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第二朝起身,芷螢已經唔係隔離…
神奇地…唔洗我叫起床?

行到出廳,見到堂姐笑咪咪咁坐係到望住我

『生日快樂,又大一歲啦,好堂妹。』



「多…多謝…係呢…芷螢呢?」但根據我聞到既香味…佢應該係廚房。

我望入廚房,芷螢係到整更早餐…

『媽…啊!家蔚!』芷螢一望到我就緊張起黎

『佢話要親手煮早餐比你食喎,都唔知佢係你邊個!』

「早餐?」



『平時都係家蔚妳煮…今日…』芷螢dup低頭『我想努力下。』

所以,我就聽芷螢話,刷完牙洗完臉之後就乖乖坐係飯台隔離,等早餐食。

好快,早餐就到…

「好…好豐富…」沙律…厚西多…洋蔥煙肉炒蛋…德國肉腸…

『佢好早起身準備嫁!』堂姐笑一笑『仲有之前我同佢一齊整既迷你蛋糕。』



「下?」我驚訝「我唔知既!?」

『你好多野都唔知!』堂姐講『成日都唔係屋企。』

『試…試下味...』芷螢尷尬咁講『仲有…生日快樂…家蔚。』

眼前既食物,就算唔洗試…都知道相當好味…
因為芷螢個份感情…個份溫暖,就係最好既調味料。

「好味…」我…強忍住淚水「真係好好味…」
 
食住呢個芷螢為我準備既早餐,我不禁回想起上年生日…
個日既早餐,就係冷冰冰的麵包…
 
但今年…好唔同…好美味…


 
叮噹叮噹,呢個時間…應該係樂宜…
 
『生日快樂,家蔚。』一打開門,樂宜見到我即刻講
 
「多謝。」
 
『咦…好香喎。』樂宜入到廳即刻望到d食物『邊個煮嫁?』
 
「嘿嘿,係芷螢呀。」我好開心咁講「愛心早餐!」
 
芷螢尷尬咁dup低頭。
 
『嘩…炒蛋好好味咁…我就唔得啦…我次次煮炒蛋都會變黑蛋…』樂宜講
 


「見識過。」我即刻講,之前食樂宜既黑蛋…真係少幾年命。
 
『哼!』
 
返到學校,令我感到神奇既係,今日”紫晴”有返到學…
 
『假家姐佢…』”紫晴”打一打冷震『話我唔返黎就用其他野對付我…』
 
真係可憐…”紫晴”。
 
原本我以為,有左一個咁美好既早上…
開心既情緒應該可以延續落去…但一見到阿彥…就開始sad…
 
『小蔚…係咪唔舒服?』小息過後…阿彥終於問…
 


「我…無…­」
 
『真係?』
 
「其實…有…」我企起身「我…我諗我都係去一去保健室…芷螢陪我去可以嗎?」
 
『嗯…可以!』隔離既芷螢講
 
係行去既途中,芷螢同我都無出到聲…直至入到保健室…
 
『係唔係…我煮既早餐問題?』芷螢擔心咁問
 
「痴線!」我即刻講「更係唔係啦!我只係唔多夠訓咋!」
 
『真?』


 
「珍珠都無咁真!」我再講「芷螢妳煮既早餐係最安全同最好味既!」
 
『咁…咁就好…』芷螢笑一笑『咁好好休息下…我會同老師講…』之後就離開左…
 
因為保健室無其他人,所以而家得返我一個…
老實講我連頭暈都無…我只係唔想留係班房自我製造負面情緒…
 
阿彥…
 
係我正想躺上床既時候,門打開左…
 
阿彥?係咪阿彥!?
 
唔係…
 
『hihi,表姐。』係阿kay『細聲d呀…比人發現就麻煩!』
 
佢手面,拎左盒好大既野…
如果我無估錯…應該係一個大蛋糕。
 
「阿…阿kay!?上更堂喎…」
 
『我同阿sir講唔舒服啦,嘻嘻。』阿kay放低個大盒,望住我
 
「點解呢…」我望一望個盒應該係大蛋糕既野…
 
『仲洗問既!』阿kay講『更係黎同表姐妳慶祝啦!』
 
「慶…祝?阿kay妳…唔係唔知道我生日咩…」
 
『傻既…』阿kay搖搖頭『表姐既野我最清楚啦!』
 
呢句野唔知係邊到聽過咁…
 
「咁琴日…食飯個陣…」
 
『嘿嘿,』阿kay開始解開個盒野『扮唔知先有驚喜嫁嘛!』
 
打開盒野…果然係一個蛋糕…但係…
 
「嘩…」我企起身望一望「咁大既…」
 
『我原本叫9寸咋!但點知佢送左12寸黎!』阿kay激氣咁講
『但佢話唔會收返貴我…咁我當然要啦!芝士蛋糕表姐岩可?』
 
「岩…好鍾意呀…但我地兩個食唔哂嫁喎…不如等一陣lunch先…」
 
『一陣lunch我會拎比樂宜佢地食,但而家…』阿kay望住我『我想同表姐兩個食。』
 
「下…」
 
『我想…同表姐兩個人慶祝…係呢到…』阿kay用好認真既眼神望住我…
 
因為…佢鍾意我…
 
『我知道啦…今晚表姐妳會好唔得閒…』阿kay尷尬咁講『要同邦彥一齊…』
 
唔係…阿彥今晚唔會得閒…
 
『所以我見到表姐難得一個人係保健室…
我咪即刻衝去家政室拎返個蛋糕黎搵表姐妳…』
 
阿kay拎起枝蠟燭…係保健室點蠟燭,成件事真係好奇怪…
 
『十七枝就唔得啦…一枝頂住先…表姐…』阿kay好細心咁插枝蠟燭落蛋糕到…
 
「阿kay…」
 
『攪掂,許願啦!嘻嘻。』阿kay笑住咁望我…
 
「多謝…」對住咁好既阿kay…我只能講出一句多謝…
 
『淨係多謝我唔多夠啦!』阿kay講『不過今日就算妳啦!
許願啦!一陣有老師入黎見到蠟燭就大獲啦!』
 
「見到蛋糕咪更大獲。」我笑一笑
 
『到時請返蛋糕老師食咪得囉!』阿kay講『許願啦!』
 
「係啦知啦!」
 
所以…我就許左個願…之後吹熄左蠟燭…
至於願望係乜野…秘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