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之後阿彥就帶我入佢房…
佢陪我坐一陣就出返去…關埋門。

我就一個人坐係床到…回想返岩岩發生既事…
其實差少少…我同阿彥就可以更進一步…

邦文…你既出現到底係好定壞呢…



過左一陣,聽到出面幾句對話聲之後,阿彥就行入房…拎住杯暖水。

『佢要訓啦…』阿彥又坐係我隔離,遞杯水比我『無事嘛…小蔚?』

「無野…」我搖搖頭,之後飲左啖水...

『其實無做都好事黎既…』阿彥笑一笑

「下?點解喎…」



『其實我無…個樣野係身。』

「個樣野…」

『套呀…』阿彥尷尬咁講

「喔…」一聽到我又即刻面紅…

『如果真係繼續…我就可能要落去買…咁到時妳就會一個人面對阿文。』



「下…你講到好恐怖咁既!」

『唔知啦…總之比我女朋友一個留係屋企…我就係唔放心。』阿彥再講

「嗯…」

『我去沖涼先啦…』阿彥企起身『佢應該差唔多訓著。』

「咁快?」

『我好熟佢嫁…』阿彥笑一笑『阿哥嘛。』之後就行出房…

阿彥講到…邦文好似一隻食人惡鬼咁既…
雖然…邦文比我第一個印象的確唔多好啦…



「但唔可以咁諗既…家蔚…」我同自己講「個個係阿彥細佬…點都唔係衰既…」

有阿彥咁溫柔既阿哥,細佬都應該唔會太差掛?
或者佢只係同條女散左…心情唔好姐…嗯…

嗯…唔衰既…唔衰既…

直至邦文打開房門之前,我的確係咁諗…

『呀…倒完水…入錯房tim。』企係門口既邦文拎住杯水向我笑一笑…

「下?」

而家我終於可以望清楚眼前呢個人…


佢大約只係比阿彥矮少少,樣呢…的確同阿彥有五六成似…

唔同既係佢頭髮明顯係有心修過黎…笑容亦都同阿彥好唔同…
呢種笑…點講呢…阿彥每次既笑容都係好溫柔…好陽光…

而邦文…感覺就好似壞孩子一樣…係壞孩子既笑容。

『果然好正喎…阿哥拾到啦…』邦文由上而下望完我之後,飲一飲啖水...

「你想點呀?」我將阿彥既枕頭拎埋身邊,之後攬實佢…

『無…想同未來大嫂傾下計姐。』邦文再笑一笑,之後坐係我隔離…『藍色既...』

我即刻退開兩呎…



「乜...乜乜乜野係藍色呀!?」一開始我醒唔起...但好快,我就醒起我今日個bra係藍色既...

佢...佢果然見到哂!我岩岩背脊既bra帶...呀呀呀呀...

『唔洗咁驚喎…阿哥都係到妳唔係驚我會對妳點呀?』

「點…點知你…」我越黎越緊張…感覺...越黎越危險咁…

『喂…不如…』邦文笑一笑…『飛左阿哥,做我女朋友?』

半個鐘之前,我仲以為我同阿彥會走上大直路...

但半個鐘之後,我發現一場影響我同阿彥關係既風波...即將就會降臨。
 
飛左阿彥?



「痴線嫁你!?」我激動咁講

『好多人都成日咁話嫁…』邦文笑一笑『特別係女仔…』

咁佢地係講得岩囉!

『不過呢…呢D女仔到最後都會愛上我。』

「咁我就係一個例外!」

『即管…睇下點。』邦文相當有自信

阿彥…出黎未嫁?

『咁點姐…』邦文微微傾前…

我又再後退「下!?」

『女朋友呀…我有信心做得比我哥更加好。』

「你…無可能!」同阿彥根本就差左一萬倍!

『係咩…』邦文好奇『我呢…就唔會比應該做既事比人阻撓。』

「下?」

『倒如,套呀…』邦文飲一飲啖水『阿哥睇個勢肯定無啦?』

「你…」點知嫁…

連我同阿彥想做都知…不過從我岩岩衣衫不整…估到都唔意外既…

『我就唔同呢…』邦文伸個頭埋黎『我銀包有成盒隨時候命。』

邊有銀包咁大呀?

「大…」我完全係比佢激親「大不了咪無套!我…我無所謂既!」

雖然而家係危險期…

『估唔到外表斯文,其實咁大膽…』邦文講『不過我鍾意…』

阿彥…阿彥…

你細佬果然好危險呀!
 
我開始明白阿彥平時口花花係邊到學返黎...原來就係佢細佬!

「但係我唔鍾意你。」我一定要保住我既堅持...

『我地都係岩岩識嘛,如果妳已經鍾意左我,咁我實在太有魅力啦掛?』
邦文笑一笑『係囉,大嫂妳叫乜野名?』

「唔…唔話你知。」

『唔…有性格。』邦文點點頭。

呢個氣氛真係好討厭…比同偽紫晴一齊個陣更討厭…

浴室,就係呢個時間傳黎左聲音,
阿彥!佢應該沖完涼啦!

我繼續睜住邦文,唔比佢做其他行動…

『哦…係時候要返去訓囉,』邦文笑一笑『記住啦…我無係呢間房出現過。』

「下?你傻嫁!你岩岩講既野…我一定…」會講比阿彥知!

『如果我阿哥唔小心發現左…』邦文笑一笑『咁老豆老母都會唔小心知道阿哥帶左女仔返屋企…
係情到濃時仲意圖做個樣野,咁到時…我就唔知道會點啦…』

「你…威脅我?」

『nonono,』邦文搖一搖頭『唔係威脅,係充心咁提醒妳。』

「你…你你…」咁有乜分別呀?

『妳嬲個樣好似隻貓咁…好可愛。』邦文笑一笑『我返去訓啦…記住囉。』

「可惡。」關埋門之後,我怨恨咁講…

不過講到底邦文岩岩都無做到好衰既野...我都無必要同阿彥講…
但佢講野真係好黑人憎!超黑人憎囉!

可惡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小蔚?』阿彥好快就打開門『妳好似嬲嬲地咁既?』

「下?我無野…」

『唔會係因為…怪我掛?』阿彥笑一笑…

「更係唔係啦!」

『浴室我已經準備好啦…我會係出面等妳,妳安心沖啦…』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