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我,陳家蔚,而家同一時間,與過去同未來進行決戰,
我諗將來我一定可以將呢件事寫做一個小說姐,嗯,一定會大賣。

『家蔚,聽日婚禮,妳要早D訓呀!』堂姐沖完涼之後講

「嗯…妳著好返衫先啦!」因為堂姐只係得bra同內褲,所以芷螢同”紫晴”都遮住自己雙眼



『我到時會好早叫醒妳地嫁!』講完堂姐就返入房訓,咁今日”紫晴”訓邊呀…?

最後”紫晴”因為相當堅持既關係,所以由佢訓廳…

芷螢沖完涼之後都返左房訓,而家得返我同”紫晴”…

「你都去沖啦…子朗…」我同”紫晴”講

但”紫晴”只係扭扭捏捏,我醒起d荷爾蒙藥留左係"子朗"屋企,搵日要上去拎返…



『家…家蔚…』”紫晴”拎住件沖涼巾…表情好尷尬…

「嗯?」

『我…我之前都係家姐幫我沖…而家自己一個…我反而覺得奇怪…而且有罪惡感…』

下?

『如果可以既話…家…家蔚…可唔可以朦住我雙眼…幫我沖?』
 


聽完個刻,我愣住左係到。

「下?」

『可唔可以…幫我沖?』”紫晴”再講

「你…子朗…認真?」我問,完全唔敢相信聽到既野...

『嗯。』”紫晴”面紅紅咁點點頭

「咁…咁好似唔係幾好既。」我直接講「幫你沖…」

『但…但自己沖…總好似對唔住家姐咁…』

有時做人太正直就係咁,紫晴,你地果然係兩姐弟。



『我...相信家蔚妳…妳又係女仔…對女仔既身體應該好熟識…』

嗯…子朗唔知道我原本都係男仔…
雖然稱唔上專家啦,但四個月我唔多唔少都摸熟左自己身體嫁。

摸熟...嗯…
唔好諗奇怪野,家蔚。

閉埋門之後,”紫晴”相當緊張…

「唔洗咁驚喎…哈哈…」點解攪到好似我迫"紫晴"咁嫁?「除衫先啦。」

『下…』”紫晴”望住我『之前都係家姐先朦住我雙眼之後幫我除…』



紫晴呢個做法,令我諗起樂宜,當初佢都係咁做。

『下!?先唔可以比表哥望到你而家咁下流既身材呀!』既聲音係我腦海入面迴響。

呀…好懷念。

所以,我就用毛巾幫”紫晴”朦上眼,然後自己除衫先
以防萬一(毛巾甩左點算呀?)我係有著住bra同內褲,之後就開始慢慢幫佢除衫,

呢個過程我地都無講到野,所以”紫晴”既呼吸聲都聽得好清楚…

除衫個陣,”紫晴”既身體傳黎淡淡既香味…同我地屋企既鹼液香味唔同…
連除褲都係…只有香味…絲毫唔會有一絲汗味或異味…

我完全唔相信一個今朝同我跑完黎既人都可以keep住咁香…


我雖然聞唔出自己有異味,但同時都唔覺得香啦。

今日”紫晴”著住既係一條粉紅白間內褲…相當可愛。

「子朗…你自己除唔除到…內褲?」我問

始終,無論以邊個姿勢,幫人除內褲呢件事都係相當尷尬。

『應該可以既…』然後佢就慢慢…除佢條內褲『嗯…』

“紫晴”一絲不掛之後,我就放低一個椅子…

「小心d…坐低…等我幫你淋一淋身先…」

我扶住”紫晴”,慢慢放低佢…



『啊呀呀…』一坐低,”紫晴”就嗌左出黎『好凍…嗯…平時都係木椅,膠椅唔多慣…』

「咁你就要慣下啦。」我笑住講,之後就係隔離拎起枝花灑…

『家…家蔚!』”紫晴”講

「子朗?」

『溫...嗯…要溫柔d喎…』”紫晴”細細聲怕怕羞咁講

呢個人原本係咪男仔黎嫁?
 
『家蔚?』朦住眼既"紫晴"見我無反應就問

「放心啦…沖水姐…」

我擰開花灑,先自己用手試試水溫…見溫度好啦…
就慢慢由背脊開始幫”紫晴”沖…

「水溫岩唔岩?」我問”紫晴”,感覺就好似變左洗頭妹咁。

『嗯…岩岩好。』

我憑之前樂宜幫我沖既記憶…慢慢地幫”紫晴”唔同位置淋水…

「洗唔洗,沖埋頭?」我問”紫晴”

不過沖頭就有洗甩毛巾既危機。

『唔洗,洗頭家姐肯比我自己黎,所以無問題。』”紫晴”講

咁都好d。

背脊沖完,就到前身…“紫晴",應該話係紫晴既身體…
只係比我細少少既胸部,兩粒蓓蕾都係粉紅色,相當可愛。

就好似布甸咁…令人想咬一口既衝動…嗯…

『嗯…呀…嗯…』當我用花灑淋”紫晴”兩邊玉兔個陣,佢不斷發出微細既吐息…

我覺得佢呢個反應好得意,所以試過刻意來回來回咁淋…
佢就時而放鬆時而敏感,嘻嘻,我真係好衰姐!

然後就到下面…

「紫…子朗…妳要張開腿…咁…嗯…先會沖到下面。」我講

『嗯…哦…』之後佢慢慢將緊緊合實既雙腿張開…

唔知係咪紫晴曾經有修剪過黎,重要部位上面雖然唔係白虎,
但都唔會好似草叢咁雜亂,而係整齊唔會比到人不美觀既感覺。

至於個重要部位呢,就未睇得出係咪粉紅色啦,
不過感覺呢,肯定係未被開發。

嗯…偽紫晴點變態都好,都唔會係紫晴身上用過雙龍頭掛?應該唔會既。

希望唔會啦。

『呀…嗯…呀呀…』沖個度個陣,”紫晴”既吐息就更利害

有無咁敏感呀?

如果我咁正經咁幫"紫晴"沖,佢都係咁既話,
咁之前偽”子朗”幫佢沖個陣係點我完全唔敢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