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我係咪應該…較細d水?」我問”紫晴”

『唔…唔洗…嗯…』”紫晴”面紅紅咁講『只係花灑出水方式唔同…所…所以唔慣…』

嗯…到底”子朗’之前係點幫”紫晴”沖嫁?

“紫晴”既誇張反應,令到原本覺得幾好玩既我都開始覺得尷尬,


所以腳呀個d就好快過一過水就算…

之後…到鹼液。

鹼液到手之後,我開始有d緊張。
岩岩都只係拎住花灑幫佢沖…但而家…就要親手…幫”紫晴”查…

親手…每個部位…毫不保留…嗯…
 
「子朗…準備好囉?」我雙手既鹼液已經準備就緒



『嗯…嗯!』”紫晴”講,睇黎佢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好!就當係幫自己沖咁!完全無問題既!
所以,我開始幫”紫晴”查鹼液…由背脊…到手…到鎖骨…然後…

『呀!』到左胸上面粒蓓蕾…『呀呀呀嗯…』

「嘩?」我即刻縮開手



『無…無事…家蔚…不…不過細…細力…嗯…d會好…好多。』”紫晴”講,面相當紅

「哦…哦。」所以我就轉用陰力…細細力…慢慢…查…

『嗯…嗯…』”紫晴”睇黎幾滿意,定係舒服呢?

”紫晴”胸部真係相當柔軟,所以就算只係輕輕力查鹼液,都好似幫佢搓更咁。

『嗯…而家咁…咁岩岩好。』

總算過左胸呢一關,之後肚呢腰呢,”紫晴”只係笑住講話有少少癢。

「到底紫晴之前點幫你沖嫁?」我係重新加鹼液個陣問”紫晴”

『其…其實同家蔚都係差唔多。』



「下?」咁點解我沖個陣反應咁大呀?

『不過呢,講出黎唔太好意思,不過我地孖生關係,
細個個陣成日都一齊沖涼…所以…嗯…其實慣左…』

「哦…」即係手感問題。

『但又唔可以話完全無野既…嗯…女仔身體…第一日都好唔慣。』

係我眼中,你而家都好唔慣。

然後就到下面…「子朗…」我提醒佢「呢個位置你…嗯…要忍耐下。」

『嗯…我…我明白。』”紫晴”緊張咁講



其實唔單止佢要忍耐,連我都要,
好尷尬,真係好尷尬,到底樂宜之前點幫我沖嫁?

回想返,當時我雖然無”紫晴”咁大反應,不過唔多唔少都有既,
但樂宜每次都好成功完美咁幫我完成沖涼呢一part,而且絲毫無任何尷尬。

樂宜…妳真係好勁。

『嗯…嗯…』我首先由整齊既嫩草地帶開始入手…

『嗯…呀…呢…呢到…嗯…』然後慢慢向下…『要…要細力…嗯…』

我減慢速度同力度…然後終於到達…嗯…個個位置…



我知道,整個重要部位既清洗係好重要,係唔可以馬虎,唔可以細力,
但太大力…又唔知”紫晴”會點…所以我開始猶豫…

但最後,我下左個決定。

『呀呀!?呀嗯呀呀…家…嗯…家蔚呀呀呀…?』我決定加大力道,同速度。

「子朗,要…要忍耐呀…呢到要好乾淨嫁!」

『但…嗯呀…但…咁快…咁…咁大力…會…嗯呀…』

「就…就得啦。」我發揮多年訓練得來既磨打手能力,仔細擦過每一個位置

『呀嗯…會…嗯…變…變得奇怪…嗯呀呀呀呀!』”紫晴’發出嬌豔既絕叫。



以上,就係我第一次幫”紫晴”沖涼既記錄。
 
『嗯…嗯…』到我自己沖完涼出返廳個陣,”紫晴”仲係面紅紅好尷尬咁坐係梳化。

「無事嘛?不如倒杯冰水比你飲?」我問”紫晴”

