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就係咁…我就即刻周圍搵妳…結果就係呢到…見到妳…』

「樂宜佢…」估唔到…完全估唔到…

『如果唔係王樂宜,我一定會錯過左…同小蔚妳過生日既機會…』

「係…」樂宜…



我個腦海…突然又開始混亂起黎…

『好彩…』阿彥係佢個褲袋到…拎起一個盒仔『小蔚…生日快樂…』
 
阿彥既生日快樂…係今日聽得…最開心…最開心既生日快樂…

重點係我明白到…阿彥佢唔係唔知我生日…
只係…有一個小誤會…而家呢個誤會已經解開左…



『小蔚…』阿彥…慢慢打開個盒仔…盒入面,係一條手鏈…
手鏈上面有一個類似水滴形態,非常靚既水晶…

『我有諗過送頸鏈…但怕學校見到麻煩…
手鏈就唔怕呢…冬天嘛…女仔都會著冷衫…』阿彥邊拎起條鏈邊講…

「好靚…」見到個閃閃生輝既水晶…
原本已經停左喊既我又開始變得眼淺「係…係唔係好貴嫁…」

『唔係啦…』阿彥講,但我知道佢係講大話



「咪用左你好多錢囉…返工既錢…」

阿彥笑一笑『反正D錢我本來都無乜用…唔好講呢D啦…等我…幫妳帶上?』

「阿…阿彥…嗯!」

阿彥…就好似岩岩既偽”子朗”咁…不過更細心,更溫柔咁帶我帶條鏈…
條鏈…根據個重量…果然唔係一般貨色…

定…定其實係因為阿彥份誠意既重量呢?

「阿彥…」我抬起頭…望住阿彥…

面好紅好熱…所以眼淚相對感覺有點冰凍…



『小蔚…下年,大下年…之後每年既生日…我都希望…可以陪住妳…』

「阿…阿彥…你既生日…我…我都一樣…會陪住你…」

『然後,每年既生日…我都可以…係送上禮物之後…』

阿彥…雙眼越黎越接近…嘴唇…亦一樣…

嗯…

阿…阿彥…

*



之後,我用左十五分鐘去細心欣賞…條手鏈…
阿彥呢,就係一旁默默地望住我…

「咁…阿彥你既練習點…」

『我…唔去啦。』阿彥講

「下…但練習…好重要嫁喎…」

『我講過小蔚妳…比足球更重要。』

「口花花!」我企起身「阿彥你返去練習啦!」

『下?但係…』



「有阿彥既生日快樂…有呢條鏈…仲有個一吻…」我越講越細聲「我已經夠哂啦!」

『小蔚…』阿彥難以置信咁望住我…

「呀…其實唔夠…」我揮一揮條手鏈,之後指住阿彥
「我要阿彥你嬴埋聽日場比賽比我做生日禮物!所以…返去練習啦!」

『係既…收到!』阿彥企起身,好認真咁講

已經夠哂啦,阿彥...呢個生日...我已經夠哂幸福同快樂。
 
我…一個人行更返屋企,
原本阿彥話要送埋我,不過我拒絕左…練習要緊嘛…

而且,有你地既禮物陪住我…已經足夠,


阿kay,冰瑤,偽”子朗”,紫晴既頸巾,阿彥既手鏈…

我開始慶幸,自己生日係冬天,
咁先可以感受到…個種友情同愛情帶來既溫暖…

好暖,真係好暖。

返到屋企,我估芷螢同堂姐應該都係到…
我可以叫堂姐,請我地去食自助餐…
不過唔知道而家先搵位搵唔搵到呢…應該可以掛…

行下行下,終於行到去自己屋企樓下…
望住公園個方向…我覺得…嗯…我肯定…

我雖然一直都話足夠,但事實唔係…
有樣野…未出現,一樣係我已經夠哂幸福既時候,都仍然希望見到既野…

果然,妳係到

「樂宜…」我望住公園到既長椅…

『家…家蔚?』樂宜…張大眼咁望住我…

我記得上年都係呢個時候樂宜佢打比我。

「哈…唔知點解…我就有個感覺…會係到見到妳。」

『點…點解…』樂宜手上面,拎左一袋野『真係有緣姐…哈哈...』

個陣,我都好不解直到係公園,見到樂宜拎住袋野

「嗯,一直都係咁。」我向樂宜笑一笑

『係呢…條頸巾…邊個織嫁?』樂宜問

生日快樂,係樂宜個陣見到我第一句講既野

「係紫晴…紫晴織比我…好暖啊…我好鍾意。」

『吓!我完全唔知佢識織既…唔得…遲下我要叫佢教下我…』

唔係樂宜當時咁講,我都唔知道,原來個日係我生日

「嗯,我都要同佢講返多謝…一定要…」

『咁邦彥個邊呢…佢搵唔搵到你?』

都知道無人陪你生日嫁啦!樂宜係之後咁講,之後係袋到拎起一件黑色外套

「阿彥佢…嗯…佢搵到我…多謝妳…樂宜…」

『洗…洗乜多謝喎!你地兩個都係咁婆媽!』

呢件野就送比你啦!記住要好好愛惜佢呀!唔係唔放過你呀!

「樂宜…如果無左你…我真係唔知點…個陣…
係你打電話,阿kay先會趕得切阻止我比人威脅…今次又…」

『只係…咁岩之嘛…』

我記得個日好凍真係好凍,比今日咁凍,但就好似我之前講咁

「今次又係喎…如果你無同阿彥講,個衰人就會遲兩日先搵我啦!」

『哈,咁其實可能咪仲有趣….』

著左個件黑色外套之後,我好溫暖無論身定係心。
 
「樂宜…如果…」

『唔好再如果啦!真係好長氣呀你!』

「嗯…」

『我今日係黎同家蔚你講聲生日快樂嫁!唔想聽其他野。』樂宜再講

「今朝咪講左囉。」我笑一笑,指正樂宜

『雖…雖然係咁姐!』樂宜慌張咁講『係咪唔想聽呀?』

「想…更係想…」

『生日快樂,哼!』樂宜講完即刻側一側身,擺出不滿既樣

「樂宜呀…」我向前行兩步…

『咩呀?』

「我都係想聽妳叫我做表哥…」

『下?』樂宜一臉難以置信

「諗諗下…表哥都係順耳d,始終叫左咁多年。」

『咁奇怪嫁你!』樂宜講

「係嫁…家蔚呀…表姐呀…始終都係怪怪地。」

『噗!』樂宜笑左出黎『哈哈哈,好啦好啦!』佢吸一吸氣『表哥。』

「然後呢?」

『下?然後?』樂宜一臉疑惑『哦…生日快樂丫嘛?表哥,生日快樂。』

嗯…就係呢種感覺…
雖然有少少唔同,但就係呢個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