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乖女?
 
我個腦,剎時之間諗唔到其他野…
芷…芷螢?

我原本以為,要脅既野應該係更加實際…
讀書要故意讀得差,頂撞老師,破壞公物...甚...甚至係要我同阿彥分手咁...



點知…竟然係…要…要脅我個女?
攪咁多野,要阿琳搵到野要脅我…就係要我要脅芷螢?

個兇手到底目的係乜野呢…

就因為我同芷螢行得好埋?所以容易得手?
如果我失敗…同時就可以破壞我同芷螢既關係?

但佢唔會成功…我同芷螢既關係…唔係佢睇得既咁膚淺。



『但…咁樣情況好壞。』冰瑤係電話到,有d擔心咁講

「下…?」

『我原本以為兇手只係想針對家蔚妳。』冰瑤講
『但睇黎,家蔚妳只係佢其中一個想利用既人。』

「我…我唔明…」



『利用其他人去威脅其他人,咁呢個威脅既網絡就會越黎越大,個兇手能夠利用既人就越黎越多。』

「嗯…」阿琳威脅我…我威脅芷螢…如果芷螢又被迫威脅其他人…咁真係沒完沒了...

『利用既人越多,就越難去追查到真正既兇手,因為發出命令既,
即使係個兇手,亦未必係兇手親自發出去。』

「到…到底邊個係…係暗地裡做埋呢d咁…咁恐怖既行為…」比冰瑤咁講,我都開始有d不安…

『唔知道,佢咁做亦都有個好處,就係好難去知道佢既真正目的,
但百密總有一疏,佢每一次既行動就有可能留下漏洞。』

「咁…咁而家芷螢個邊…應…應該點…」

『正路諗,就係應佢要求,用同妳相同既方法去假冒威脅到芷螢。』



「嗯…的…的確係咁…但…但係呢…我…我…都係要時間諗下,威脅芷螢件事…」

『妳擔心乜野呢…家蔚。』冰瑤問

「我只係唔想…再拖一個人落水…」

而且個個人…仲要係我重要既…親人…

『但妳要明白…妳要時間考慮…對方未必會咁…』

「即…即使相公開左…都無事啦!」我裝作輕鬆「而且冰瑤妳都話佢咁做妳唔會放過佢囉。」

『我係咁講過,而且我的確唔會放過佢。』



「所以…我完全可以放心。」

『家蔚…』冰瑤講『咁妳決定個陣,就搵我啦。』

「嗯。」

傾完電話,我更加明白到…呢個兇手…係絕對唔可以原諒既人。
竟然可以為左自己既利益…要脅咁多人…

可惡…可惡呀!
 
第二日,我懷住不安既心情返到學校…
雖然個兇手無比到明確既限期,但如無意外應該要我一兩日內攪掂…

如果我呢兩日內無作任何行動…相…個d假既相就會被公開,


而我當然,可以既話都唔會去威脅芷螢,所以…而家我要做既…就係搵出兇手…

但我無信心,以自己既能力…

而結果,我今日一樣係零成果,咁回到”子朗”屋企…

「唉…」真係失敗…

『家蔚?』”子朗”好擔心咁望住我『妳…係咪唔舒服?』

「無…無事…」

一方面要搵兇手,一方面要專注係啦啦隊練習,真係一件唔易既事…
而且…我仲答應左”子朗”…今日一定會幫佢地回復原狀…



樣樣都擔負係自己身上既結果…就係樣樣都做唔好…

但問心個句…我的確無放到好多心思係”子朗”身上…
唔通…我潛意識…係希望佢地維持現狀?

唔得!妳咁諗就乜都完結嫁啦!陳家蔚。

「好啦!」我企起身「今日一於黎次認真既!」

『家蔚?』”子朗”見到我突然又咁激動,嚇一嚇

我係到袋到,拎左一袋荷爾蒙藥出黎…

「子朗,」我望住專注睇更電視既”紫晴”,而家播更行cat walk既節目

『係…係?』”紫晴”仲係望住電視。

「我帶左藥比你食,荷爾蒙藥。」我行埋佢到,拎埋杯水

『下?』”紫晴”好驚訝『我都無事!』

唔知點解,呢種感覺有d似層相識。

「係我眼中…」我直接講「子朗你好有問題,所以乖啦…食藥。」

『嗯…』雖然唔多情願,但”紫晴”最後都係食左落肚,
catwalk節目又完左,所以佢食完就去左訓教…

所以…就得返我同”子朗”…係廳…
嗯…呢個情況最好…我企起身…行去”子朗”旁邊,伸出一隻手…

『家蔚?』因為無望到”子朗”,所以唔知佢乜野表情…

「紫晴,我想同妳…跳隻舞。」

『跳…跳跳跳舞?』

我…其實係個日發左跳舞既夢之後…就有少少明白…
解鈴還須繫鈴人,要幫助佢地回復原狀,就一定要同上世”子朗”見面…

但要點先做到呢…或者…就係以我…陳家蔚既身份…
同”子朗”做返上世一齊經歷過既野…去喚醒上世既”子朗”…

係楊樹下傾計…床…床戰呢…就無可能做到嫁啦…
而跳舞…就唔同…

「嗯…跳舞,我想同妳跳隻舞…紫晴…」

嗯…跳舞…係唯一我地而家可以做到既野。
 
我捉住”子朗”隻手…好溫暖…但我…我唔可以混亂野…
 
『但…但係我唔…唔識…跳…』”子朗”相當緊張…
 
「我…我會帶領妳…」就好似以前…上世既”我”咁…
 
『嗯…家蔚…要…要溫…溫柔一d…』”子朗”怕羞咁講
 
「下?」”子朗”咁講令到我有d尷尬「跳舞咋!」
 
『嗯…嗯…』佢點點頭
 
但…老實講…要點開始我都唔知道…
嗯…就交比身體…我身體應該會知道點做…
 
果然…係第一步後…我仿佛知道之後應該點走…應該點跳…
 
所以,係我帶領下,”子朗”雖然有出錯,但都不致於跌低…
 
『家…家蔚…』”子朗”望住我…『好…好神奇…』
 
「我…」我都望住”子朗”…「我…我都係咁諗…」
 
感覺好懷念…真係好懷念…上世…我地到底好似咁…跳左幾多次…
 
『我…我地係咪…曾經…曾經…』”子朗”果然…都開始有呢種感覺…
 
就係咁…再係咁落去…上世既”子朗”就會出黎…
 
或者係怕”子朗”會出錯,或者係跳舞就好自然會咁做,
我同”子朗”…眼神對接…逃避唔到…或者…係唔想分開…
 
『家…家蔚…』係”子朗”既雙瞳入面…我見到一個熟識既人…
 
我…我愛既人…
 
曾經愛既人…
 
或者…而…而家…都…
 
「紫…子朗…」感覺…又…又開始情迷意亂…
 
我…我慢慢…伸個頭埋去…
 
子…子朗…
 
我…我愛…
 
咦…
 
就係我地…雙唇就對接個陣…我見到”子朗”…流更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