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然後,我好不情願咁…張d相交比阿琳…

「千…千其千其…」係電話到,我同阿琳講「唔好比其他人見到呀!」

『放心,家蔚…』阿琳回應『妳…琴晚咁對我地,我永遠會記住…』

「阿琳…」



『所以…呢d相我一定唔會比其他人見到…但…但如果個元兇想要…』

「元兇想要…就無辦法...要應佢要求。」我直接講

『嗯。』

今次我犧牲咁多(?)!我一定要捉到個兇手呀!

而家個問題就係…個兇手到底會要脅我乜野呢?如果係我做唔到既事…咁就會好麻煩…


我既相…雖然問題唔算太大…但有可能…會害左阿琳阿強佢地…

到底係邊個啊!明明係咁好既校園生活…偏偏要做咁多事…
而家…大概只係知道一樣野,就係個兇手,絕大機會係啦啦隊既人…

『小蔚,妳好似好多野諗咁既?』放學,阿彥有d擔心咁望我

「無…無呀…阿彥…」

『記住呀…小蔚。』阿彥捉緊我隻手『有乜野…都要同我講。』



「阿彥…」但好對唔住…今次…阿彥你幫唔到手…「真係無事啦!」

今日既啦啦隊練習,依玟向大家講解佢之前同我研究既計劃…(同依玟二人合作轉歌位)
因為之前唯一對我唔好既阿琳都已經轉左態度,所以基本上無任何反對聲音…

『好,如果無意見,就咁去啦。』依玟望住我

大伙都表示同意。

所以,今日既練習主要係集中係呢個新排既轉歌位…
但因為我花左好多心思去研究唔同人對我既態度…所以連番出錯…

『家蔚?』依玟係我旁邊,細細聲講『妳今日心好散!』



「我…對唔住…依玟…」

『大家抖一陣啦!一陣繼續。』依玟同其他人講…

之後…佢繼續講…

『家蔚,如果妳係咁出錯,就會令到其他人對呢排舞失去信心。』依玟好認真咁講

「對…對唔住…」

『對唔住解決唔同問題。』

「嗯…」我已經唔知道講乜好…

依玟…果然係一個好嚴厲既人…



『我唔知妳係到諗更乜野,但唔可以將私事帶黎呢到。』依玟繼續講

「嗯…我知道…」

如果係之前既我…一定會走左去就算數…
但而家…我已經成長左…我會知錯…我會努力…

『咁就好,繼續啦!各位!』

上天比個機會我重新開始,我就應該要珍惜!
 
今晚,我又重新返去”子朗”屋企訓…

『仲…仲有一日…』”子朗”相當擔心…



「嗯…」

一星期之約就黎過…但”子朗”同”紫晴”仍然係維持原狀...
對唔住…"子朗"…呢個星期發生既事…令到我根本無時間理妳呢邊…

我無面目見妳…亦都唔敢正…正視妳…嗯…

本來以為經過同阿彥整蛋糕個件事…我可以完全隔開對”子朗”既特殊感情…
但…但真係大錯特錯…

『我…嗚…我真係唔想用呢個身份返學校…』”子朗”又開始喊起上黎…

『家姐…妳係返我個學校…』”紫晴”講



『咁…嗚…咁仲唔好…男…男校…』

咁諗都好正常…以紫晴既性格…一定會比人話係女人型…

一個文靜少男…因為孖生關係…除左眼鏡其實都有少少似女仔tim…
不…不過如果係男校,分分鐘咁樣會好受歡迎?

我又諗起阿麻成日提既名詞…腐既名詞…弱…弱氣受!
不過如果我咁同"子朗"講…我覺得佢只會更傷心。

相反…”紫晴”…
佢對於用紫晴身份返學校一臉無所謂…而且…唔知係咪我多疑呢…

我覺得佢…越黎越似女仔…無論口吻…

『我呀…其實反而有d期待。』”紫晴”雙腳合實『體驗下唔同既生活。』

定係姿勢…我記得上星期見佢個陣,佢坐既姿勢明明仲好男仔…

『嗚…唔…唔同既生活?』”子朗”開

『妳諗下,家姐。』”紫晴”講『呢個係難得既機會,我諗全世界得我地有咁既體驗咋!』

我唔想講,佢眼前就有另一個…
但重點唔係呢到…”紫晴”佢…果然…果然已經慢慢感受到女性某種好處…而女性化...

