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食完洗完碗之後 (我,芷螢都有幫手),我地又坐返係廳…
之後大家都無再講到野…好彩電視係開住…咁情況先無咁尷尬…

然後…

『我都係返去先啦。』miss lee終於企起身。



「miss lee…」

『我…真係黎得太唐突啦…都係搵機會單獨再約返小柔啦…』miss lee搖搖頭講

『再見。』堂姐望都無望到miss lee之後講

『拜拜啦,家蔚同學,芷螢同學。』miss lee笑得好勉強咁講

然後佢就走左,一關埋門,
堂姐完全係鬆一口氣,大字型躺左係梳化,


到底發生乜野事,我完全無念頭,我相信芷螢都係一樣…

但係…

「咁即係我而家走得啦?」好彩唔係遲好耐…

而家去搵阿彥,買埋野都仲有個夜晚時光…

『唔好呀!』堂姐望住我『妳一走佢就會返黎嫁啦!』



「到底妳地係乜野關係呀!妳見到miss lee就好似見到鬼咁既!」

『呢層…』堂姐坐返正個人…之後變得陰沉『要由返三年前講起…』
 
『三年前…我同家蔚你差唔多年紀…個陣我青春可愛…皮膚光滑…』

「咪住…堂姐妳而家都係二十一歲姐!唔好講到好似中年咁!」

『係既,係既,呢個唔係重點。』

「明明係妳自己講先。」

『個陣我岩岩到英國…人生路不熟…又無熟人…唉…』

「堂兄呢?」



『唔好成日疾我啦!』堂姐終於不滿

「咁係妳講得好令人想疾姐…」

『就係咁啦!阿哥囉!咁我地無血緣嫁嘛,
咁人地係英國寂寞嘛…之後咪試下同佢做情侶囉…』

堂姐簡短咁解釋左佢同堂兄成為情侶既原因。

真係超簡短,肯定唔係咁簡單。

「之後呢…」

『原本都…好地地既…』堂姐越講越彆扭『但有次嘈交…』



「嘈交…然後?」

『總之係一件幾無聊既事啦!之後我就一個人去左酒吧…』

「嗯…」我點點頭

『咁我以為阿哥會追返我嫁嘛!咁我個晚就無飲酒啦!
但點知呀!你知唔知呀!個衰人無黎呀!無黎呀!』

「所以…」

『咁…咁岩岩個晚阿芬係到…我原本只係打算激下阿哥…所以先…』

「所以妳地就一齊左?唔係掛?就係咁?」離唔離譜d呀?



『係呀…點知…點知…』堂姐越講越唔開心
『我想佢緊張個個偏偏表現到無乜野,我只係利用既個個偏偏就好上心…』

「唔得…我好混亂…咁即係…」

『到我想同阿芬解釋返,已經知道泥足深陷,解決唔到啦!』

「解決唔到…就咁維持左三年?」

『可…可以咁講…但阿芬係兩年就返左香港…要教書…所以我都可以話鬆一口氣...』

「miss lee為左呢段妳無心既感情等左兩年?」

『係…係掛?』



「乜野係掛…佢岩岩都表現到出哂臉啦…」

『咁…咁係囉…』

「而重點既…即係堂姐妳對堂兄…其實…」

仲未放得低?
 
我記得個日,係海洋公園,堂兄同我講…
佢地其實都係試下做情侶,之後明白到個feel原來係錯既…最後做返兄妹…

唔通…呢個其實只係堂兄一相情願既諗法?唔會掛…

『你係諗更我同阿哥既關係?』堂姐問

「下…」估唔到堂姐咁眼利「嗯…」

『我對阿哥…其實我自己都唔清楚…但都過左咁多年…』

係唔清楚…定係唔想了解?
唔通,之前黎香港旅行堂姐唔肯同堂兄一齊訓…都係因為堂姐仲有呢種尷尬?

『而且…既然當初阿哥都決定退場…咁…我估…佢應該都係想放棄掛?』

或者堂兄真係咁諗…但如果唔係…如果堂兄其實都唔想放棄堂姐…
只係一連串誤會...因為呢d誤會而分手…成件事咪好…無辜囉?

「但係…堂姐妳…應該有好多機會問返堂兄…或者佢真係未放低妳呢?」

『我…』堂姐dup低頭…

「妳都未問過...如果唔清唔楚就放棄一段感情…真係…真係太奇怪啦掛!?」

『我…我怕…』

「怕…?」

『我怕…如果真係攪錯左…我地呢段兄妹感情…就完全返唔到轉頭…』

「堂姐…」

的確…堂兄係有可能真係放低左堂姐…
如果真係問出口…錯左既話…只會更尷尬…

『所以…算啦!反正我無左佢又係唔會死既!我而家咪一樣好地地!』

「咁…咁又係…」

『而且,我都話啦…其實我自己都唔清楚啦…哈哈…』堂姐強擠一個微笑
『係呢,你都係去搵你既阿彥啦…時間唔早嫁啦…』

我望一望鐘,果然…唔早…

「但…但堂姐唔怕佢返黎咩?miss lee…」

『我都可以扮唔到嫁姐…哈哈哈,不過…』堂姐又陰沉起黎『到時我驚佢會放火…』

「點都…唔會掛…?」

『只可以講你太睇少呢個人。』堂姐搖搖頭『遲下再同你解釋啦。』

所以,我就拿拿臨返房換衫,之後就出門口…

「咦?芷螢妳又要出去?」點知我行出屋個陣,芷螢都跟埋黎。

佢點點頭『嗯…』

「真係不可思議呢…堂姐同miss lee原來有呢種關係…」

『嗯…家蔚妳呢件外套...係樂宜送?』芷螢問

「係呀...係咪好好睇呢?」

『家蔚。』芷螢望住我,好似終於鼓起勇氣咁『我聽完柔姐姐講既野之後…我都有個諗法…』

「係…?」

『就同柔姐姐個情況一樣…』芷螢行近我…眼神相當認真
『妳係咪真係完全放低左樂宜?仲有…樂宜佢係咪真係放低左妳?』

就好似係生日既後續一樣,原本打算收埋既,不知不覺被重新提起。
 
「我…」

『家蔚?』

「我…」

如果時間回潮到一星期前…我仲可以好有信心咁答
我係放低左樂宜…由同阿彥開始個陣已經係…

但…係生日過後…而家比芷螢咁問…我竟然猶豫起黎…
個日...係公園發生既事...又係我腦海到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