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


經過幾日既努力,而家個轉歌排舞基本上已經好熟練,已經接近係零出錯。

『聽日會係最後一次練習,不過因為陸運會大家都會辛苦,所以唔可能練好耐
但以我地既表現,一定會為黃社再嬴呢次比賽既!』依玟激勵咁講

『噢!!!』大家和應。



雖然我有咁多事情煩惱,但我都好想呢次表演成功…
因為…係我人生第一次,係咁重要既位置表演嘛!

而且,好多人,阿彥,樂宜佢地…都會睇住我表演…嗯!努力!

*

練習完,已經差唔多九點半,
今日如常去左”子朗”屋企…神奇既係…



「子朗呢?」我望住坐係廳到既”子朗”…得佢一個

『我覺得肚餓,所以叫左佢落去幫我買宵夜。』”子朗”講

咦?係咪我既問題呢…感覺…好違和?

「哈…哈哈…」我笑住講「等我仲以為紫晴妳會好抗拒TIM…比子朗用        妳身體…」

『點會呢…』”子朗”講『佢其實都好開心…』



開心…唔通…藥真係無效?
會唔會係”紫晴”佢根本就無食到藥…只係扮食…

唔得…下次我一定要監住”紫晴”食…

「係呢…」我行去”子朗”旁邊…「紫晴妳隻腳點?」

『我隻腳?』”子朗”問...『哦…好好多啦…』

「咁就好。」我笑一笑

雖然好奇怪,但又諗唔出奇怪係邊到喎…

“紫晴”返黎之後,佢地食完野,沖完涼之後…就訓教…



一如以往…我掛左我愛阿彥張紙係門口…
為左阿彥,我唔可以出錯,唔可以…

聽日陸運會…我其實只係報左百米短跑…所以好閒…
嗯…唔…唔知阿彥…報左乜呢…

嗯…二人三足係第二日…嘻…我…我同阿彥…二人三足…

『家…家蔚。』朦朧間,有把男聲叫我…

子…子朗?
如果係子朗把聲…應該係發更夢…嗯…係夢…

但畫面仲係好黑…夢…夢應該有境象…但而家呢…乜都無…



『唔醒既話…我就錫妳哦…』子朗既聲音繼續講

錫…?不…不嬲都錫嫁啦…係夢到…
但…但係…而…而家…

唔係夢。

我開眼…第一眼望到既…就係”子朗”…

『醒啦…家蔚❤』而家"子朗"既位置...就好似當日阿彥咁…

「紫...紫晴!???妳幾時係到嫁?」

『我呀…』”子朗”邪邪一笑…『好掛住家蔚妳哦。』



如果當日個個…係叫偽紫晴…

呢個…就係”偽子朗”。
 
「偽…偽偽紫晴!」

唔怪得知咁違和…原…原來而家既”子朗”根本就唔係紫晴本人!

『我啦…始終都係唔鍾意呢個名哦。』偽”子朗”反一反白眼

「點…點點點解妳會出返黎嫁!?」明明…當日已經令到妳消失…

『呢層我都唔知道,我同妳講哦…今次我都好費解。』偽”子朗”繼續講

「妳…妳都唔知?」



『唔好理呢d啦…家蔚哦…難得我返出黎,係咪應該一齊開心下呢…』偽”子朗”向我單一單眼…

因為個身體係"子朗",
所以呢個單眼唔多唔少令我感到有少少迷亂…

「一…一齊開心下?」我諗起對上個次…係紫晴屋企…偽紫晴落藥綁住我…之後…

個陣…佢係女仔…而家…

「嘩!」完全唔對路!我即刻嘗試推開佢…

但…但男仔既身體…我…推唔開…

『我哦…一醒返就發現身體唔同左…但咁樣咪仲好…』

仲好?唔通…唔通…

我又再次回想起個日電話到既『我要食左妳隻豬』
嘩呀呀!!!而家個情況好危險…生命…唔係…隻豬受到威脅…

『雙頭龍都唔洗用哦…』偽”子朗”再展現邪笑…

「唔…唔得呀!走…走…妳…出…返…去…呀…」我用盡全力,但都推唔開偽”子朗”

『家蔚妳唔想咩?』偽”子朗”問『雖然我唔知男仔身體係點,不過我相信一定好快樂。』

「唔想呀!」我要留比阿彥嫁!

然後,唔知係咪比我說服左,偽”子朗”坐返係床到。

『車,唔好玩既。』偽”子朗”感覺相當掃興

我即係相當疑惑…如果係當日既偽”紫晴”…絕對已經霸王硬上弓...

「偽…偽紫晴?」

『老實講我而家都無心情做呢d野哦…』偽”子朗”講

下?
佢岩岩明明仲好興奮…好似…

然後佢慢慢行去門到…見到我掛係到個張紙…

『我愛阿彥。』偽”子朗”講『呢個阿彥,係咪即係邦彥?』

「嗯。」我點點頭「佢…佢而家係我男朋友…」

『唔…』偽”子朗”若有所思『原來當日我消失左之後…妳同樂宜最後都維持唔到落去?』

「係…偽…偽紫晴…呢…呢個會唔會就係妳出現既原因?」

『我都想係…咁事情就會容易好多…』偽”子朗”搖搖頭『個傻妹…又係到逃避更…』

留下如謎一般既回答,偽”子朗”離開左我間房。
 
雖然偽”子朗”話無心情做個d野…
不過為左保障自己既安全,我都係鎖左門…

但就同係阿理屋企個日一樣,佢係想既話大可以用鎖匙開門。
所以呢晚,我懷住高度既警惕性,基本上就係訓得唔好。

第二朝…

原本今日...”子朗”同”紫晴”就要返學…不過…

『我都係唔返啦。』”子朗”講

『下?』”紫晴”好驚訝…『點解?』

『唔想返~咪唔返囉。』”子朗”講

呢個態度...呢個感覺…佢仲係偽”子朗”…點解會咁?
之前偽紫晴個陣...佢都唔係長時間佔用紫晴身體嫁喎...

『但…但係學校個邊…』”紫晴”好擔心

「放心啦…」我同”紫晴”講「紫晴個邊我可以攪掂…」

『但…但係…』

如果而家既”子朗”仲係偽”子朗”既話,的確,佢唔返學會比較好…

「放心啦,子朗。」我向”紫晴”笑一笑「你都要換衫啦…」

『嗯…』”紫晴”點點頭,之後望住偽”子朗”…

『望住我做乜?』偽”子朗”回應,”紫晴”即刻好疑惑...

『家姐?唔係…唔係應該妳幫我換咩?』

『你仲細呀?』偽”子朗”講『自己換!』

「喂!」我拍一拍偽”子朗”,向佢打左個眼色…

『哦?』偽”子朗”睇黎get到『咁我地就一齊入去換啦!好.細.佬。』

…之後,一d都唔意外...
”紫晴”係房到發出奇怪既聲音,如無意外係比偽”紫晴”性騷擾更…

唉,愛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