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好野!嘻嘻,切囉切囉。』阿kay遞左枝刀比我…
 
「阿kay…」我望住阿kay…「一齊切囉。」
 
個芝士蛋糕,食落味道唔甜岩岩好,甜…係甜在心裡。
 
「阿kay…」我邊食,邊望個盒…「呢個芝士蛋糕應該好貴?」



從個蛋糕既外貌同味道…以至個包裝去估計…
呢個蛋糕應該係好高級同一d都唔平…

『價錢講得多就傷感情嫁啦!』阿kay講

「但係…」

『表姐肯食多d我就覺得值嫁啦!』阿kay舉起手阻止我再講



「嗯…」我笑一笑「好食…」

『嘻嘻,我啦…』阿kay托住下巴『見到表姐食得咁開心…我就好滿足。』

唔知係咪阿kay講得太直接既關係,攪到我有少少唔好意思

『表姐妳面紅!』阿kay講『係咪我已經攻略到妳呢?』

「乜野攻略喎!」我反應「唔好亂講呀!」



『嘻嘻,我相信只係時間問題!』阿kay相當有信心咁講『啊係啦…仲有生日禮物!』

阿kay再係佢袋到拎左一個細少包裝既盒仔…

『唔好開住喎!』阿kay向我單一單眼『返屋企先好開!』

「係既。」

雖然阿kay呢次行動係另有目的 (而個目的我好清楚,因為佢都講到明),
不過呢個咁好味既蛋糕同神秘既禮物,的確比到好多力量我…

至少…呢份開心既力量,足夠維持到去放學…同阿彥分開之前…

『咁我去練習啦…小蔚。』阿彥同我講



「嗯…加油…」

雖然阿kay…唔知道我生日只係扮既…
但阿彥…應該唔係扮…佢真係唔知道我今日生日…

佢而家心目中,只有今日既練習,同聽日重要既比賽…

我明白…
但都係呢句…我唔願意明白…

講返其他人,”紫晴”係首先急急腳走既…
但睇佢緊張既樣,唔多似係搵佢既阿芝…

而阿kay同芷螢,都以為我有其他活動所以走左…
然後到樂宜,佢今日要同其他班主席商量修業旅行既野,所以無得同我走…



嗯,所以到最後,今日得返我一個返屋企…

一個人…嗯…
雖然呢個朝早到下午都好特別,但到夜晚…都係一樣…

一樣…

行返屋企行到一半,係我眼前既係一個想像唔到既組合,

冰瑤同偽”子朗”。

『所以我就話會遇到家蔚。』冰瑤同隔離既偽”子朗”講

『係啦…妳最叻哦。』偽”子朗”手上拎左一袋野…



「點解你地兩個又一齊?」我有d驚訝

『送禮物丫嘛。』冰瑤講,向我遞上一盒野『呢個細既,然後…』

佢推一推隔離既偽”子朗”…

『呢個就大禮物。』冰瑤再講『生日快樂啦!家蔚,我要返去先。』
 
之後就得返我同偽”子朗”兩個人…
難得地…偽”子朗”好安靜…無講到任何野…

佢只係成個人好唔自在咁...企係到...

「hello?」我決定開聲先…



我望一望佢手拎住個袋野…好好奇係乜野黎…

『啊嗯…家蔚。』偽”子朗”尷尬咁講

唔通…我有個諗法…偽”子朗”…唔習慣同人講生日快樂?

唔係掛…

但如果係既,我應該點做好?
所以我地兩個只係企係到…沉默…沉默。

令人尷尬既沉默。

因為條街接近無人,車又唔多,所以我地兩個呆企係到都唔算好怪…
但係,咁都唔係辦法…

「係囉…」我再次開聲「不如…邊行邊講?」

難得地,我去為偽”子朗”整下台階。

『嗯…好…好哦。』

至少,我地並肩行,成件事會好d,我係咁諗。

「如果…有野想同我講,不如去公園個邊?」我繼續做主動

『嗯。』偽”子朗”keep住尷尬…

去到公園,終於到左偽”子朗”無得逃避既時刻...
嗯…但我地都係沉默地企係到…

天氣幾凍…咁唔係辦法喎…

「啊…」我正打算開口

『家家家家家家蔚!!!』偽”子朗”同一時間爆發『禮物!』係袋到拎起一盒野。

之後行前幾步強行塞比我。

「呀下?」我好驚訝

個盒野長方形,比冰瑤同阿kay既都大得多。感覺好似一個獎座咁。

『哎呀呀!』偽”子朗”好緊張咁講『我唔識認付呢個情況哦!』

我笑一笑,咁樣既偽”子朗”真係好有趣。

「係咪應該講d野呀…例如生…」我決定再助偽”子朗”一把

『生…嗯…生日…』

「快…」

『快…樂…生日快樂!家蔚!生日快樂!!!』之後突然衝埋黎攬實我

「呀呀呀呀呀?!」我完全想像唔到偽”子朗”會咁做

一陣比其他人,特別係阿彥見到點算呀?
 
但諗深...唔會,因為阿彥佢…練更習。

不過呢…「放…放手先…」我都係唔想比人見到呢個情況。

『係…係既。』偽”子朗”即刻放開手…

佢面好紅,我覺得我面都好似紅左…
點解會紅嫁?唔可以紅呀!家蔚!

『家蔚…係咪凍哦?』偽”子朗”問,我估佢係見到我面紅所以講…

「唔係…」原本真係凍既…但而家…我覺得熱tim呀!

『如果凍…』偽”子朗”係袋到…拎起第二樣野…

一條白色既頸巾…從紋理黎講,好明顯係手織既…

「頸巾?」我好驚訝「偽紫晴你織既?」

『唔係…』偽”子朗”搖搖頭『係紫晴織既哦…係好早之前…』

「係為左…送比我?」紫晴…估唔到…妳都一早已經準備好我既禮物…

『嗯…個傻女…我有搵佢…叫佢親自出黎比妳…但佢無回應…』

「紫晴…佢到底逃避更乜野?」

『我唔知…』偽”子朗”講『但佢要我親手…代佢幫妳帶上呢條頸巾…家蔚…妳肯哦?』

「我…如果係紫晴既好意…我當然肯…」

但如果…佢肯親手比我…就仲好…

『咁…就幫妳帶哦…家蔚…』

「嗯…」

然後…偽”子朗’就慢慢…難得溫柔地…幫我帶上手織頸巾…
感覺…就好似同時有兩份溫暖…圍繞係我身上…

「好暖…」

『咁就好哦…家蔚…』偽”子朗”講

「嗯…我遲下一定要…親身多謝返紫晴。」多謝佢呢條…咁暖又咁靚既溫暖牌…

『太好哦!可以同家蔚過生日!』偽”子朗”突然講『就好似係情侶咁!』

「好似咋!」我即刻講「唔係事實!」

『咁不如繼續好似落去啦?』偽”子朗”又再次回復輕佻。

「傻既!」

『返屋企既話,我地可以做更溫暖既事哦…』偽"子朗"繼續講

「我要走啦!」對住回復原狀既偽”子朗”,我當然要用返之前既態度。

不過,背對住偽”子朗”既我,都係笑得好開心…

如果…阿彥係到…就仲好啦…
但…就算阿彥唔係到…我都總算過左一次好美好既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