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但始終都係比人綁手綁腳…我點掙扎都無用…

『呃…』個女仔好苦惱…『綁左手…除唔到衫…』

「係囉…不…不如放棄啦!呀呀!」所以佢只係粗暴咁扯高我件體育服,露出帶住胸罩既胸部。

『可惡…』個女仔怨恨咁望住我個胸…



雖然佢無講到可惡乜…但唔知點解…就係呢一刻…我估到佢係邊個…

「妳…」但我未講完,佢就開始進攻我個胸…

點.解.可.以.咁.大.嫁!』佢一邊揉我個胸…用佢既小手…一邊講...

呀…呀呀呀…

一.定.係.外.國.整.過.返.黎!』暴力咁扯開我個胸罩…



聽到啪一聲,應該係爛左…而且因為太大力拉開…攪到我背脊有d痛…

「啊…唔…唔好…」

『仲要粉紅色既!』佢指應該係我個兩粒蓓蕾『太完美啦掛!?』

無錯…呢個反應…肯定係…呀嗯?

『…粉…粉紅色…』佢係到捏我粒蓓蕾…『好羨慕…』



嗯…嗯呀…陳…陳家蔚…唔…唔可以有反應嫁…

「唔好…再攪啦…」我終於講出口,雖然好無力…「阿琳。」

一聽到我講佢個名,佢即刻伸開手…果然…

「妳係阿琳!」一停左手就係我既回合!「點解妳要咁做喎!」

『我…我唔知妳講乜!』佢應該係驚訝得濟所以無再變到聲『啊!』

「呢把聲!果然係!」我坐返直個人,件衫即刻跌返低小小…遮住無罩既兩個玉兔。

『我…哼!就算係又點?妳…妳都會比我要脅嫁啦!我先唔怕妳!』



然後,短暫既安靜,我聽到另一個腳步聲
呢一刻…我好希望係有人救我…校工…老師…邊個都好…
 
但結果…
 
『阿強!』阿琳見到個人好開心『我…我一個人攪唔掂呀!』
 
阿強…即係佢男朋友?
唔…唔係黎救我既人…點…點算好…
 
然後個人就出黎…佢都係帶住口罩…
 
『佢叫妳點做?』阿強有d擔心咁望住我,之後再望住阿琳…
 
原本我以為個”佢”,係指我,但係…


 
『佢只係叫我諗辦法將來可以要脅佢…但…但無講原因…』阿琳講…
 
『就好似佢當初咁?』阿強問
 
阿琳只係無奈地點點頭。
 
將來要脅我…就好似當初咁?
我個腦突然轉得好快…唔通…阿琳…佢都係比人要脅先要捉我?
 
唔係…掛…
咁幕後黑手係邊個?
 
『咁…咁都要照做啦…小琳!』阿強講
 


『喂,唔好講我個名呀!』阿琳好慌張咁講
 
『唔好理呢d…咁…咁我地而家點做?』阿強講
 
『我…我諗過啦…影…影佢裸照。』
 
喂,呢個係我既idea喎!
 
『唔撚係掛!』阿強好難以置信『佢女仔黎嫁!』
 
『我…我原本係打算叫佢勾引你…』阿琳好尷尬咁講…
 
『呢個咪仲好!』阿強即刻講,但隨即比阿琳睜住『啊,痴線,影裸照好d。』
 
如果我唔係當事人,我一定會覺得眼前既對話好好笑,


但而家我係當事人…咁…咁情況就好危險…
 
『咁…咁就唯有咁…』阿強行埋我到,望住我,之後吞一吞口水
『嘩…妳好靚…對唔住啦…我…我都係為左小琳好…所以…所以…』
 
雖然十幾秒鐘之前,我知道佢地係比人要脅,有少少同情佢地…
但而家咁既情況…實在再同情唔落…
 
『就…就比我地影裸照啦…兩…兩張就得…』阿強再講
 
啊…唔…唔好呀…
 
感覺…眼淚又想流出黎…
 
岩岩女仔同女仔唔同…
而家呢個係男仔…陌生男仔…所…所以我…我好驚…
 
好驚…
 
唔…唔好…
 
搵人救我…嗚…呀…
 
叫阿強既男仔一步一步行近我到…
佢既魔掌…越黎越接近…

唔…唔好呀…

然後佢發現到地下…比阿琳格硬扯爛既胸罩…

『小琳?地…地下既bra…』阿強企左係到,難以置信咁問阿琳

『都叫你唔好講我個名!』阿琳講『嗯,係佢嫁啦!』

『唔係掛!』阿強好大反應『咁佢而家咪即係無罩!?』

『係。』

『嗚啊…』阿強好驚訝…『咁…咁大波…無…無罩…』

『快手啦!阿強!』阿琳好激氣咁講『我先係你女朋友呀!』

阿強雙眼斜斜地望住阿琳...個胸部,我大概知道佢諗更乜。

佢再吞一吞口水『反…反正…都…都影裸…裸影咁大件事…不…不如順便比我渣幾下啦…』

「唔…唔好行埋黎呀!」我已經眼濕濕「我…我真係嗌嫁!」

一講完阿強又定左係到…

因為雙手掙扎得太勁…我相信已經有少少擦傷左…
痛…點解我會遇到呢個情況…嗚…

阿…阿彥…
就算唔係阿彥…是…是但一個都好…嗚…

『郁手啦!阿強,』阿琳講,佢已經準備好相機『攪唔掂就係我地死嫁咋!』

阿琳一講,阿強又開始行動,佢蹲係我面前,同我一個水平…
佢個眼神…睇得出充滿左渴望,但又十分猶豫…

睇黎佢而家係同僅餘既理智戰鬥更…
但…但面對住梨花雪雨既我面前…佢…佢真係忍耐到?

『對唔住啦!』幾秒之後,阿強佢終於戰敗左,伸出一雙魔掌,企圖拉高我件體育服

「唔好呀!」

我…我既裸體,只…只係想比阿彥佢睇咋!
唔制呀呀呀!

咔嚓,影相聲。
咔嚓,再一次影相聲…

完啦…乜都已經完…
我…我裸體已經比人見到…仲要比人影埋…

以…以後…佢地會點要脅我…我唔知道…亦都唔想知…
嗚…我只係知道...我無面目再見阿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