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第二,都算係咁啦。』阿彥安慰我咁講

「但…唔係第一…」我好失望

因為我太興奮咁關係,所以起步個陣唔小心疾左一疾…唉。

『而且第一係兩個男仔,點都有差距既。』阿彥再講



「嗯…」但我本身都係男仔嘛...

『小蔚,係我心目中,我地已經第一嫁啦。』阿彥講『妳唔係咁諗?』

「點會喎!我地係第一!嗯!」

然後,就係一連串既頒獎典禮…阿彥同阿kay都有拎到其中既獎項…
而我呢,就乜都無。



下年…最後一年…我一定要報多d競技…
用已經完全熟習既呢個身體…拎好多好多既獎項…

『喂,家蔚,就到啦啦隊獎項啦…我地要落去。』阿kay講

嗯…無論係嬴定輸…都係要落去準備…

我地黃社社員,落到下面之後,大家都好沉默…
相反,隔離既紅社就士氣高漲…好似已經嬴左咁…



『今年我見到各個社既啦啦隊,都出盡全力,揭盡所能…』校長開始講埋一d千篇一律既說話…

到底…嬴唔嬴到呢…

『我地老師都諗得好辛苦…到底邊隊可以嬴…』

快d講啦…

『而其中兩個社,實力可以話係旗鼓相當…』

兩個社…有…有無我地呢…

『其中一個…表現可以話係完美,完全無錯漏…
而另外一個…雖然其他既位置都係超水準…但遺憾在有一個明顯既失誤…』



明…明顯既失誤…遺…遺憾…即係講更我地...
唔通…我地…真係…會…

輸?
 
係呢個停頓位…我見到其他隊員都已經眼濕濕…

都係我既錯…就算依玟係有心出錯…
但我都係可以接實…明明可以接實…

『但我地考慮過之後…』校長繼續講

仲考慮乜鬼…喎…

『認為學生係失誤之後仲可以急速應變,


又不影響之後既水準…呢種精神,係相當難得,值得我地學習。』

下…?
我慢慢抬起頭…我見到周圍幾個人都咁做…

『所以,今年既冠軍,都係由黃社,再次蟬聯啦啦隊既冠軍!』

一時三刻,我係出唔到任何聲…
即使隔離既阿kay同小藍瘋狂咁大叫…我都無叫埋一份...

喊…係呢個情況又好似太過簡單...
我…我都唔知可以做乜好…

『家蔚!』我第一次見到咁開心既依玟…『我地出去囉…』



「下?」呢聲”下”都…特別沙啞…

『去啦,表姐,嘻嘻。』阿kay係隔離推一推我『妳應得嫁!』

然後,依玟拖住我隻手...同我行出去…

陽光…好耀眼…獎杯…都好耀眼…

我成為女仔之後第一次參加既大型比賽…

結果…

係大成功。

『而家影相…各位笑一笑…』拎住相機既阿sir講…



『家蔚…我地一齊拎住。』依玟同我講…

即使眼淚太過簡單,太過單純,但只有眼淚可以表達到我而家既感受。

*

夜晚,係慶功宴之後,今日我返去”子朗”屋企…

雖然,快樂既餘韻仲未結束…捉到兇手…拎到冠軍…
但接下來既野都要面對…

要幫”子朗”同”紫晴”回復原狀…

『一齊沖涼囉,嘿嘿。』偽”子朗”笑淫淫咁同”紫晴”講

『下!?…呃...哦…』”紫晴”露出恐懼既表情,但因為對方係家姐所以無法抗拒…

睇黎佢對於”子朗”突然既改變仲係未理解到…
但我今日真係好攰…幫唔到你啦…”紫晴”…

到我沖完之後,就即刻返入房訓…今日…一定要訓返個好教…
嗯…聽…聽日要搵冰瑤…

除左…個頸鏈之外…我仲有好重要既野要同冰瑤講…
嗯…但偏偏醒唔起…

啊!?
 
「係偽紫晴!」我彈起身。
 
係偽紫晴出現呢件事!
點解我會醒唔起嫁!?明明見到冰瑤咁多次!
 
係咪因為比起其他事,偽紫晴呢件事已經唔驚奇呢!?
 
唔會掛
 
『我係到哦』隔離突然出現偽子朗把聲,我嚇左一跳
 
「嘩呀!?」見到偽子朗坐係床隔離,我即刻拉起張被
望一望周圍原來已經天光「妳妳妳幾時係到嫁?」
 
『一個鐘啦。』偽子朗向我單一單眼,我即刻又有d迷醉感覺
 
「下妳係咪又想做奇奇怪野」一係,已經做左?
 
我急忙望一望自己d衫褲仲完好無缺無事
 
『無啦,我都係坐係到等家蔚醒之嘛。』偽子朗笑一笑
 
「等等我醒?」
 
『我呀成日起身呢,下面都會好奇怪。』偽子朗指住自己下面
 
下面奇怪我望一望偽子朗下面
 
男仔起身會搭帳蓬好正常呀
係喎偽紫晴本來都係女仔佢或者唔清楚
 
『係咪示意呢』偽子朗好似大貓咁爬上床『要我同家蔚做呢?』
 
嗯,
 
係我理解「做」既意思之後,我嗌左出黎。
 
「呀呀呀呀呀呀!!!」我即刻彈開幾呎「傻嫁!?」

『唔係傻哦…呢個一定係暗示,家蔚。』偽”子朗”再向我拋一拋眼。

嗯…唔可以望住佢…佢口花花…非善類…係痴女...痴仔先岩...

『唔係點解對住家蔚就平息唔到呢…我下面。』偽”子朗”再向前爬左一下…

「咪…咪爬過黎呀…」我將身邊既枕頭呀…攬枕呀…甚至三眼仔公仔,都拉去自己身邊…

希望築成一個明知無用既保護牆。

『呢~家蔚哦…』偽”子朗”笑得更開心『不做嗎?』

「更係唔做!」我好大反應「呢d只係男仔身體既自然反應!」

『自…自然反應?』偽”子朗”相當疑惑

「無錯!過多陣就自然會無野嫁啦!」我攬實個枕頭,希望比到更多安全感我

『無得更快?』偽”子朗”問

「妳只要唔諗奇怪既念頭就會好快!」

『奇怪念頭?』

「總之…就係…任何同性有關既野。」

即係…嗯…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