”子朗”張床呢件事感到相當滿意。

『媽…』芷螢細細聲講『妳好嘔心呀…』

「吓…邊有喎!」

係琴晚夢入面,我明白左一件事,我既上世,係一個舞蹈老師,


而家呢d啦啦隊舞雖然係好唔同既野,但對舞蹈老師黎講,完全係容易呀…

一諗起阿琳對住我驚訝個樣,我又開心起黎…
嘻嘻…咦?阿彥戳我背脊…

『喂,小蔚。』阿彥細細聲講,睇黎唔想比芷螢聽到

「阿彥?」

『妳咪話想整愛爾蘭蛋糕既…』阿彥再講



「嗯…」果然阿彥係聯想唔到個真實原因…咁又係既…

又點會預料到會有個女仔同你講”我要同你做愛!”呢件咁超展開既事呀…唉。

「但…但我屋企無焗爐…所以…個件事...」我岩岩既喜悅已經消失不見

『我屋企有。』阿彥講『我阿媽都好鍾意整甜品。』

吓?阿…阿彥屋企有!?但…但係…



「但係你屋企人又係到…唔…唔係咁好意思既…」

『我屋企人…去左旅行。』

唔係掛?!但係…

「你…你細佬呢…哈…哈哈…」

『我細佬呢…』阿彥搖搖頭『佢係屋企人去旅行既第二日就話同女朋友一齊住。』

所…所以…

「哈…哈…哈哈?」阿彥唔係講更笑話掛…我應該笑?「我…我唔明…」



『小蔚…如果可以…不如…』阿彥戳一戳我個鼻『不如妳今晚黎我屋企…一齊整蛋糕?』

我覺得就算即刻係阿彥面前暈低,都唔係好出奇。
 
「下…下下下!?!??!」我大嗌,芷螢同樂宜即刻望落我到…

『太大聲啦!小蔚!』阿彥講,之後捉住我隻手『出去講。』

出到去走廊…「去…去去去去去阿彥屋企?」

『小蔚妳…係咪唔方便?』

我猛烈搖搖頭,點會呀?我…我唔知幾想呀…

「我…我想去…同…」我雙手起勢咁扭捏自己件校裙…「同…同阿彥一齊做…整蛋糕…」



『咁就好。』阿彥笑一笑『放學一齊去買材料?』

睇黎阿彥,係真係想整蛋糕…
但…但整蛋糕都好呀…係咪先…

「好…好呀…啊!」我醒起啦啦隊練習「但…但我有練習…」啦啦隊既…

『練習?哦…啦啦隊練習。』

「無野既…我…我去請日假,應該可以既…嗯!」

詐病!請日假!嗯…依玟既話…應該無問題既…

『咁就一陣…係學校門口等。』阿彥講



「嗯!」我好開心咁點頭。

嘻嘻!同阿彥整蛋糕呀…一齊整蛋糕…一齊整蛋糕…
咦?但係愛爾蘭蛋糕?到底係乜野黎嫁?

所以我就好快,同依玟講唔舒服 (哦,唔舒服就唔好勉強自己)
之後就好似上次整蜂蜜檸檬咁,自己上左去電腦室研究乜野係愛爾蘭蛋糕…

嗯…基本上最出名就係用一種用愛爾蘭甜酒Baileys去整既蛋糕…
甜酒…應該都配到咖啡掛?

放學鐘一響,我滿心期待咁去搵阿彥…

『行囉。』睇黎阿彥已經等左好耐。



估唔到一時口快快講錯,竟然會有咁既結果…
睇黎…我運氣都唔錯呀?嘻嘻…

『甜酒咖啡蛋糕?』阿彥講『唔錯喎…』

「係喎…阿彥你…鍾意酒…我就鍾意咖啡…好配呀!」

我同阿彥先去左超市,買需要既材料 (我用紙寫低左)
買完就係樓下餐廳食左個晚餐…之後就上阿彥屋企…

上…阿彥屋企…
男…男仔既屋企…

對上個次係阿理既屋企,但個次我糊裡糊塗所以無乜感覺…
今次…嗯…

『屋企有d亂…』阿彥邊開門邊講『哈哈,我記得之前小蔚妳仲話想黎幫我拾屋…』

「嗯…」八月八日…個晚…我衝口而出…「而家都可以拾嫁…」

我望一望周圍,都唔係好亂姐…睇黎…阿彥佢係有去拾過?

『但首先…要整蛋糕先。』阿彥笑住講,之後將d野放入雪櫃。

阿…阿彥…

「嗯!」
 
「不過呢…蛋…蛋糕呀…人…人地都未試過整…」我放低個袋之後,好緊張咁同阿彥講

『嗯,其實我都未試過』阿彥笑一笑『我地一齊研究啦,小蔚。』

「嗯!」我點頭「兩個人…一齊研究既話…一定會好成功嫁!」

『嗯…咁首先就係餅底。』

我上網研究個個蛋糕呢,唔似人地咁分好多層...所以難度相當較低,
所以我同阿彥呢d初學者,都應該好易去做…大概…

「都…都幾難去攪拌…哈」因為入面既材料越黎越多…女..女仔既力量…唔夠…

『小蔚,會唔會係落水太少?』

「唔…唔會掛…我…我係跟返個網…」

『咁…』阿彥行埋我旁邊,捉住我隻手…『我地一齊攪?』

一…一齊攪…?呀呀呀呀…阿…阿彥…咦?我係到興奮d乜?

然後就到愛爾蘭甜酒…

『原來…』阿彥偷偷地飲左啖『個感覺都幾似朱古力喎…』

「下…?」原來甜酒係咁?「我…我又想試…」

『等陣,小蔚。』阿彥係雪櫃到拎左盒牛奶同冰,之後三樣野溝埋一齊『試下。』

我飲一啖…嘩,好飲!

「真係好似朱古力!甜甜地,酒味又唔係好勁…」我好興奮咁講「咁飲幾多都得啦!」

『嗯,的確幾岩新手飲。』阿彥笑一笑『反正蛋糕唔洗落好多,我地一陣邊飲邊食。』

「好呀我讚成!」

落完所有野,攪拌完之後,雖然個樣好似唔係咁美觀…
但…但係我同阿彥努力既作品…出黎一定好野黎既!

『之後到焗爐預熱…』阿彥係焗爐到設定『妳休息陣啦…小蔚。』

「我…」我向阿彥笑一笑「我就係到等…」

邊飲住杯冰涼既甜酒…邊係阿彥身邊…慢慢等...然後…

『小蔚…』阿彥戴住焗爐手套,拎住個我地既心血結晶『我…我要放入去啦…』

「嗯…嗯…」我好緊張…第一次整既蛋糕…「要…要小心d喎…」

『一定…』然後慢慢,放入爐…關埋門『攪掂…』

之後就係…

「等…死啦…我好緊張…」

『唔洗緊張,小蔚。』阿彥好有信心咁講『一定好好食。』

「阿彥…呀…」我dup低頭「咁…咁同你一齊…整…整甜品我真係好開心…」

『我都係。』阿彥望住我…『就好似…我地既關係更進一步一樣。』

關…關係…更進一步?我…我同阿彥…

以焗爐發出既聲音為配樂,配以濃濃既甜酒香味,我同阿彥相互擁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