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個頸鏈…即係個時光機,可能係我發明既。』

首先呢,我係呆左十幾秒…之後…

「哈哈,冰瑤唔好講笑啦。」我第一個反應。

『呵呵,好唔好笑呢,家蔚。』冰瑤講



「幾好啦,而家呢個時期真係好需要笑下嫁。」

『我認真嫁。』冰瑤眼神堅定咁講

「認…認真?」我都係唔願意相信。

冰瑤點點頭。

「條鏈…妳…冰瑤整?」



再點點頭。

「點...點點點解,冰瑤妳會咁諗?」

『我有無同家蔚講過我既夢想?』冰瑤問

「無…我只係聽過冰瑤妳既病…」

『同病都有關係…我有諗過嫁...其實做任何野…


最終都會有極限…最終都會失去當初個份刺激。』

「嗯…」

『發明家,科學家,宇宙學家,探索…發掘出未知既野…唔係正好可以比到刺激我嘛…』

我只係默默聽…冰瑤既世界,老實講離我實在太遠...

『然後,家蔚妳記唔記得頸鏈後面個個英文字?』

「我記得…係…」

『M,咁家蔚又記唔記得我既姓呢?』

「文呀嘛!文冰瑤…」



『文,英文係MAN,即係M。』

唔係掛…唔通…我眼前呢個冰雪聰明…無所不能既女人…
將來會係發明時光機既人?

「比我拜一拜啦,冰瑤!」比d神力我呀!咁我就唔會成日做錯野!

『最後,而家其實得我地三個,妳,我,芷螢,知道時光機既存在…
如果,假設無其他人會再知道…咁…』冰瑤笑一笑

『將來…最有可能創造…或者複制呢個時光機既…應該會係我?』

「咁即刻黎啦!」我好激動咁講



『家蔚?』

「即刻幫芷螢整返部新既時光機…咁芷螢咪可以返去未來囉?」

雖然…我真係唔捨得芷螢,但呢到確實唔係佢應該留係到既地方,
屬於佢既地方,始終係未來…係未來…

未知既未來...
 
『家蔚妳諗得太簡單。』冰瑤搖搖頭『而家既我始終唔係未來既我。』

「…下?」

『而家既我…無能力…亦無信心去整個條鏈…』



「唔係既…冰瑤妳…」無所不能嫁嘛…

『就算有能力…條鏈上面既素材…亦未必係容易搵到,就算搵到…亦唔代表可以到手…』

「但係…kevin個邊…幫…」

『幫唔到,就算幫到,一定要有個合適既理由,到時…就有可能會公開個時光機…』

「唔公開得…公開既話…」芷螢就會好危險…

『所以…至少有一段時間…我地係無能為力。』

「一段時間…即係…」

『五年…至少…要五年。』



*

返到去屋企,正準備打開門個陣…
冰瑤所講既野仲係揮之不去…

「五年…」唔知芷螢…佢聽到會點呢…

五年…可能發生好多事…芷螢…
以而家呢個身份…無可能可以留係到五年…

即係遲早都要話比堂姐同老豆知道芷螢既真實身份…
但其實我變左女仔呢件事老豆都唔知喎…

數一數,其實仲有一個半月老豆就會返黎…

一於…到時一次過講啦…
反正,男變女呢件事都唔易接受嫁啦,唔差在多一個孫姐!?

『咦,家蔚返黎啦。』一開門,令我意外既係堂姐同芷螢都未訓。

「一點半啦喎!妳地仲未訓?」

『研究相機丫嘛!』堂姐舉起部舊式相機『原來舊野都幾好玩嫁。』

芷螢就係一邊睇說明書

「唔係掛…呢D相機都有說明書?」我好驚訝咁行埋芷螢隔離。

『更係有啦,係啦,你返到黎一於影相啦。』堂姐笑一笑

「影…影相…」一提起影相又醒起琴日…又無同阿彥影到…失敗。

『嗯…家蔚…影相囉?』芷螢望住我…

芷螢…

「嗯…」我點點頭

結果,呢部舊式相機第一張相,就係我地三個既合照…

將來要煩惱既野…見步行步啦,最重要係而家。
 
星期日,因為阿彥要返工既關係,
所以基本上係無野做,結果我成日留左係屋企玩部iphone,

芷螢就同我一樣,不過佢係玩部相機,
得閒就用屋企既野做model,完全忘記左佢呢部野係要用菲林。

講返部iphone啦,呀,原來好多apps同game玩嫁…
推銀呀…釣魚呀…真係玩極都唔會厭囉,而家真係完全明白點解d人要有部生活態度啦…

但我仲未用過部電話去影相,
因為呢,我要留返第一張同.阿.彥.一.齊.影,呵呵。

星期一,同部N73講再見之後,我就帶住我部Iphone4s返學,
岩岩出嫁嘛,d人見到一定好羨慕姐。

『早晨。』因為樂宜知道左我無再住係紫晴屋企,所以佢又如常返一齊返學。

係好機會啦…我要多返同樂宜傾計…
我覺得個夢既啟示,係要我多返同樂宜交流,做唔成戀人,我地都係表姐妹嫁嘛!

「其實我換左部電話呀…」而家有部電話…唔怕無話題啦…

『下?換左邊部?』果然,樂宜一聽到都好有興趣。

睇黎係睇死我唔會換走部n73,妳錯啦!

「哼哼,就係iphone4s啦!」我係袋到拎起部iphone4s

『iphone4s?』樂宜好難以置信『家蔚你自己比錢買?』

「唔係啦…係堂姐送…佢話當係我生日禮物。」

『家蔚…生日…嗯,係喎...』

一提起生日,唔知點解樂宜就沉默左…

「樂宜…係啦…呢部電話呢…好多野玩...」

『今個生日…家蔚你有無諗住點?』樂宜打斷左我講野『同阿彥一齊過?』

「下…阿彥…正常會係咁…但係…我都係想…」多d人…一齊開心d…

『嗯…正常都會既…生日嘛,想同自己戀人一齊好正常…』樂宜講

「雖然係咁…但其實阿彥都唔知道我生日…」

『唔係掛?』樂宜好驚訝咁講『仲有幾日咋喎!』

「唔知啦…我覺得佢實會問人既…哈…佢…佢係男朋友嘛…」

『你咁肯定?』樂宜問

「嗯…佢一定會既…」我好有信心咁講,但其實只係扮...

『唔…』

「但都係呢句啦…我都係想多d人開心d…」我同樂宜講

『我係家蔚你唔會咁諗。』樂宜講

「下…?」

『一齊之後過既第一個生日,始終係浪漫d好。』
樂宜望住我『可以留下更好既回憶嘛…』

「樂宜…」

望住為我同阿彥著想既樂宜,我又記得佢既一句...「會支持我同阿彥...」...
但同時,我又諗起個夢...「十份一都無...」

我已經...攪唔清楚到底係乜野一回事...
 
但一切既混亂,
係我早會見到”紫晴”之後,就完全放低左,

應該係話,被迫放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