『無…嗯…無野。』”紫晴”講,合實既雙腿微微咁上下郁動。

「對唔住。」我坐係”紫晴”隔離

『唔洗…係我要求家蔚幫我…』”紫晴”講

短暫既沉默。

『女仔既身體…好奇妙…』”紫晴”再講『同男仔個陣好唔同…』

「哈…係咩。」其實我好瞭解。

『啊…對唔住…同家蔚妳講呢d野一定好奇怪。』

「唔會,真係唔會。」我好認真咁回應

『家蔚妳真係特別姐,同其他女仔好唔同。』”紫晴”講

「係嫁!」我笑一笑「好多人都咁讚我。」

“紫晴”笑一笑『希望可以快d回復原狀…』

「下?」我驚訝「子朗你好希望回復原狀?」

『嗯…唔知點解我可以放心同家蔚妳講。』”紫晴”望住我『其實我好在意一個人。』

「在意?」

『嗯。』”紫晴”點點頭

「唔會係我掛?」我笑住回應

點知”紫晴”眼定定望住我,唔係真掛?

「紫…子朗?」唔係up中掛?

『噗!』”紫晴”笑左出黎『哈哈哈哈~』

咁即係點呀?

『家蔚妳果然同其他女仔好唔同。』”紫晴”抹一抹眼淚『唔係,不過家蔚妳係好女仔啦!』

咁算唔算係收左好人卡呀?好女卡先岩。

「咁你同個個人關係點呢?」我諗返起子朗係讀男校…「個個人唔會係男仔掛?」

『更係唔係啦!』”紫晴”即刻講『女仔黎嫁!同佢…係圖書館到識。』

圖書館,幾有子朗既風格。

『之前都會為左見佢…而成日走去圖書館,我覺得佢都對我有感覺…所以佢每次都係到…』

「咁就應該去馬啦!」我同”紫晴”講「同佢告白!

『但以我而家既身體…』”紫晴”dup低頭…『我唔知點去見佢…』

「啊…你而家都係女仔…」真係天意弄人…

『個日家姐叫我去買野食…我都專登去返圖書館…
我見到個女仔都係到…佢應該係到等更我…但我…但我…嗚』

所以我就借個肩,比”紫晴”大喊特喊…
 
“紫晴”就咁喊左半個鐘,我件睡衣既肩位基本上濕哂。

『點…點解女仔會咁眼淺…我…我唔想咁。』喊完之後,”紫晴”dup低頭講

「嗯…女仔就係咁,無論開心定唔開心,總有喊既理由。」

最重要,係喊個陣,有人陪係自己既身邊,

我呢,就有阿彥。

『個個女仔…係我唯一想變返男仔既指標…同動力...』”紫晴”講『我要變返男仔。』

「你肯咁諗就好,子朗。」

我之前仲好驚d荷爾蒙無效…因為”紫晴”已經越黎越有原本紫晴既影子。

但可能因為孖生既關係,唔多唔少都影響到…
如果有得佢地咁繼續落去…會唔會到最後,佢地會互相取代…變成對方?

唔會掛…

「我有辦法。」我同”紫晴”講

嗯,既然”紫晴”有一個目標...仲要係女仔...

『辦法?』

我就應該推佢一把。

「嗯,一個就算你而家係女仔,都可以繼續用男仔身份同發展關係既方法。」

『下?』

最衰既係偽”子朗”而家去左福建,唔係成件事會易辦好多,
不過都係唔得,拜託佢既話,佢一定又會提出一d奇怪既要求。

「嗯,我一定會幫到你。」我好有信心咁同”紫晴”講
「我大概已經有個想法,不過要再度下,而且要過埋聽日個婚禮先。」

『家蔚…咁就拜託妳!』”紫晴”感激咁講

「洗乜客氣喎!朋友黎嫁嘛!」我同”紫晴”講「係時候訓啦!你真係要訓廳?」

『嗯,雖然我而家身體係女,但我本身係男嘛,妳地就唔同。』”紫晴”講

「哈…哈哈,咁又係。」

我實在講唔出口,呢屋其實得堂姐一個係真正既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