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哈…哈哈,訓係到都得呀!』阿kay一講完真係訓係到…

『咁樣好失禮嫁!』樂宜講『仲有攝錄機嫁!』

『車!我著牛仔褲唔驚啦!』阿kay keep住訓係到『我要搖控制…』伸出手...

『咁懶嫁!』雖然樂宜係咁講,但佢都遞左個搖控制比佢…



『好野…我要唱容祖兒…』阿kay一接過之後就開始點…

點左起馬十幾首…唔係掛…

『識唔識唱刻不容緩?』去到其中一頁,邦文問

『我識呀!』阿kay講『合唱啦我地!』

『嗯。』邦文向阿kay笑一笑



『邦文你鍾意聽乜野歌嫁?』

『呃…好多都聽啦…周杰倫...張敬軒…李克勤…』

哼,果然係送禮勤!

「我再去一去洗手間…」我又企起身

『家蔚你真係無事?』樂宜又再次擔心…



「無野…其實係想打個電話姐…反正我都唔識唱容祖兒既。」

『哦…』

『小蔚我陪妳。』阿彥都企起身

「嗯。」

行到出去…阿彥捉住我隻手…『小蔚妳係咪唔開心?』阿彥問…

「唔係…呀…」

『妳知道妳昆唔到我嫁…小蔚。』阿彥再講



「阿彥…」我好想…將岩岩邦文既事話比阿彥知…但係...唔講得...

然後...阿彥後面...有個身影...吸引到我...
佢...唔會掛...佢點會係到?
 
同阿彥行到去洗手間門口,我地各自入左男女廁之後…
我又即刻行返出去...

我原本真係諗住打個電話比冰瑤消磨下時間…
但而家有另一個目標…

堂兄…點解你會係到?

我行入去岩岩個疑似堂兄身影轉入既個條廊…
但堂兄…如果真係堂兄…佢會係邊間房呢…



打比堂兄電話又唔會有用,因為佢之前黎香港只係臨時號碼...
唯有…每間房都探下頭…或者扮入錯望下…

可以既…你而家靚女黎嫁嘛,家蔚,
唔係以前咁毒撚…無問題既…

所以我就合埋眼...深呼吸…鼓起勇氣…好!
當我一另轉身,張開眼...

『嘩!?』堂兄就係眼前

「果然係你!」

堂兄試圖逃走…但比我拉住佢件衫…



『咦…咁岩既,家蔚妹妹。』堂兄知道走唔到,唯有轉返身望住我,扮哂自然

「你唔係係英國嫁咩!」我質問

『說來話長。』堂兄裝輕鬆咁笑一笑『係啦,我約左141一陣十點,要走先啦…』

「咪走!」我再拉住佢件衫「堂…柔姐姐佢係咪唔知道你返左黎?」

『點講好呢…其實唔知既…不過唔知會好d囉…呵…』

「點解會唔知,點解你要瞞住堂姐?」

我諗一諗…會唔會同miss lee有關係呢,堂兄既出現?



『啦,唔係瞞住。』堂兄指正我『只係我妹佢無必要知姐。』

「對我黎講咁無分別…呢到講野唔方便…」

我拉住堂兄行返出去k場外面…

『妳應該要冷靜d…家蔚妹妹。』出到去,堂兄講『件事其實一d都唔複雜。』

「你應該知道我就係嘉為嫁啦?」我決定直接講

『咦,你決定唔再扮啦?』堂兄講

果然…堂兄係一早就知道。

「因為堂姐佢而家都知道…所以唔扮啦,咁你一早知道點解又唔識穿我呢?」

『無必要,而且我覺得咁樣都幾好玩。』

「好玩,因為可以有個拍裸照既素材?」

『呢個係其中一個reason啦。』堂兄講

「好,咁就繼續岩岩個話題,點解你會係香港唔係英國?」

『呃…』一提返呢個話題堂兄又面有難色

「唔通…你已經係到好耐?」

『大概…係阿妹黎之後一星期…我就到…』堂兄細細聲講

「咁咪即係接近兩個月!?」

『差唔多啦…』

唔係掛...返黎兩個月...但係我地又唔知情...堂兄到底攪邊科!?
 
「唔通…」我腦補左一個假設「你係唔捨得堂姐?」

『點…點會呢!?』原本一直扮更自然既堂兄即刻焦急起黎

「果然係!你咁既反應!」

『傻既,我先唔會因為擔心我個妹,所以專登工都辭埋,之後飛黎香港啊。』

你.已.經.講.哂.啦!」我瞇起眼望住堂兄

『啊,啊呀呀!?唔係咁!你聽錯左啦』

「嘿嘿,估唔到係咁。」我笑左出黎

『我其實只係旅行…旅行。』

「唔好扮啦,覆水難收。」

堂兄估唔到會咁為堂姐…咁唔通…堂兄真係…

『係呢,無見一排你女性化左好多喎,哈哈哈…』堂兄想轉移話題...

「你…其實真係未放低堂姐?」

『啊…』

「係唔係…」

『我…』

「係唔係呀?」

『嘩!陳偉霆呀!』堂兄指住我後面

「唔識呢個人!」

『嘩!佢隔離係奇洛李維斯呀!?』堂兄好驚訝

「真係!?」我另轉身…

無人,連而我不知道個個都唔係到...

而理所當然地,堂兄落跑左。

「可惡…」我悶悶不樂咁返去k房…

今次比堂兄走左一定好難搵返佢…
而家佢一定更有心去避我地…

係咪應該話比堂姐知呢…
但堂兄到而家都唔話比堂姐知,即係堂兄係仲有d原因唔想堂姐知道...

我係咪唔應該插一腳呢…

『咁耐嫁?表姐!邦文佢唱歌真係好勁呀!』一入去阿kay即刻講

而家佢唱更周杰倫既我不配,
雖然又係唔想承認,但佢真係唱得好好…

妳默背為我掉過幾次淚多憔悴~』邦文望到我,咪後面既嘴唇微微上揚…

打冷震...

而我心碎妳受罪妳的美我不配~』佢深深咁望住我,仲造作咁舉起手…

Ok,雞皮都起埋…
我後悔啦,我唔應該黎,可以走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