咁好壞…好唔得!

「子…子朗。」我同”紫晴”講「你地一定要回復原狀。」

『咁當然啦。』”紫晴”向我笑一笑,唔知點解…我覺得有種紫晴既影子
『但…但係,而家的確係人生既一個好好既經驗…』

『或…或者…』”子朗”講…佢已經無再喊『向好個方面諗…嗚…阿...阿朗係岩既…』

「唔得呀!」我好激動咁同”子朗”講,點解佢咁快就比人感染到嫁「如果換唔返,就係一世嫁啦!」

『家蔚?』”子朗”好驚訝…

「你…你地...」我望住”紫晴”「你地咁諗就有可能永遠交換唔返嫁啦…」

『但…但係…』”紫晴”回應『我地之前一直想換返都換唔到…或…或者…可能...永...永遠』

或者…可能永遠都係咁 – 唔知點解,我諗到”紫晴”諗既野…

我覺得我而家個角色…就好似以前既樂宜...佢地就係以前既我...
樂宜…原來妳當時就係以呢個心情去幫我?我…我而家先感受到…

原來...係咁複雜咁困難…而且…隨時一發不可收拾…
 
因為子朗要幫紫晴沖涼既關係 (我見到紫晴開始有d抗拒想自己沖)
所以我一直都搵唔到機會同子朗單對單講野
 
好明顯,”紫晴”已經慢慢接受自己做左女仔呢件事…
”子朗”就唔同,但因為佢地日對夜對既關係,難免會被對方感染…

我要係件事惡化之前…同”子朗”講明呢件事…
所以,我就係大家岩岩訓教個陣,打比”子朗”。

「喂…紫晴,我係家蔚。」

『家…家家家蔚?』”子朗”好慌張『點...點解要打電話比我?』

「我有d野要同妳講,而子朗唔聽得。」我好直接咁講…

『嗯…但…但我可以過黎家蔚妳…妳既房…』

「唔好!」我好大反應「完全唔好!電…電話到講得啦!」

“子朗”過黎既話…即係一對一…咁之後會發生乜事我真係完全唔敢想像…

『嗯…咁…咁家蔚…打…打比我係為左?』

「妳細佬…子朗…佢…佢越黎越似女仔。」再次直接講

『下!』”子朗”大嗌『點…點會咁…?我…我唔覺…既…』

「我...我呢...曾經都經過呢個階段,所以好明白。」

『家…家蔚…咁…咁…會點…』”子朗”睇黎唔明白到”紫晴”女性化既嚴重化…

「如果佢一直係咁,就會好似我岩岩咁講,你地永遠唔可以回復原狀…」

『唔…唔可以…我…我要做…做返女仔…』我覺得"子朗"就快又會喊出黎...

「嗯,紫晴妳明白就好…所以…我諗我既荷爾蒙藥係時候要出動。」

『藥…藥?』

「嗯…令到”紫晴”佢減慢女性化既藥…好有用…」

『嗯…』

「而且最重要既係…紫晴呀…妳千其唔可以比佢感染到…」

『下…?』

「妳千其唔可以有”想做男仔”呢個諗法…」

唔知點解…我好不安…我覺得”子朗”有呢個想法…只係時間既問題…

『我…』”子朗”短暫停頓…『我…我唔會…家蔚…』

「咁就好…訓啦…紫晴,聽日最後一日…我一定會幫助你地回復原狀…」

『嗯...拜拜...』

就係咁…我同”子朗”講左咁多野…佢應該明白到事情既嚴重性…
即使唔可以完全影響到”子朗”,不過我相信至少爭取到時間…

「訓囉…」當我打算調較鬧鐘既時候…我見到有個訊息…

係一個不知名短訊…我有個感覺...如無意外既話...應該係佢...

(不想照片公開的話,就幫我拿到能威脅這人的東西。)

附件到…有一張照片…我打開…並唔係我既裸照…
而係要我威脅既個個人…一個我完全想像唔到既人...

陳…陳芷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