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過多陣,阿欣就收到電話,新郎同兄弟已經係樓下,
唔知點解我開始緊張起黎,不過只係製造氣氛姐,唔難既。

難為班新郎同兄弟,因為我從阿欣既講解到聽得出d遊戲係非常難玩,
可能因為佢地都係外國返黎,所以刺激程度係高好多倍。

我好慶幸自己係姐妹,而唔係兄弟,


我只需要係隔離食下花生,得閒帶動下氣氛就得。

而且呀,我將來都會係咁,兄弟呢樣野已經同我無緣啦。

『要過門!就更係要利是!』阿欣同更班兄弟講『6位數既利是!』

『唔係掛!』『離譜d姐!』『好啦好啦!』班兄弟齊聲講

而我地就『好正常姐!』『再嘈7位數』『快啦!』咁回應。



當阿欣收到個合理既數之後,就開始玩遊戲…

『家蔚,幫我拎呢盆野出去。』阿欣同我講

「嗯…」因為有蓋既關係,所以唔知盆野係乜,但以佢既重量估計,肯定唔係好野。

當我行出走廊…其中一個兄弟同我互望,我地都呆左。

阿理。
 


我差d就大大聲叫左出黎,不過醒起隔離班男仔都唔識所以無做到,
所以只係做左個「阿理?」既口型。

佢都好驚訝,之後向我點點頭。
哈?又會咁有緣既。

之後佢地就開始遊戲,過程實在係相當殘忍,慘不忍睹,
可能新郎同大部份兄弟都係外國返黎既關係,所以相當玩得,比著我一定頂唔順走左去,

呀…好彩我將來唔係做新郎姐,所以只有我玩人,嘻嘻,
不過我一定會錫住你既,阿彥。

啊呀,我又係到亂諗野,無咁快既!嗯...

玩左足足半個鐘,兄弟個邊已經兵敗如山倒 (包括阿理),


班姐妹,即係我地,終於決定放過佢地,比新郎新娘見面。

『仲諗乜喎!』佢地兩個一見到,堂姐就即刻講『錫啦!』

『錫!錫!錫!』既聲音源源不絕

佢地當然照做,我地就係隔離靜靜地去感受呢個甜蜜一刻…
嘩…我同阿彥…幾時會有幾一日呢?

之後新郎新娘就開始斟茶,我地就係一邊睇。

『又會咁岩既。』阿理(臉上面仲有芥末醬)細細聲講『家蔚。』

「係囉,自從個日之後都無見過。」



『嗯。』

『個日?』樂宜係隔離問

「嘩?」原來樂宜聽到嫁「八卦!」

『車~』

「阿理你臉到仲有芥末醬。」我係包包(堂姐送既)到拎起張紙巾,幫阿理抹走d醬…

『啊…』阿理微微開張口『唔…唔該。』

『好啦,係要吉時之前返男家!』阿欣講,之後我地又行動。

為左方便,所以我地兄弟姐妹有包車,新郎新娘伴郎伴娘就坐另一部專車。



「一齊坐啦?阿理。」上到車我問阿理「一齊傾下計。」

『嗯。』所以我就同阿理坐,樂宜同芷螢就坐另一邊

『咦?呢個靚女佑理你識嫁?』一坐低,坐前面既其中一個兄弟另轉身問

『嗯,朋友。』阿理講

『仲以為女朋友tim。』個兄弟繼續講『我叫阿天呀,妳叫咩名呀?』

「你…你好。」我有d尷尬咁講「我叫家蔚。」

『妳真係好靚呀,多唔多出去玩嫁?』阿天問



「唔…唔多…」

『咦,即係文靜型,其實我都係嫁。』阿天笑住講

『喂,喪天,人地有仔嫁。』阿理講『可?』向我打一打眼色。
 
我記得之前阿理問我有無男朋友個陣,我係答佢唔知道,
所以,我相信而家阿理只係想幫我解圍…先會咁講…但係…

「嗯…兩個月啦。」我而家的確係有男朋友,而且佢仲對我好好。
 
『兩…兩個月?』我講完之後阿理望住我,眼神好似唔多願意相信咁…

「嗯。」我點點頭「佢好錫我嫁。」

阿天知道我有仔之後,雖然都有聊我傾計,但睇得出已經無咁熱衷,
而坐我隔離既阿理,就直程好似守夜咁粒聲唔出。

「阿…阿理呀。」我嘗試再搵返阿理傾計「點解你會做兄弟既?」

『個新郎之前係住我隔離,我地以前成日都交換玩具玩。』阿理回答
『佢專登搵我係希望我可以對返多d喜事,妳知嫁啦…』

「嗯…我了解,咁新郎同你的確好老友。」

之後我地都好沉默,去到新郎屋企斟茶都係…

阿理,睇黎對於我有男朋友呢件事真係好介懷…唔通…佢真係對我有意思?

唔係既,家蔚,點會咁多人對你有意思先!?
你估你而家真係組後宮咩?你太過狂妄啦家蔚!真係大想頭!

但先後已經有樂宜,紫晴,阿彥,阿kay呢d實際例子…
唔會既,唔會既,唔好自己嚇自己…

時間一轉,就去到酒店宴會廳,
呢對新人都幾願意花錢,竟然可以租到咁大個宴會廳。

不過離宴會開始都仲有幾個鐘,所以而家可以話係相當無聊。

『不如…打牌囉。』係一邊無無聊聊既樂宜提議。

「都好既…但夠唔夠腳?」我望一望周圍,堂姐唔知去左邊「芷螢識唔識打?」

『我!?』芷螢一聽完就面紅左『唔…唔識。』

『唔係掛!?』樂宜一臉難以置信『做得我個仔點可以唔識打牌!啊…』

我同芷螢都望住樂宜,樂宜而家dup低頭,
今次係第一次,樂宜係芷螢面前提起佢同自己有血緣關係…

之後就係尷尬既沉默。

「哈…哈哈…」我拎起其中一隻發財「咁不如等我教芷螢妳打啦?」

『嗯,嗯!』芷螢睇黎明白到解除尷尬氣氛既重要性『黎啦!』

芷螢既悟性相當高 (果然係我個女!),
用左好短時間佢已經大致明白麻雀點玩,應該可以投入戰場。

但都無用,始終都係差隻腳。

「堂姐係邊呀!」我伏係麻雀台上面,相當無聊。

樂宜同芷螢都係一樣,而家佢地係到玩更估牌。

『紅中!』樂宜估,點知係五筒『好難呀!』

呀~好無聊呀!如果阿彥係到就好啦,
我記得佢識打牌嫁,係宿營到佢有打過…

而且佢見我咁悶一定會過黎聊我玩嫁…

『小蔚,妳再咁無精神隻一索就會過黎啄妳嫁啦。』突然出現一隻一索,係我眼前搖下搖下。

我笑一笑。啦,就好似咁啦!咦...?

我抬起頭,眼前既係…

阿彥。
 
「阿…阿阿彥?」我唔敢相信自己既眼睛。

我見到隔離既樂宜同芷螢都呆呆咁望住阿彥,
阿彥而家一身禮服套裝,佢向我笑一笑…

好靚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