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點解妳會係到嫁?」我望住冰瑤「點解佢係到嫁?」

『冷靜d,家蔚。』冰瑤講『坐低先啦。』

「好…好難冷靜囉!妳知唔知呀…」但今朝既野又好難講出口「都係無野啦…」

所以我都係聽冰瑤話,坐返低。



『隨便飲哦…家蔚。』偽”子朗”笑一笑『無落藥嫁。』

「哼,唔飲。」我推開杯咖啡「所以冰瑤一早就有同佢聯絡?」

『無錯。』冰瑤點點頭『不過正確d講係佢主動搵我。』

「下?」偽”子朗”主動搵冰瑤?「點解?」

『為左要我幫手。』冰瑤講



『無錯哦。』偽”子朗”講『雖然我啦,好聰明,但能力始終有限。』

「妳聰明就只係放係奇怪既事上面!」我吐糟

『係對家蔚妳先係咁咋。』偽”子朗”再講『奇怪既事。』

「嗚…」可惡!

『不過呢,』冰瑤笑住講『佢搵我的確係為左正經事。』



「正經事?點樣令到我主動逆推佢?對佢黎講都好正經嫁!」

『嘛~雖然我好想啦!但呢d野應該慢慢黎哦。』偽”子朗”講

「永遠唔會發生!」

芷螢因為唔知發生更乜事,所以佢選擇唔出聲,而家佢玩更手指。

『雖然我唔知偽紫晴對妳做過乜,家蔚,不過佢係為左"子朗"既事搵我。』冰瑤講

「子…子朗既事?」

『正確d講,係上世既紫晴。』偽”子朗”講



「唔明…」

『因為偽紫晴佢…認為了解上世既妳同紫晴既過去…
對於如何幫佢地回復原狀,甚至解決家蔚妳同”子朗”件事,都好有幫助。』冰瑤解釋

了解…我同紫晴既過去?

『咁岩佢有d念頭,所以希望我去幫手查下。』冰瑤講

『無錯,我啦…唔返學唔代表無任何行動哦。』偽”子朗”講…

「妳…原來都想幫…幫到我地?」雖然一直做埋d奇怪野…

但係偽紫晴…定係偽”子朗”…其實都有顆想幫到我地既心?
 


「偽紫晴…」真係難以置信…估唔到…

『唔好攪錯哦,我只係想提升家蔚妳既好感度先咁做咋。』偽”子朗’講

我收返岩岩既諗法,呢個人真係!!可惡呀呀!!!

「咁妳到底搵到d乜咁威威呀?」我同偽”子朗”講

『呵呵,錫啖我話妳知!』

「冰瑤,妳講。」我無視偽"子朗"

『其實而家所有既迷團都係上世”紫晴”身上,點解佢唔肯出現,
佢係加入抗戰之後,到底發生左乜事,佢係死左定係點呢...』冰瑤解釋



「嗯,相反…我既上世就無乜迷團...」就只係一個舞蹈老師。

『以偽紫晴提供既資料同片段,我大概搵到一d有用既資訊。』

「下…?」

『上世既”紫晴”,叫做于子朗。』

于子朗,我諗起某tbb劇古靈x探既男主角,佢都係呢個名,
但紫晴同子朗都唔係姓于。

『1942年,加入抗戰行列。』冰瑤講『但係抗戰完結之後,就再無佢消息。』

「嗯…」



『根據一個可靠資料所知。』冰瑤係佢袋到拎左個file,入面有張好舊既報紙…

報紙上面…係一張照片…
雖然好殘舊…但照片入面…有一個吸引到我既人…成年版既子朗…

子…子朗…

感覺淚線…又開始想黎料…

『于子朗,最後一次比人發現係係福建,當時係1945年4月。』冰瑤再講

「福…福建?」

『無錯。』偽”子朗”講『呢個就係我要行動既地方。』

「行動?我唔明?」

『偽紫晴佢想一個人去一去福建,睇下搵唔搵到關於于子朗既資料。』

「一個人?好危險嫁喎!」我望住偽”子朗”

大陸呀?周街bomb嫁!講笑咩!而且…妳仲係女仔…咦?

『開始關心我啦?家蔚...』偽”子朗”笑一笑『我好開心哦…』

「唔…唔會囉。」我即刻另轉頭。

『而家呢個情況最好。』偽”子朗”企起身,收埋冰瑤既file
『我而家係男仔身體,安全好多,而且以我而家既樣,可能會搵到認識于子朗既人。』

『的而且確係最好既做法。』冰瑤講

「但學校個邊…」

『冰瑤會有辦法,而且唔係家蔚既學校,我根本就唔想返!』

可憐既”紫晴”,如果佢知道左都唔知會點…
雖然始終係覺得有d奇怪…但如果真係一個好辦法既話…

「一…一路順風啦…」我同偽”子朗”講

『到時返黎,我一定會令到家蔚感激我既哦。』偽”子朗”帥氣咁講

「嗯…」我笑一笑,點點頭。

『到時家蔚或者唔單止用口,甚至會為我而獻身姐。』偽”子朗”講

「就呢點一定唔會囉!」

『所以,就等我好消息哦,家蔚。』偽”子朗”向我單一單眼『我要走啦。』

「拜拜…」『保持聯絡啦…』我同冰瑤講…

就係咁,偽”子朗”就離開左老麥…開始行動…

就連一個人格,都會為左我同紫晴而努力…睇返我自己…

真係失敗…

「偽紫晴…如果佢唔係性格有d奇怪既話…話唔埋真係可以做好朋友呢…」

『家蔚,如果妳岩岩肯直接同佢講,佢一定會更加開心。』冰瑤講

「佢先唔會囉!我係指單純做朋友呢點!」

但點都好…為左唔辜付偽”子朗”既努力,我都要加油…

為左創造一個…大家都快樂既未來…

「接下黎…就係到條頸鏈啦!」
 
冰瑤好仔細咁研究條頸鏈,我相信如果可以既話,佢一定會即場拆開佢。

『有…有乜野睇法?』芷螢就好似當初問我咁去問冰瑤

『就咁睇果然係未來既科技…』冰瑤好驚嘆咁講『連d物料都好特別…』

「物料?我完全睇唔出喎…」冰瑤…妳到底識得幾多野嫁?

『不過已經壞左?』冰瑤問

『我…曾經試過用,但唔得…』芷螢講

『或者要用呢個時光機要有一定條件?或者暗語呢d…』

「不如試下握緊之後講波野波羅me?」我提議

比冰瑤睜一睜,我即刻收聲。

『嗯…條件一定會有…但係我殘餘記憶話比我知呢個頸鏈的確已經壞左,或者...唔應該再用。』

『咁樣…不如比試下搵人修理下?』冰瑤問

『咁…我…唔知...』芷螢望住我,好擔心…

始終呢樣野對芷螢黎講係好重要…但係…

「我相信冰瑤,同冰瑤相信既人。」我同芷螢講
「不過呢條鏈係芷螢妳既…所以最後話事權都係係妳身上。」

『無錯。』冰瑤講『而且我都唔保證整得返。』

『嗯…』芷螢點點頭『我…我諗我要考慮下。』

『嗯,就諗下啦。』之後冰瑤就交返條鏈比芷螢

「咁個M…冰瑤有無想法?」

『正路去諗,呢個M會係牌子名,公司名,或者係製作人既名。』冰瑤講

「咁…無可能搵到啦…」

『嗯,而且呢個亦可能係未來既牌子,公司,或者人。』冰瑤再講

「嗯…即係無線索。」

『但我有個念頭。』冰瑤講

「下?」

『不過要等我確認下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