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家…家姐~啊~妳…妳做…做乜…呀~』”紫晴”大叫

嗯…就算我係房外面都聽到…真係…

『係咪唔錯呢…細佬…』偽”子朗”講

『唔…嗯…唔錯?啊…胸部…唔好…』



『嘿嘿嘿嘿,估唔到用而家呢個角度又有唔同感覺哦…』

『家…家姐…嗯…唔…唔好…』

所以,原本只係需要幾分鐘既換衫,足足”攪”左十分鐘。

『嗯…女…女仔身體…好…好奇妙…』出返黎,著住體育服既”紫晴”臉頰泛紅

「係啦…」我好無奈咁拎起水同藥「荷爾蒙藥。」



『又要食?』”紫晴”好驚訝

「無錯。」我點點頭

『嗯…』”紫晴”又係唔情願咁食完…

我今次望得好仔細,佢的確係吞左…
今次…應該有用啦掛?
 


今日我約定樂宜,芷螢佢地係我屋企校下等…
之後一齊出發…我其實諗住係個陣同芷螢講埋”紫晴”件事…但係…

『HIHI!表姐!』阿kay都係到…

「啊…」

『嘩!紫晴!』阿kay見到”紫晴”好開心『好耐無見啦!玩成點呀?』

『下?』”紫晴”一臉疑惑『o…ok啦…』好彩既係反應得切

『嘻嘻,今日一定要捉住妳,我要聽妳既趣事呀!』阿kay繼續講

『下…下…』”紫晴”一臉為難…



睇黎今日”紫晴”都唔會過得容易嫁啦…

我地五人行之後就坐小巴去場地…途中阿kay已經不斷纏住"紫晴"...

「係呢…阿kay妳今日報左乜?」我決定幫下"紫晴"...

『下…好多啦…跳高啦…跳遠啦…100米啦…400米啦…標槍啦…』

「下!?」我好驚訝,竟然標槍都玩「妳已經有啦啦隊嫁啦喎。」

『摺摺摺,』阿kay搖搖佢隻食指『我精力充沛呀!』

嗯…一聽完,就覺得自己只係報左100米真係唔多夠…
但都唔係既,咁就可以有多d時間…陪阿彥…嘻嘻…



去到會場,因為時間仲好早既關係,所以人並唔係好多。

「樂宜…」我細細聲同樂宜講「紫晴就拜託妳啦…」

樂宜同紫晴都係藍社,雖然坐位係我地隔離,不過以防萬一都要拜託定樂宜…

『放心啦!家蔚…』樂宜講『一定唔會穿崩既…』

希望啦…

然後芷螢就係最遠既綠社。

「芷螢,今日我好閒,所以會過黎搵妳傾計嫁啦!」我同芷螢講

『嗯。』芷螢點點頭之後就走左,唔知點解我覺得佢有少少唔開心



唔會個兇手搵第二個人要脅左芷螢掛?
唔得…一陣要嘗試問下佢…

就係我思考更個陣…有兩個人係附近行過…
阿彥!同黃道輝…

「阿彥!阿彥!」因為佢見唔到我,所以我揮揮手

『小蔚!咁早既。』阿彥同我講『咁編排個度一陣再傾啦,阿輝。』

『嗯,咁我返去綠社先。』黃道輝講

咦…黃道輝都係綠社…同芷螢同社…



『小蔚。』黃道輝走左之後,阿彥再講

「阿彥!」琴日我保住我重要既豬呀!係咪好叻呢「今日你報左乜活動呀?」

『都唔少…鉛球…跳遠…跨欄…100米…』

「下…」我個心沉一沉…咁今日咪好少同阿彥一齊既時間囉…

咦…但諗真…咪可以見到阿彥既英姿囉?

正呀!嘻嘻。
 
坐多一陣,d人都開始多,好快,開幕典禮就開始…

而家阿彥坐係我隔離…阿kay,小藍佢地就坐係我前面…
唔知紫晴同芷螢個邊點呢…

芷螢一個人咁寂寞…仲有黃道輝一定會煩住佢…
至於紫晴…有樂宜係旁邊應該都無野既…

呀呀...校長快D講完野…升埋旗…咁就自由時間…可以搵佢地…
望住隔離既阿彥...我又諗起琴日封短訊...

「係呢…阿彥呀…」

『小蔚?』

「個訊息刪左啦可?」

『嗯,琴日講完我就即刻刪左。』

而家諗深一層真係心急左…如果有個訊息既資料,話唔定可以搵到個兇手…
不過當然個訊息都有可能同我個封一樣,無任何可以追查既資料...

「哼!都唔知邊個玩埋D咁既野。」我同阿彥講「我個胸先無咁細呀!」

阿彥笑一笑『睇得出。』

佢咁講一講,攪到我有少少面紅…

「而且呀…我條腰幼好多啦!」我繼續講

『嗯,小蔚妳身材真係好好多。』

「仲有呀…仲有呀…」

就係咁,我地咁樣一來一回左幾次…終於涯過左呢個咁沉悶既開幕典禮,
啊…比阿彥讚真係好開心。

隨即就係男子100米既集合廣播。

『咁一陣見啦…小蔚。』阿彥溫柔咁講

「嗯。」

應該先搵邊個好呢…嗯…應該係芷螢…
途中會經過藍社,如果樂宜同”紫晴”都係到就可以順便叫埋佢地…

但結果,佢地唔係到,所以只係我單獨去左搵芷螢…
芷螢而家自己一個呆呆咁坐係觀眾席最高個行,個樣的確唔係幾開心…

「做乜事呀…芷螢。」直到我行到佢隔離,佢都發現唔到我

『呀…媽…家蔚。』芷螢講

「我見到妳好似唔係幾開心咁…」我即刻講出我個諗法…

『無…無呀…』

「芷螢…」威脅件事我都唔知點講出口好「妳係咪發生左乜野事…可以講比我聽嫁…」

『無呢…真係無…』芷螢再講…但係DUP低頭

「講大話!對住我妳都想講大話!?」對住咁既芷螢,我唯有擺出家長的威嚴。

『唔…』芷螢睇黎比我既威嚴震撼到『家…家蔚…』

「快D講啦…有乜事我都會幫到妳嫁!」

『如果…如果…』芷螢慢慢抬起頭,望住我『如果我叫妳同邦彥分手呢?』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