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所以,只係用左十五分鐘,我就帶住部iphone4s離開電話鋪…

「今晚有排玩啦…嘻嘻。」我相當開心咁攬實部iphone。

『係啦,就當係生日禮物,到時無嫁啦。』堂姐講『堂姐我記得嫁,十二月一日丫嘛。』

「係啦知啦!知妳有我心啦!」講起生日…的確…就快到…



我記得上年十二月一日…我差d就唔記得自己既生日…

但有一個人…樂宜,專登懶神秘叫我落樓下,之後送左件黑色外套比我…
我記得個日幾凍,真係幾凍…

但披左個件外套之後…我…難得地過左一次溫暖既生日。
 
今年…我總算係擴闊左社交圈子,識左好多人
生日兩星期之前既而家已經收到第一份禮物…



唔知…到十二月一日…會點呢…

係喎!?我突然醒起一樣野…
我根本就無同人講過我幾號生日…

連阿彥…佢係有借d椅問過我生日日期,
但我就懶神秘叫佢估,最後我地兩個都無左件事。

而且,fb…上面既info都無寫到我生日…啊!


即係…根本唔會有人知!除左樂宜…同而家隔離既芷螢之外。

啊…呀呀…

『d壽司唔好味咩?』堂姐問,而家佢食更海膽壽司。

「…下?唔係呀…唔…唔錯呀…」

咁算唔係算係失敗呀?
唔通…今年生日…會自己…一個on居居…唔制呀呀呀呀…

『芷螢呢,』堂姐夾起個帶子黎食,個飯唔要
『有無野想柔姐姐我買比妳?但一定無家蔚個個咁貴嫁啦,佢始終生日嘛。』

唔係既…至少呢…都有阿彥…


佢正常一定會搵人問我生日日期嫁嘛…一定會。

『無…無呀…』芷螢搖搖頭『其實我無乜野特別想要…』

要我直接同佢講呢,我先唔肯呀!
作為男朋友,知道我既生日係義務黎嫁嘛!義務!係必須既!

『一定有既。』堂姐比左另一舊帶子壽司芷螢『話比柔姐姐知啦…』

其他人就唔同呢,我可以搵d機會同佢地講…

『柔…柔姐姐…聽完唔好笑我喎…』芷螢尷尬咁講…

但係…點講好呢…冰瑤同阿kay其實唔難…
但”子朗”而家唔係香港…就算係呀,佢都係偽”子朗”…唔係本人…



『點會呢!哈哈哈~』堂姐邊飲日本酒邊講

至於”紫晴”…
一諗起”紫晴”…突然又變得好灰…佢同阿芝個邊…都唔知點好…

『柔姐姐…妳已經笑更啦。』芷螢dup住頭食帶子壽司。

然後又諗起樂宜…樂宜…之前話要正常對妳…但而家我…

『呢個唔算數啦!唔算啦!咳!咳!!』堂姐急忙講,結果嗆到。

無論係有意無意…我都好似冷落…逃避更妳咁…講野都少左好多...

『咁我講啦…』芷螢個頭dup得更低…



我就算唔再作為男朋友…但作為表哥…唔係…表姐,真係好失敗。

『相機!?』堂姐好認真咁講『點解我會笑?好正常姐。』

『唔係普通相機…係…係舊式…用菲林既…』芷螢抬起頭講

『哦,如果芷螢想要既,就更係無問題啦!』堂姐講『妳已經有心水?』

『嗯…有…』芷螢面紅紅咁講...

係我重新留意返芷螢佢地講野個陣,我注意到n73係到震,
呢封應該係n73最後收到短訊,係冰瑤既。

(家蔚,一陣十一點半,老地方等。)


 
因為冰瑤無明確講到應該唔應該帶其他人…
而我又想單獨同冰瑤講返”紫晴”件事 (因為唔想比芷螢知道我咁失敗)…所以…

「不如妳地去買啦。」出到餐廳,我同堂姐芷螢講

『下?』『家蔚唔去?』堂姐同芷螢問

「唔啦…我要搵人…阿彥呀。」我講大話「佢話掛住我要而家見我。」

『哦…男朋友係重要d嫁啦,芷螢。』堂姐講

『嗯…下?』芷螢唔知比乜反應堂姐好

「咁…咁更係啦!」我不服氣「我仲可以係佢面前炫耀下部iphone4s!」

『我地呢d無仔既,係要寂寞派對嫁啦,芷螢,行啦。』講完,堂姐就拉住芷螢走。

「咁我期待部相機啦!」我向佢地揮揮手講再見,不過佢地應該見唔到。

咁算唔算成功呢?算掛。

*

『咦,芷螢無黎到。』我一到老麥坐低,冰瑤就講

「咁其實岩唔岩?」我問冰瑤

『我自己都唔清楚,所以我先無係短訊到提家蔚妳要帶或者唔帶邊個。』

「嗯…點解冰瑤今日唔聽電話既?」

『因為我係一個唔開得電話既地方,就係咁簡單。』冰瑤答

我有少少怨氣,不過無講出去…
始終…冰瑤無可能真係一日廿四個鐘ready係電話面前,

我咁諗只係證明我任性…我絕對唔係呀。

『咁…打比我做乜呢?家蔚。』

「係關於子朗既…即係而家既”紫晴”…」

然後,我就將所有野講比冰瑤知,書信來往既後續…
阿芝向”紫晴”告白,”紫晴”竟然應承,決定以後做女仔,之後離開左我屋企等等…

『咁…』冰瑤聽完都有少少驚訝『咁真係好嚴重…』

「係呢…我…我真係失敗呀!原本諗住只會向好個一邊發展…估唔到…」

估唔到阿芝會係les!更估唔到”紫晴”自己都變埋les!

『或者…現階段我地做唔到乜。』冰瑤講

「下…唔係掛…唔通真係眼白白...拖得越耐,”紫晴”就會越唔想變返原狀…」

雖然而家已經唔肯…

『唔係…我係話做唔到主要性既野。』冰瑤放低佢杯咖啡
『家蔚妳聽住,而家妳要做既,就係一有機會就灌輸”紫晴”一d做女人既唔好處。』

「做女人既唔好處?」我心諗…邊有喎…樣樣都好…由其靚女…

『嗯…之後就要等”子朗”佢返黎,無論係偽”子朗”定真”子朗”。』

嗯…冷靜落黎…呢個係唯一辦法…太偏激只會令件事更差…

「咁…冰瑤,妳而家搵我係咪有其他目的?」

『嗯。』冰瑤點點頭『我咪話過我今日係一個唔聽得電話既地方既…』

「嗯…」

『研究所,當初拜託人幫家蔚妳整身份證既研究所。』

「下…係…我記得妳提過…個個人…同芷螢身份證…都好似有關係…」

『個個人已經返到黎,但我係佢到拎唔到乜野特別既資料,我睇得出佢好似有心隱瞞。』

「咁即係…都係無結果?」

點解事事都好似咁唔順利咁既…

『都唔係無結果,我係個度明白左一樣野。』

「明白既…」

『個頸鏈…即係個時光機。』冰瑤身體微微傾前…


『可能係我發明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