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第二日,天氣好好,絕對係一個適合表演既日子…

琴日同冰瑤傾完之後,
硬係覺得漏左一樣好重要既野同冰瑤講,但係醒唔起。

係咩呢?
唔理啦…捉到兇手…捉到依玟…先係而家最重要既野。



亦因為第二日既關係,所以唔會有乜野典禮,
基本上d賽程係直接開始…

嗯…到十點啦,行動既第一步…開始!
首先…係搵阿kay!

*

『下!?唔係掛!!』阿kay一聽完就講



「無錯啦…但係我偏偏搵唔到依玟隊長…事態嚴重呀…」

『呃…我都唔知隊長係邊…呀…副主席!』阿kay向一個女仔揮手…

阿kay打招呼既,係一個短髮女仔,比人感覺相當無精神…
佢行路跛下跛下…著住運動長褲…如無意外佢隻腳應該受左傷。

『阿kay?』副主席回應,就同佢個樣一樣,講野都好細聲。



『知唔知隊長去左邊?』阿kay興致勃勃咁問

『我好似…見到佢係下面,同d老師傾更野。』副主席一臉無奈咁講

『哦~唔該哂呀!』阿kay向佢笑一笑,但副主席只係逕自行開左。

『係啦,家蔚妳應該無見過佢,』副主席走左之後阿kay同我講
『我地啦啦隊缺人,就係因為佢隻腳傷左,所以先咁。』

「哦…唔怪得知佢好似唔多開心咁…」

原來我就係代替左副主席既位置…
唔知點解,知道之後我壓力突然大左咁。

嗯…但都唔好理呢d住…行動要緊。



所以,我同阿kay就衝落去搵依玟…
佢而家…果然係同更老師傾更計…

「呀…呀呀!」就行到去依玟面前個陣…我禁住個肚…

『表姐?』阿kay即刻好擔心

「我肚痛呀…靠…靠妳同隊長講啦…」

『嗯…咁…咁表姐妳快d去洗手間啦。』

嘻嘻,計劃通。

然後,我就係一邊監視住阿kay同依玟…


阿kay成功拉走左依玟...而家佢地兩個單獨...

『喂喂,隊長…』阿kay再次露出興致勃勃既神情…

『阿kay?』依玟即係一臉不解…

『我見到我地班個陳芷螢…』阿kay停一停…『同黃道輝告白呀!』

引狼入室,誘蛇出動,第一步。
 
『同…』雖然唔係好清楚,但我好肯定,
依玟係一瞬間露出左驚訝咁表情…『同黃道輝告白?』

『係呀係呀,我見到佢地兩個鬼祟咁走左去小賣部後樓梯,
而且根據個可靠消息,一定有d野啦。』



『有…有d野…』

上當啦…依玟…妳仲唔上當…
之後妳一定會…做一d野去阻止佢地…

『就算係咁,關我乜事?』依玟再講

『下?』阿kay有d難以置信…睇黎估唔到依玟會咁講

回顧返去十分鐘前…

『芷螢…同黃道輝告白?』

「無錯…絕對係可靠消息。」



『但…但又有乜特別?』阿kay再講

「妳有所不知啦…kay,妳知唔知道呢…隊長呀…黃依玟呢…」

『嗯…?』

「都係鍾意黃道輝嫁...」

『下!?唔係掛!!』

回顧完結。

『無錯…佢地告白同我完全無關係。』依玟講

無關係?
無可能…唔通…唔通依玟對黃道輝無感覺?

『下…下…下…咁…』阿kay比呢個咁唔有趣既反應睇黎攪到有d不知所措。

『嗯,如果無其他事我就返去老師個邊先。』

『嗯…哦…』

如果真係無感覺,咁我之前既見解咪會錯哂…
唔會既…

『表姐…一d都唔有趣既…』阿kay見返我之後,好失落咁講

「一定唔係咁。」我同阿kay講

『下?』

「引子已經埋左…依家只係等引爆!」

『我…我唔明喎…表…表姐…哈...哈哈?』

黃依玟…只係扮哂無感覺姐…佢一定好在乎既!嗯!
 
但至少過左一個鐘,乜野都無發生過…
我無收到任何要脅短訊…芷螢都無…

『家蔚…』芷螢而家坐係我隔離『妳係咪估錯左…』

「我…我唔承認呀!」

講返呢個告白作戰...最重要既一項,就係芷螢同黃道輝要先夾好,
原本我認為黃道輝係比芷螢飛左之後,肯定唔會幫手...

點知...黃道輝一聽完之後係即刻應承。

「會唔會…黃道輝其實係雙臉間諜?」我望實芷螢…嘗試搵出個真相...

『下?我唔明。』芷螢一臉疑惑…

「嗯…咁就講得通…黃道輝只係扮幫妳…其實唔係…
佢一早同依玟通過訊…知道呢次告白只係假既…嗯…嗯!」完全講得通!

『唔會。』芷螢一口咬定『絕對唔會。』

「芷螢!黃道輝肯定唔係一個咁值得相信既人!」

『咁家蔚妳信唔信邦彥呀?』芷螢反問

「更係信!」我即刻答,呢個問題完全係多餘呀!

『邦彥…就同阿輝一樣,知道我個秘密,都無厭棄過我,所以我一直都相信佢。』

「芷螢…」如果佢同黃道輝既關係,
係同我同阿彥一樣既話…咁唔通…「其實妳心入面係鍾意黃道輝?」

『唔會。』芷螢無猶豫過即刻答『我唔是gay。』

答案依舊。

『但我就係相信阿輝,點都相信,即使我同佢無可能。』

既然芷螢咁堅決…我唯有相信…
如果黃道輝唔係雙臉間碟…咁即係我既觀點係錯哂…嗚…

我不能接受…
即係…所有野都要重新開始…

『但…但係呢個傳閒傳得真係快…』芷螢講

無錯,為左增加呢個傳閒既可信性,
所以我拜託阿kay周圍同人講呢件事,當然,事前係得左芷螢同黃道輝同意啦...

「呢個係為左捉兇手既重要一步…要屈就下你地啦…」

『我…我就無所謂既…為左捉到拍家蔚裸照既人…』芷螢dup低頭

「都話個d裸照係假嫁囉!」我重申解釋

『嗯…但其他人都會當真嫁嘛…我呀…其實都係驚阿輝個邊…唔知佢會唔會介意…』

「如果…」芷螢…雖然妳口係講唔鍾意,但妳對黃道輝一定係有某種感情…
「如果黃道輝真係鍾意妳既話,呢少少事佢一定唔會介意。」

呢點,我已經從阿彥個點…深深感受到…

「而且啦,呢個都係佢增加妳既好感度既好機會嘛!』我向芷螢笑一笑

『家蔚!唔好笑囉!』

打斷呢個時刻既,係我既一封短訊…

「黎啦!」原本…我100%肯定係同芷螢個邊有關…點知…

(如果不想照片公開,啦啦隊表演,與黃依玟合作的轉歌位請刻意出錯。)
 
完全無辦法理解既短訊…
轉歌位…刻意出錯…?

『家蔚…乜野轉歌位?』芷螢一臉不解…

「就係一陣啦啦隊表演…我同依玟會合作做轉歌位…」

要我出錯…目的係乜野?
唔得…諗唔通…

「如果依玟係兇手既話…我出錯…對成件事都無好處嫁喎…」

所以,依玟唔係兇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