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我而家係洗手間,為左洗一洗個臉…
總算…係冷靜落黎…但係頭…頭仲係暈暈地…

我並無打返去,甚至無做到任何野…
我好混亂…思緒…冷靜唔到落黎…

都…都話左大陸危險…


撞車唔會有人理…分分鐘有人會過黎搶埋你銀包…

“紫晴”…”紫晴”佢應該都會知道呢件事?
但又未必…如果個個人係偽”子朗”既話…未必會叫人通知”紫晴”…

但我都係嘗試打比”紫晴”,但結果都係無人聽…
到底係因為約會…定因為知道呢件事所以唔聽?

唔得…又開始混亂…



“子朗”…

我無講比樂宜聽…因為我知道…
佢聽完一定更唔冷靜…更加傷心…

起馬知道實情之前...唔會話比樂宜知...
但一陣點都要比個解釋佢…我聽完電話喊既解釋…

嗚…我…我應該點做好…
 


*
 
『即係...家蔚妳想上福建睇下”子朗”?』冰瑤問

我點點頭。

我一個人實在諗唔到有乜辦法…
所以我都係將件事話左比冰瑤知,但好意外,佢並唔係好驚訝。

『但家蔚…妳有錢咩?』

「下…錢…?」我承認,我曾經係諗住冰瑤會資助或者借比我…

『嗯,上福建坐既飛機錢…』



「…無…」老豆d錢…已經用得七七八八…新既又未黎…

如果問堂姐借…佢應該有…但有乜原因又講唔出…

「無…」

『所以…唔好諗咁多啦…家蔚…』冰瑤望住我『妳做唔到d乜…』

「但係…佢係紫晴呀!」我又開始激動「就算係偽紫晴,佢都係紫晴!」

『但妳同佢既關係呢。』冰瑤講『朋友既關係,真係直得妳為佢咁做?』

「我…我同紫晴既關係…?」

即使上世…係好特別既關係…但今世…到而家…都只係朋友…朋友…



『呢件事應該交返比紫晴佢地既父母,而唔係家蔚妳。』冰瑤講

「但…但係…」

『所以…即使我有錢…我都唔會借比家蔚妳…』冰瑤再講

*

『家蔚…你廁所用左好耐啦…好堂妹呀…』堂姐係廁所外面大叫…

返到屋企,我將自己困左係廁所到…喊…

「我…等多陣...就出黎…肚…肚痛呀…」我盡量扮到正常...



『下…一個鐘啦!』

紫晴…嗚...紫晴…

我…我應該點做好…

*

夜晚,我發左個夢…
夢入面…成人版既子朗…係車站到…同”我”道別…

『相信我,家蔚…只需要等幾年…』子朗溫柔咁笑一笑…

「我相信你…子朗。」”我”講



『回來…第一件做的事…就是要和妳跳一場舞。』

「嗯…當然。」”我”笑一笑

『那就約定好了…幾年後,楊樹下見。』講完,列車既車門就關上…

「一…一定要再見啊!」

上世未完既夢…

難道今世…亦都一樣?
 
*
 
『家蔚…』樂宜『今日都係繼續灌輸計劃?』

「嗯…」

琴日,我同樂宜解釋其實係惡作劇電話,
之後證明左係假既...成功糊混過去,

但呢件事到最後都要同樂宜講出真相…

而”紫晴”,從佢咁開心咁表情睇得出,
佢應該唔知道佢家姐件事…依然過得好快活。

Lunch時間…

『女仔呀…成日都要保養呢樣保養個樣,男仔就唔同呢…』樂宜講

「嗯…」

『家蔚?』

「嗯…」

『接落去呀!』樂宜係我隔離細細聲講

「呀!?係呀…今日天氣好好…」

『佢講更皮膚呀…家蔚。』阿kay笑一笑『關天氣乜事?』

「呀…係咩…」

『家蔚…你點解咁神不守舍?』樂宜又開始擔心起黎…

「無野…無野呀…」

『保養皮膚…咁事實係好重要既。』”紫晴”突然開聲…

『下?』樂宜問,難得地”紫晴”有回應…唔係默默聽

『皮膚好呀…光滑呀…先吸引到人嫁嘛,係咪先?』”紫晴”講
『而家唔單止女仔啦,男仔都開始要保養皮膚,但女仔個種神奇功效呢…男仔就比唔上啦。』

『咁…』樂宜聽完”紫晴”既論點,唔知點反應好『咁…都…岩既...』

我企左起身…正確d係彈起身…好激動地…

『家…家蔚?』樂宜呆左…

「紫晴…跟我黎。」

『下?我…我想食埋個沙律先…』”紫晴”唔多情願咁講

「跟我黎呀!」我強行捉住”紫晴”隻手…

『知…知啦!痛…痛呀!』”紫晴”講

即使我之前話過呢件事唔可以咁激進…
但我已經忍耐唔到落去…我…我要爆啦!

我唔理後果啦!我要而家就解決件事!

“子朗”…”子朗”如果佢係到,都一定會支持我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