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無死到…?」

偽"子朗"點點頭。

『個阿伯老豆因為受過子朗一救之因,所以特別有印象。』

聽到個一刻,我開心左幾秒…


但之後又變成困惑…

如果于子朗無死到…咁…
佢點解唔返黎搵我?

唔係…應該係話點解唔返去搵上世既家蔚先岩…

『戰爭後,阿伯老豆發現子朗係屬於傷兵名單到,
佢好擔心,所以去問過同僚,最後知道子朗受既傷不足以致命。』



「咁佢…好應該搵我…點解…」

『係之後,阿伯老豆就再見唔到子朗,
但係戰爭到佢曾經聽過子朗提起遠方既家蔚妳…所以佢相信子朗應該係病癒後就黎搵你…』

「即係…」

『或者唔係戰爭…而係歸途…發生左乜野事令到子朗返唔到去…搵妳哦。』

手,變得很冷…



聽完偽"子朗"既呢翻說話…雖然明白既野多左…

但絲毫…無感覺到任何進展。
 
「咁…即係乜都無…」

原本滿心既期待…但結果,某程度無唔同到…

『嘛…唔洗失望啦…』偽"子朗"安慰我

「結果…都係搵唔到佢返唔到黎既原因…」

又想喊…明明應該唔關我事…
係咪妳想喊所以影響埋我…上世既"我"…



『放…放心哦!家蔚。』偽"子朗"再講『我…我一定會努力哦!』

「你…努力?」我感到疑惑…

『靈魂呀!于子朗既靈魂都存在係我身體嫁嘛!
總…總有辦法知道佢既記憶哦!』

如果于子朗係肯咁做…佢一早已經會出現…
我知道偽"子朗"都好明白呢點,佢只係見我咁失落所以安慰我…

「你都…」我笑一笑「意外地溫柔Wo...」

雖然成日做奇怪野,又成日諗計要脅我…
但佢從來無違背佢本意…對我好…



『家蔚…』偽"子朗"瞪大眼望住我『係咪已經愛上我呢?』,再次壞笑

「就呢點無可能!」我即刻講

無論點我都係得阿彥一個呀!

『咁手機錄音要出動囉…』偽"子朗"又重新係褲袋到拎起手機…

結果呢,我再次…大大力踩左佢隻腳一下,
成功搶到部手機,刪左段野。

『會跛嫁!!』偽"子朗"痛苦咁禁住腳

「你抵死!」



呢頭讚完佢溫柔另一頭又想要脅我!

「而家唔係玩呢D無聊要脅遊戲既時候啦!」我掉返部手機比偽"子朗"

『咁唔係玩乜?終於願意同我床戰?』偽"子朗"期待咁講

我搖搖頭「子朗個邊呀!」

逃跑既"紫晴",係而家要著眼既事。
 
『子朗?』偽”子朗”一臉疑惑『哦…岩岩佢為乜跑走呀?』

「仲好講!咪因為你囉!你知唔知我原本已經說服左佢嫁啦?」



『說服?』

係喎…偽"子朗"唔知道"紫晴"發生乜事…

「總之唔理啦…」我懶得同偽"子朗"解釋
「岩岩仲係到聽你講野…而家要搵佢已經難上加難…」

『車!子朗個邊唔理都得啦,人家先唔想理佢哦。』偽”子朗”一臉wfc既樣

「唔得呀!呢個影響到你地交唔交換到返黎嫁!」

『而家呢個身體幾好啊…』偽”子朗”講

乜你都係咁諗嫁!?啊呀呀呀!激氣!

『又有體力…又高d…而且唔洗用玩具都可以同家蔚love love哦。』

「邊個會同你love love呀?」我吐糟「而且真既紫晴先唔會好似你咁諗!」

『唔…』偽”子朗”若有所思『或者哦?』

「我好肯定!」我好有信心咁講「總之我而家就出發,你跟唔跟黎?」

『呃…』睇得出偽”子朗”真係好唔願意『為左提升家蔚既好感度…辛苦d都要嫁啦。』

真係辛苦你喎。

因為”紫晴”已經無得返屋企…
如無意外呢…佢會去搵佢既小芝…

咁…個間圖書館…佢地好有機會係到。
最危險既地方係最安全,佢地一定係咁諗,我就要利用返呢點…

係去既途中,偽”子朗”不斷係到講佢既小冒險…

『我差d就以為我返唔到黎見家蔚哦…』偽”子朗”講『你知嫁啦…大陸嘛…』

仲開始越吹越勁,最誇張莫過於佢成功逃過十個中年大漢強搶腎搶肝既故事…
我就得閒點下頭,用「哦」「竟然」「唔」敷衍佢。

『但為左可以親手比家蔚禮物呢,我就算要過幾多關都唔介意哦…』

「禮物?」講開上黎,偽”子朗”好似一直提起手信…禮物呢d野…

『生日禮物哦。』偽”子朗”向我單一單眼,好彩今次閃得切。

「偽…你知道我生日?」

『十二月一日嘛。』偽”子朗”講『我當然知道哦。』

「我記得…無論紫晴定係你…我都無提起過我生日日期嫁喎…」

『我啦…有好好調查家蔚妳嫁…』偽”子朗”笑一笑『因為我愛妳嘛!』

「但可惜呢,我唔愛你。」我即刻拒絕,

好人卡都唔會派比你,你唔配。

但係呢…聽到咁突然既告白…
內心…唔知點解有少少暗喜?
 
雖然我都明白到,我有呢個暗喜,
某程度上都係因為上世既”我”影響。

我呀,今世既陳家蔚,對阿彥一心一意,從來都無一絲猶豫過,
雖然係咁,但知道有其他人鍾意我,錫我,我都係開心既…

但絕對唔會因為咁而出軌囉!

「咁…咁係乜禮物呢?」不過對於偽”子朗”既禮物,我都係有少少好奇。

『到時妳就知哦。』偽”子朗”講『家蔚收到一定會好開心。』

拭目以待。

入到圖書館既升降機,我同偽”子朗”係到疑定更策略。

「其實唔難,總之…你就守係升降機大堂到,一見到子朗就捉住佢,或者佢隔離既女仔。」

呢個係為左防止好似上次咁...比佢地走甩...定既計劃,

但前題呢,"紫晴"要係到...唔係到既話,真係唔知點算。

『嗯,我成功既話,家蔚會唔會獎我一吻呀?』

我想講唔會,但怕咁講偽”子朗”會亂黎,所以…

「考慮下啦。」

我發現我自己其實係踩更鋼線,一直玩更命,
受眼前呢個人既幫助,就好似同魔鬼做交易咁,同冰瑤呢個再世觀音感覺完全唔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