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但既然…」芷螢無再喊之後無耐…「既然芷螢留得係到,就要聽我話。」

『下?』芷螢睇黎估唔到我會咁講

「聽我話…就要講比我知妳同黃道輝今日做乜野!」

『下下下下!?!?』



「同埋個封短訊。」

『既…既然家…家蔚咁想知…』芷螢好無奈...不過都係屈服左..

*

「我…我我我既裸照!???」芷螢一講完封短訊…我即刻叫左出黎...

『嗯…有…有人比左媽…媽妳張裸…裸照我睇…話如果我唔應佢要求…就會周圍派…』



呀呀呀呀…竟…竟然會係咁…
今次真係錯哂…乜都錯哂…如果當初有同芷螢講呢件事…就唔會咁…

「咁…咁黃道輝個邊呢?」

『無…無啦…』芷螢有D尷尬咁講『只係叫我同阿輝講一D野,叫佢死左條心之嘛。』

「死左…條心?」



『嗯…因為…家蔚妳知啦…阿輝其實對我…嗯…有D感覺…』

「所以…」

『但我對佢根本就無個種感情。』芷螢再講『我唔係GAY嫁!』

嗯…雖然實際上又唔係GAY…但的確…有道理既...

『所以我其實可以多謝封短訊,令到我鼓起勇氣去同阿輝講…
又可以幫到家蔚妳…完全係一石二鳥啦…』

睇黎我...今日心情咁DOWN,完全係多餘左...
 
「唉…」而家諗返,其實都係自己既問題…



『不過到底係邊個攪埋d咁既野呢?』芷螢問

「我都想知!」先係阿彥…之後到芷螢…「可惡呀!」

『仲有呢…個…個d裸照…』芷螢口窒窒咁講,臉仲有少少紅

「個d係假嫁!」我連忙解釋「係冰瑤幫我偽造既!」

『喔!咁就好啦…我幾驚…因為…真係好真…』

冰瑤,妳聽到一定好開心姐,我就開心唔落啦。

「係呢…芷螢妳對個兇手…會唔會有乜野頭緒?」

『唔…我諗更啦…如果佢係要我…叫阿輝死左條心既話…咁個兇手…應該』



「應該係鍾意黃道輝!」我接住芷螢講「係咪咁?」

『我...我係咁諗囉。』芷螢點點頭。

我個腦又開始急速轉動…

個兇手目標一開始就係芷螢…
但因為芷螢成日放學就返歸,所以要搵野威脅佢係相當難,

所以就利用我 - 因為我同芷螢特別親近…而且又係啦啦隊…容易入手…
而啦啦隊入面…同時有黃道輝…阿彥…芷螢既聯絡電話既…

「芷螢…妳黃社入面有無乜野熟人?」我嘗試問「除左阿kay之外...」



『點會有呢。』芷螢有d尷尬咁講『我從來都唔會主動去識人…』

唔去主動識人...講落去真係相當遺憾,芷螢果然深得我既遺傳。

「咁既話…芷螢…可唔可以借妳部電話我睇?」

『嗯。』

果然…就好似芷螢咁講…佢唔係識好多人…
所以聯絡人入面,好多都係我既熟人…唯一無咁熟既...黃道輝。

芷螢當初受過黃道輝幫助,所以黃道輝有芷螢電話一d都唔出奇,
而黃道輝同阿彥都係足球隊...所以無可能無阿彥電話...

假設芷螢同阿彥既電話號碼唔係我地個邊流出去既話…


即係...係由黃道輝個邊流出去…

唔知點解…我有個念頭浮現左…
感覺…今日發生既一切就好似一幕幕連埋咁…

黃依玟…隊長…今日同黃道輝好似嘈完黎…
而因為佢係黃道輝既細妹…所以…絕對可以係黃道輝唔為意個陣拎左阿彥同芷螢既電話...

咁…咁兇手…的確…係呼之欲出…

依玟…
佢真係鍾意黃道輝…但係…黃道輝鍾意既芷螢…

所以…佢攪咁多野,就係為左黃道輝對芷螢死心…
咁…佢就可以…有可能…得到黃道輝既愛…

但有一點係問題...就係阿琳講既時間點唔岩…
但假設依玟已經有好多可以威脅既人…就算短訊係代打既…都唔係無可能…?

嗯…咁樣既話,一切都講得通…

依玟…如無意外…就係兇手。
 
沖完涼之後,我就打比冰瑤,
將芷螢條頸鏈同兇手件事講比佢聽…
 
『M啊…』冰瑤一聽完就講『唔…』
 
「冰瑤係咪有乜野想法?對於條頸鏈?」
 
『無…我諗我要親身見一見條頸鏈先知。』
 
「聽日我估應該唔得嫁啦…一係星期六…星期日…」
 
『星期六!』突然聽到堂姐既大嗌『星期日唔得呀!』
 
「妳偷聽人講野!」我回嘴
 
『下,我岩岩返到咋!』堂姐邊講邊FING開對高跟鞋,
 
之後好不雅咁除左條連身裙,芷螢下意識遮住隻眼
 
『星期日要結婚典禮呀!妳唔係唔記得呀!』成身得返bra同內褲既堂姐講
 
「喔!係喎!」
 
係喎,我完全無左呢件事…結婚典禮…
堂姐要我同樂宜幫手既野…如果唔係就將我件事講比老豆知…
 
『真係唔記得!去人地屋企住就乜都唔記得!好啦,好堂妹,識飛啦!』
 
「咁就要星期六啦…冰瑤。」我唔理堂姐,同返冰瑤講
 
『嗯…至於兇手個度…』
 
「我覺得係依玟…係咪好有道理?」唔知點解,我對呢個諗法充滿左自信。
 
因為完全講得通,今次冰瑤應該無話可說啦掛!
 
『嗯,的確係有道理。』冰瑤講
 
「哼哼,睇黎我跟我冰瑤多,都開始變得聰明啦…」
 
『妳懶叻。』冰瑤笑一笑
 
「呵呵…」
 
『但係,家蔚妳打算點令到依玟承認佢係兇手?』
 
「呢個…」一言驚醒夢中人「我…我諗唔到。」
 
呢個先係問題,就算佢係兇手,我地而家乜證據都無係奈佢唔何,
就算直接指控,佢大可以扮乜都唔知…
 
『我有個提議。』冰瑤講
 
所以,引狼入室呢樣野都係要靠冰瑤幫手嫁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