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嘩,小惡魔小蔚起身啦,雀仔要飛走嚕~』阿彥慢慢拎起隻一索,之後收埋左。

「唔好笑啦!點解阿彥會係到既?」我即刻精神哂。

我記得阿彥今日話要返工,但係返乜工就無問清楚…唔通?

『我係呢到既服務生。』阿彥講



「竟然係咁!?嘩!好有緣呀!」

『嗯,我今朝返工見到今日有婚禮,都有諗過係咪小蔚妳去個個。』

「太好啦!阿彥阿彥!」我即刻攬住阿彥,然後拍拍麻雀台「陪我地打牌啦?」

『唔得啦更係!』阿彥認真咁講『我係返更工嫁。』

「唔好啦~耶!一係請假陪我啦!」我向阿彥撒嬌



唔知點解呢,一見到阿彥就想撒嬌!就算隔離樂宜同芷螢係到都唔理啦!

『唔…』阿彥睇黎係唔多想…不過,佢望一望周圍『啦,最多打幾場嫁咋。』

「好野!」

所以我地終於夠腳打牌,芷螢因為岩岩學完,
所以打得比夠慢,但我地都無乜怨言,最重要有得打!



「真係有緣姐!阿彥我地!二索。」我同阿彥講

『我話過會係妳身邊嫁嘛,東。』阿彥講

「口花花。」不過呢,甜到入心呀!

『係呢,妳地有無搶到花球?』阿彥問

「呃…呢個問題。」我搖搖頭「搶唔到。」最後係堂姐用壓倒性既暴力搶到花球。

『我係咪算係食左糊?』芷螢突然問,之後望住我

「唔…我幫妳望又好似唔係幾好咁。」我同芷螢講,之後望一望周圍…阿理係附近,太好啦!

「阿理!阿理!」我揮揮手,示意阿理過黎



『咦,你地打更牌呀?』阿理一到就問

「嗯,」阿理咁講佢應該係識打牌「阿理你可唔可以幫芷螢望下佢係咪食左糊?」

『當然可以。』阿理係芷螢後面望一望,即刻呆左。

「阿理?」點解阿理會有咁既反應?

阿理只係點點頭,之後打開芷螢副牌,係大三元,唔係掛?

『嘩。』阿彥都有少少驚訝『睇黎芷螢都有d強運。』

但芷螢自己就無特別興奮,初學者就係咁。



『呢位係?』阿理問我,佢指既應該係阿彥。

「佢叫邦彥,係我男朋友。」我同阿理介紹…啊…死火!

『男…男朋…友?』阿理又再次浮現不敢相信既眼神…

阿彥同阿理見面…應該無事掛?
 
之後個氣氛突然變得好奇怪,
阿彥唔知係咪察覺到阿理有d唔妥,所以連佢都開始唔自在。

但阿理又唔肯行開喎,佢而家係我隔離企更我打…所以我望唔到佢既表情。
但我又唔好意思叫佢行開,因為始終都係我叫佢過黎先…

啊呀呀…好尷尬呀。



而且呢,我越諗就越唔對路,阿理…
會唔會講返我係佢屋企訓個件事比阿彥知嫁?

如果阿彥知道左…唔得…越諗就越驚…

「紅…紅中…!」我手震震咁出牌

『家蔚,妳原本食糊啦!』阿理係隔離講

「呀?呀呀?」係喎!?

唔得啦!呢個情況我根本就無心情好好咁打!

『咦!係到打更牌?』堂姐突然出現係隔離『唔叫埋我!好衰呀!』



「明明係妳自己唔知走左去邊!」我不滿咁講

咦,係喎!我靈機一觸!

