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呢個情況,就好似幾日前…
阿kay救左我之後…笑言自己係兇手個陣咁…

但今次唔同…

『我就係兇手。』



我相信乜野名偵探柯爛…金田二呢d…都估唔到兇手會同自己講係兇手…
除非…佢有後著?

殺人滅口!?唔可能既…拍戲咩…

但唔知點解...我硬係覺得好奇怪...

『我…做左咁多傷天害理既野…』

如果…仲係今朝早既我,會好開心見到事情咁發展…



『實在無資格繼續做呢個主席…』

但…總係唔知點解…感覺好奇怪…

『而且我都會同老師自首返所有野…』

講唔出口既奇怪…總之…

我只係想…叫佢停...唔好再講



「夠啦…」我終於講出口…

『家蔚…?』

「我只係想問妳一個問題…依玟,點解妳要攪咁多野?」

或者知道個答案,我就唔會咁迷茫…唔會覺得咁奇怪…

『因為我鍾意黃道輝,就係咁簡單。』

「唔係咁!」我大嗌,呢個…絕對唔係我想要既答案「絕對唔係…」

如果區區係為左黃道輝,咁啦啦隊失誤個度又係點解…
完全係兩回事…



「咁岩岩…旗幟個度失誤呢?」

『個…個度…』依玟稍微變得不知所措…
『我…我只係…見到芷螢同黃道輝一齊…想…想報復…』

「講唔通…完全講唔通。」

『總之。』依玟又變得好堅決『我就係兇手。』

「妳唔係…」我回嘴「妳唔係兇手。」

門口,就係呢個時候打開左…所以我地兩個就無再講到野…

『阿…阿輝?』依玟望住門口方向,相當驚訝。



我都望過去個邊…吸引我既,唔係黃道輝…而係…

著住黃社體育服既…冰瑤,
而佢隔離既,係副主席...

下?呢個係乜野情況?

『無錯…家蔚,依玟唔係兇手。』冰瑤笑一笑『真正既兇手係我隔離呢個人。』
 
「冰瑤!?」我好驚訝…「點解妳會係到,仲著住我地學校體育服?」

『其實我今朝一早已經係到。』冰瑤講『只係等更行動機會。』

「行…行動機會?」



『無錯…就係捉兇手。』冰瑤微微推一推隔離既副主席…

『我…我隻腳傷更嫁!』副主席講

『比起其他人心靈既創傷,妳呢d傷算係乜野?』冰瑤再講

「我…我完全唔明?」副主席...係兇手?

雖然話捉兇手…但點解咁就捉到...係我地乜都唔知道既情況之下…

『又要從頭講起啦。』冰瑤隨便搵個位交叉腳坐低,
『就好似我咁講,今朝我就一早就係呢個會場到。』

我點點頭。



『呢段時間我一直研究更啦啦隊既成員...』

「下?」

『係芷螢到知道要啦啦隊失誤封短訊之後,我理解到一樣野,
我理解到之前所有野點解會做得咁刻意同明顯,其實係為左誤導我地。』

「下?」我望一望副主席,佢只係側埋一臉。

『要脅芷螢,叫芷螢要叫黃道輝死心』冰瑤向住副主席笑一笑
『其實係想我地將目標好順理成章咁轉移去一個錯既對象,即係黃依玟身上。』

依玟只係微微睜大眼…

『呢個亦係家蔚妳諗到既方向。』

「咁…咁即係我當初真係錯哂…」

『又錯唔哂…點解兇手會諗到用呢招呢…
佢本身一定係從依玟到得到資料…如果黃依玟唔係幫兇既話。』

冰瑤企起身『咁黃依玟本身都係比兇手威脅。』

「依玟!?」我望住依玟…「係…係唔係真嫁?」

佢只係dup低頭…無作回應

『而我無估錯既…就係黃依玟對黃道輝的確有感情,
而呢個正正係佢比兇手要脅既原因。』冰瑤再講

『雖然唔係親兄妹,但呢個關係比人知道左,一定唔好受。』冰瑤笑一笑
『係咪咁呀?兇手小姐。』

副主席發出「摺」一聲。

『知道方向錯左,亦唔代表搵到兇手,但係之前研究既過程...我留意到佢。』冰瑤望住副主席。

『黃社副主席...因為女子足球隊練習受傷,所以無緣一齊表演…
而我咁岩…係黃道輝身上,知道佢都係對黃道輝有意思…』

『所有野都講得通…要脅芷螢叫黃道輝死心…破壞啦啦隊表演,
最後…要主席身敗名裂,完完全係係對副主席既佢有利既事…』

「嗯…所有野都講得通…但係…」

『之後就係捉兇既部份。』
 
捉兇既部份…

『係妳地表演之前,我同某個人講返要脅短訊件事,
而且仲話家蔚妳一定唔會應承,因為d相係假既。』

「下…?」

『講呢番說話既時候,係刻意挑選左兇手小姐聽到既位置。
如我所料,因為威脅唔到家蔚妳,所以佢轉移威脅依玟。』

要脅依玟…

『亦係個個時間,我就當場捉住左兇手小姐,但短訊已經送出左。』

短訊…送出左…咁果然…依玟佢…出錯既原因…

『但送出左仲好,係之後,等妳地開始表演之後,我一個人入左呢個更衣室。』

唔係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