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我花左足足十幾分鐘…天馬行空咁想像…
結果,當然得唔出結論。
 
反正,無時間限制既,收埋先,一定要收得好埋。
 
最後,就係偽”子朗”份禮物,
個份成個獎座size既禮物…


 
係之前…我已經想像到…大概會係個d野…
 
不過…或者偽”子朗”諗通呢…係咪先…
 
結果…我打開之後…真係覺得自己實在知得太多…
所以難免有d失望。
 
另一枝Thrive Handy Massager。
 


除左阿kay個塊鏡之外...根本無野出得街!
好彩我岩岩關埋門自己開禮物咋...

我收埋好d禮物之後,就扮到若無其事咁行出房…
堂姐雖然一開始係幾不滿 (車!我送左手機比你嫁!點解唔比得我知喎!),但最終都放棄追問。

係夜深,大家訓哂既時候…我靜靜雞爬左起身…
然後係收埋禮物既位置到…拎起其中一份…

Thrive Handy Massager。



我行出廳…係廳到都聽到堂姐房入面既鼻寒聲…

「車!又話堂兄鼻寒聲勁!妳自己咪一樣!」

不過咁都好,即係堂姐呢,係訓左...而且唔易醒...

我將盒野放係台上面,用較剪解開膠紙...
一打開佢…入面除左說明書,仲有張紙仔。

(p.s. 記住插變壓器哦,唔係會爆炸嫁!
p.s.p.s. 家蔚用個陣,記住想像住我去用喎!)





邊個會想像住你去用!

嗯!應該話,邊個會用...

「邊...邊個會用...呢…呢枝野喎…」我拎上手…枝野的確有咁上下重量…

呢個刑具…就係前幾日偽”子朗”對付”紫晴”既Thrive Handy Massager…
嘩…好似好恐怖咁。

我有留意過嫁…從個包裝到…呢枝應該係新既,
並唔係”紫晴”用完既二手貨…

而且,佢既主要用途其實真係用黎按摩嫁…只係d人轉變左用途咁解…
拎住呢枝野,慢慢又變得緊張起黎…



如果要用…
唔係啦!唔係用!係試下有無壞姐!嗯!

如果要試有無壞既話…係廳到唔得…我記得”紫晴”用個陣都幾大聲…
嗯…要入浴室…嗯…係浴室到…試…

試下有無壞。

入到浴室…鎖埋門,我先插好個變壓器…
然後…再插好枝Thrive Handy Massager…

突然間呢…身體有d熱…緊張…哈...緊張姐…
當然係緊張啦,哈哈哈,試電器喎!試咋!

之後…手震震咁…打開個開關…



“之之之之之!!”

我嚇親…因為聲好大...而且震得好利害...所以反射性咁關左枝野…

出...出面d人會唔會醒嫁?
但…但應該無問題既…浴室隔音雖然唔勁,但都有返一定距離嘛…

原來…係咁大聲…之前”紫晴”用個陣都唔多覺…

咕嚕,口水…吞得越黎越急…越黎越密…
既然…試過無問題…又清洗過…嗯…

咁…咁之後應該點…呀?
 


但最後,理智嬴左,

原因有好多,因為已經好夜好夜,如…如果認真咁去”試”既話,
“試”完之後又要再沖涼…攪攪下基本上就唔洗訓,

聽日下午要上阿彥屋企嫁嘛,唔可以無精神嘛!

而且,芷螢同堂姐始終都有醒既風險,
雖然係…係有D可惜…但…但都係等屋企無人先…先算啦!

所以,我就收埋枝Thrive Handy Massager (嗚~),放返係原本既位置。

第二朝,我好早就起左身,收返阿彥既衫褲。

「嘿嘿,」到底阿彥一陣有乜野驚喜比我呢?

『家蔚妳…一陣搵邦彥?』係隔離食更早餐既芷螢問

「係…係啊…」

『之後…會係邦彥屋企到過夜?』芷螢再問…

「唔…唔知呢…可…可能…掛…」

芷螢一聽完,好似有少少唔開心,
我突然又想起陸運會,芷螢曾經開玩笑咁話想我同阿彥分手…

芷螢…到底係諗更乜野呢…我完全諗唔通。

「芷螢…」

『家蔚呀…』芷螢打斷左我講野『我有個問題想問下妳…開於邦彥既…』

「係…?」

問題…唔通真係個次既後續?

『邦彥之後兩三場比賽係邊幾日?』

「下?」完全估唔到芷螢問呢d問題「我…唔係咁清楚…洗唔洗幫妳問下?」

『唔洗…我...可以問下阿輝。』

「係啦…關於黃道輝…佢之後同依玟點?係個次…要脅事件之後…」

『就好似之前咁,無乜改變…佢地依然係好兄妹。』

「哼哼,咁芷螢有無真係打算試下…同黃道輝?」我笑住講

『唔會,我唔係gay嫁!』芷螢認真咁講

「某程度上唔係囉!妳而家係女仔!係女仔!而且…」

我講唔出口…關於條頸鏈…
芷螢至少要係到留多五年…而且…係以女仔既身份…

五年…我已經想像唔到會發生乜野事。

『家蔚還家蔚,我還我。』芷螢繼續講,主意已決

「嗯…」睇黎都係改變唔到芷螢既心意嫁啦…

『下,唔係掛!?』房入面突然傳黎堂姐驚慌既大嗌。

我同芷螢都望住房既方向,然後…堂姐係房到爬出黎,

無聽錯呀…係爬出黎,而且表情仲相當恐懼…

『要…要…要黎啦!』堂姐望住我『佢要黎啦!』

下?
 
『死…死死死火啦!!呀呀呀!』堂姐好似癲左咁望住部電話…

之後就爬過黎…嗯…爬過黎,
呢個畫面令我聯想起午夜凶靈既貞子。

「堂姐妳冷靜D先…」我強忍住笑「講清楚D…」

『佢黎啦!佢要黎啦!』堂姐仲係保拎住驚嚇既樣望住我

「邊個佢呀…我唔明呀!」

『家蔚!』芷螢激動咁企起身,好似比堂姐傳染左咁。

「芷螢?」

『堂姐會唔會指…妳老豆?』芷螢望住我…

「唔撚係掛!?」到我好激動

老…老老老老老豆?佢唔係過年先返黎咩?唔係咩?
而家聖誕都未到喎!?2012年都未到啦!?

「堂堂堂姐?唔係真掛?」我望住係地下既堂姐

『呀…』堂姐好似想開聲咁…『可唔可以倒杯水比我先?』

「哎呀!呢d時刻!」

所以我急急腳跑入廚房倒杯水比堂姐。

『呀…岩岩真係激到喉嚨乾。』堂姐一飲而盡杯水之後講

「講呀!」我好緊張咁催堂姐

『誤會啦…唔係你老豆。』堂姐講

「車!想嚇死人咩!」

『諗都諗到啦,如果係你老豆就打屋企電話啦。』

「咁…咁又係…咁你岩岩就唔好講埋d咁令人誤會既野啦!」

『係啦!』堂姐彈起身,之後望一望周圍『拾野…要拾野…』

「拾野?」我都望一望「屋企好整齊呀…」

『唔係呀!我要走呀!唔可以留係到…』堂姐繼續講

「到底係邊個咁恐怖?」

叮噹叮噹…門鈴呢個時候響起…
但隔離堂姐既哀號更加大聲…

『呀…』堂姐面都青哂…『堂…堂弟…你去開門…』仲要叫返我堂弟…

我行去門口…可以令到堂姐咁驚既…真係第一次見…

我打開門…

下?

『下?』門外面既人同我一樣反應。

Miss LEE,我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