「堂姐一於妳代我位!」我企起身,大力拉堂姐坐低

『下?打埋呢鋪先啦?』堂姐好驚訝

「唔得,我…我肚痛呀!妳地重新開始啦!
阿彥,陪我去洗手間,呀!痴線!係…係幫我帶路!」我同阿彥講

『下…哦。』阿彥企起身『咁…』

『其實我可以帶路。』阿理講『家蔚。』

「唔洗,阿彥係到做嫁嘛!佢帶得嫁啦」我用哀求既眼神望住阿理「阿理你代阿彥個位啦。」

『…都…都可以既。』阿理睇黎唔好意思拒絕

所以我就捉住阿彥隻手,拉住佢走左去。

脫離呢個尷尬情況,係其中一個原因…

『小蔚,洗手間係另一邊啊。』比我拉住既阿彥講

「我…我唔係去洗手間。」

行出去宴會廳,去到一個無乜人既位置…

「阿彥…我呢…有…有樣野要同阿彥講。」我另轉身望住阿彥…

『小蔚?』阿彥好疑惑…

阿彥,今日真係好靚仔…如果將來…
佢成為我既老公…著個套衫一定會更加掂姐…

但呢個…一定係建立係我地無野隱瞞既基礎下…

「我…之前…有…有樣野做錯左。」所以…

我要係阿理呢個有可能爆發既炸彈爆之前…同阿彥坦白!

『係咪…同岩岩個個叫阿理既男仔有關係?』阿彥問

阿彥…你果然都察覺到…
咁…咁更加唔可以瞞落去…唔可以…
 
「無…無錯…」我點點頭。

『咁…小蔚妳話既錯事…係乜野?』阿彥問

總覺得,而家每一句…都要好小心…一有少少講得唔岩…就會鑄成大錯…

「我…我曾經…係…阿理…唔係,係佑理屋企…過左一晚。」

『過…過左一晚?』阿彥…一聽完無嬲到...仍然都係一臉疑惑...

「嗯…但…但個日無發生過任何野嫁!真係嫁!我地係分開訓…」

阿彥舉一舉起隻手…阻止我講落去…

『小蔚,妳答我一個問題先。』阿彥講

「下…嗯。」

『個日…係咪就係阿kay係天台講完個番說話既個晚?』

「係…就係個晚…」

『我記得,小蔚妳話去左朋友到訓…而且唔舒服…』

「嗯…」我點點頭「咁…咁佑理的確係我朋友…而且…我真…真係有燒…呀?」

阿彥慢慢行埋黎,之後舉起一隻手…
我原本呢…以為佢想一把掌打我…點知…

佢舉埋另一隻手,之後攬實我。

『傻女。』阿彥講

「阿…阿彥?」我仲未理解到發生乜事...咁係咪...即係原諒我呀?

『已經完全明白啦,唔洗再講。』阿彥好溫柔咁講…

「阿…阿彥…你唔怪我咁遲先坦白…同相信個日我同佑理無發生過乜任何野?」

『小蔚講乜…我就信乜。』

呀...阿...阿彥…

『個日如果我有追到妳…妳都唔會唔舒服…唔會去佢度訓...』

唔好咁啦…你再係咁…

『而且…整蛋糕個晚我已經明白到…小蔚唔係咁隨便既人。』

我就真係鍾意你鍾意到不能自拔嫁啦…

死啦…我…我真係唔想再離開阿彥既懷抱啦…
就比我一直攬…一直攬住我啦…阿彥…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呀…

『但我有樣野要怪小蔚妳。』係我沉醉更阿彥胸膛既溫暖個陣,阿彥突然放開我

「下?」始終都係怪我?

阿彥笑一笑『妳係個個男仔到訓左晚,又係我到訓左晚。』

「咁…咁…我唔明?」

『而家個比數係一樣,我唔高興啊。』阿彥笑住講

「下?呢d數邊有得咁計嫁!而且宿營呢,宿營個次呢!」

『宿營係另一樣野,唔係屋企。』阿彥指正我

「所…所以呢?」我發現我臉又開始興興地。

『遲下…我屋企又會無人。』阿彥望住我『不如…又黎我屋企…今次整下曲奇?』

我笑一笑,由心到笑出黎。

「嗯…一於整愛心曲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