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家…家蔚?』我估偽"子朗"都估唔到我會攬住佢…

我自己都估唔到…
但我腦海…一直浮現車站道別…寂寞一個係楊樹下既畫面…

我控制唔到…亦唔想去控制…



「鳴…」甚至…為今次重遇喊起上黎「好玩唔玩…玩乜野車禍!」

『我的確遇到哦…但…受害人唔係我之嘛…』

「你好過份呀!」我抓得更實…

『家蔚…』

「你知唔知我同子朗幾擔心你呀!?知唔知呀!!」



鳴…

「子朗…鳴…無左你點算呀!」


「我…」再一次「鳴…我無左你又點算呀!?」

偽"子朗"無回答…我亦無再講到野…

喊…係重遇之後相擁而喊…



比話語更重要。
 
「所以呢」片刻過後,我又回復返憤怒狀態

到底岩岩點解我會有咁既反應,特別係個句"無左你我點算"
我決定唔再深究…就當係一段黑歷史。

『嘿嘿』但偽"子朗"就相當滿意『有家蔚既溫度同味道哦!』

「所以呀!!!」我再大喊

『家…家蔚?』佢終於清醒過黎

「我要解釋呀!」



『解釋?』佢睇黎比我氣勢嚇到『對…對唔住』

「對唔住唔係大哂!」我再嗌「如果…
你講唔出呢次行程既重要得著…就趕你出去呀!」

『唔係掛!?但…呢到係我屋企…』

「係你個頭!再嘈…我就踩你既個度!」我指住佢下面
「我好清楚有幾痛嫁…哼哼哼…」

『下…嘩?』偽"子朗"成身震哂,雙手掩佢重要部位…

「唔發火唔知我利害!哇哈哈哈哈…」



我而家係S皇后家蔚呀!
 
哇哈哈哈哈!!!
壓制到偽"子朗"唔知點解比左好多成功感我!

唔通我某樣野真係覺醒左?

『家…家家家蔚…高抬貴腳呀!』偽"子朗"口疾疾咁講

「下跪啦!或者我會考慮下既!呵呵呵呵呵…」我發出高八度既聲音

好High呀!

『好野錄低左。』偽"子朗"突然講…



「下?」

『岩岩家蔚咁震撼既演出已經係我手機到哦…』偽"子朗"向我單一單眼…

「乜…乜野演出呀?」我變得不知所措

『如果比邦彥聽到呢…真係有趣哦!』偽"子朗"嘴角上揚…

「唔…唔好亂黎呀…」情況就好似逆轉左咁…

如果比阿彥聽到岩岩既野…諗起都覺得羞家呀!

『要睇家蔚乖唔乖囉…』偽"子朗"將部電話係我面前揮黎揮去

「下?」唔通…又想要脅我…



『首先呢…』偽"子朗"笑得更奸…

唔好呀呀呀…

『係關於于子朗既事…』偽"子朗"突然變得認真,收埋佢部電話…

下?

雖然搵唔到機會搶走部電話…
但我都只係失望左兩秒…

因為…接下來就係認真既話題…
 
『不過呢…都要由返我既英勇事蹟講起哦…話說呢…』

「呢D就免啦…」我要重點!

『但家蔚唔聽我怕我手震Sd岩岩段野比邦彥喎…』偽"子朗"扮到好為難咁講

可惡!又衰多樣野係佢手上!失敗呀!

「你…繼續啦…」

『話說我係福建第五日遇到車禍Wo…一個後生仔比車撞到…』

「跟住呢?」我無神無氣咁講

『原本我只係想觀察下,點知十八個人經過竟然無一個理佢!』

我心諗…你咪又係一樣…

『咁我睇唔過眼啦…決定出手…』

「唔係掛?你知唔知救佢可能會將醫療費入你數嫁?」

大陸就係咁可怕!

『我當然知,所以我只係出手報公安。』

哦…

「咁呢…關于子朗乜野事…」

『係咁的哦…之後有個阿伯欣賞我見義勇為,之後想請我飲茶…』

「哦…」

『佢又讚我型仔又好仔,耶~人地係女仔黎嫁嘛!』

嗯…我開始聽到想訓著。

『然後比我發現左一件事…』

「係…?」又乜野咁巴弊?

『個阿伯老豆係同于子朗同一個營…』

一聽到呢到…我又重新坐直…

『用子朗呢個樣的確有好處哦…』偽"子朗"自信咁講

「跟住呢!?」我開始急不及待想知道…

接下來既事…

『我就直接講重點…45年抗日戰完之後…』


『于子朗並無死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