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事實當然就未走得,我唯有開始點歌…去抗衡邦文令我起哂雞皮既歌聲,
但呢到可以唱既歌真係小得離譜,唔通要我唱返陳奕迅咩…

唔係唔得…但係女仔聲去唱好怪囉…

『不如唱好心好報?』我點更歌個陣,邦文提議…



「唔想同你合唱。」所以我都係點女人歌…

『啊,表姐妳點我呀?』阿KAY突然講

「下?」

『謝安琪丫嘛!』

「係既係既…」



我知道如果我點男女合唱歌,邦文一定會插把口,
所以我只係點單人歌…而壞處就係,我無得同阿彥唱。

但阿彥本身都唔係咁在乎,可能佢唔習慣多人唱K,
樂宜呢,雖然佢自己都話好耐無唱過,但佢都好少掂到咪…

結果,全場幾乎都係我,阿KAY,邦文輪流唱,
阿kay同邦文間中就唱下合唱歌咁。

好快好快,就到埋單時間。



『嘩,計返條線,一個人都係比三十蚊?』阿kay望住張單之後講

邦文人面到底有幾廣呀?明明已經另外叫左d野食…
埋單竟然160蚊就走得人,五個人喎,仲要係20人房!

行到去地鐵站阿kay拍一拍邦文背脊『下次有活動一定預埋你!』

『我隨時侯命。』邦文笑一笑

阿kay唔好上當呀…

『嘻嘻,咁我走先啦…坐小巴!』阿kay向我地道別…

但諗深一層…其實佢地兩個都意外地夾?


而且邦文今日既行動其實都只係吸引到阿kay...樂宜並無特別既反應...

我個腦…突然有個計劃浮面…

只要阿kay同邦文成為情侶…咁樣…
樂宜就無事…我又無事…阿kay又唔會再鍾意我…

完全係一石三鳥呀!?

「完美!」我握緊隻手…

『啊…小蔚,』點知整痛左牽住我隻手既阿彥…

「對唔住…阿…阿彥…我諗更野。」



『無事,我只係估唔到姐,係啦,阿文你返去先啦,我要送小蔚。』

『哦。』邦文回應,睇黎今次佢無理由跟住我地啦…

但係…

『不如等我送你?小樂。』邦文向隔離既樂宜講…
 
『下?唔係咁好既…』樂宜尷尬咁講

『點會呢…已經十二點,我唔放心小樂一個返屋企啊…』邦文擔心咁講

呢份擔心一定係扮既!

「唔得!」我搶先…「由我送樂宜返去就得啦!」



『下?』樂宜驚訝…

『但係妳唔係要阿哥送咩?』邦文問我

「唔洗啦!」我望返阿彥「其實我同樂宜有d少女話題要傾下,阿彥你同你細佬返去先啦。」

『咁...』阿彥點點頭

「唔好咁啦!我個度好安全無事既!」

『嗯...咁聽日見,小蔚。』

「拜拜…」



所以我地就係月台到分別。

『表哥…你今日好奇怪。』阿彥同邦文一上左地鐵,樂宜就講

「下…係咩?」

『平時既你…唔會咁樣對人。』樂宜望住我『我指邦文。』

「佢活該…係呢…樂宜妳覺得邦文份人點?」

『邦文…?唔錯啦…但份人好似有d自戀…』

自戀,無錯…佢係一個自戀狂…佢應該改名叫邦淫!無錯,邦淫。

『但唔似係一個壞人。』樂宜再講

「唔似?」竟然?「咁…咁如果佢希望同妳有更進一步既關係呢?」

『即係…』

「即係…如果佢打算追妳呢?」我終於…問出口…

『我…』樂宜望住我『我會用時間去觀察應唔應該接受佢既追求…』

「下…?」我仲以為…樂宜一定諗都唔洗諗,即刻拒絕…

『始終都係識左一日…我對佢事實都唔係好清楚…』

即刻拒絕…因為我…因為我而拒絕…但係…

『如果佢係真心對我既話…或者…』

或者…樂宜佢…仲對我有感覺…

『或者係可以嘗試下?』

已經只係我一相情願既諗法?

*

送完樂宜之後,我行屍走肉咁…行返去屋企樓下…腦海一片空白,

我決定,係公園到坐下…先返去屋企…
唔想比堂姐,芷螢見到我而家失魂落魄既樣…

但係…

『妳好講啦喎!』熟識既聲音憤怒地講,係miss lee…

『聽我解釋先啦!』堂姐回應『放低把刀先…』

『係囉…起馬都用轉用刀柄指住我地啦…』堂兄講…

我愣住係到望住佢地三個,我估佢地應該留意唔到我…

修羅場?
 
我睇黎…見證更一個修羅場…

『冷靜d先!阿芬!』堂姐繼續講…

『我…我冷靜唔到呀!』miss lee手上面拎住一樣閃閃下既野,應該就係一把刀…

果然好唔妥…我拎起部iphone…準備有乜野事即call 999…

『我…我地本來開始就係錯嫁!』堂姐再講

『我唔想聽呀!』

『放低把刀先…我地去7仔邊飲啤邊講啦…』堂兄講

『點解7仔呀!?點解唔係ok喎!仲有點解要飲啤呀!』miss lee超激動…

感覺同平時學校見到既開朗受人歡迎既miss lee,完全係兩個人。

『阿哥!你收聲啦!』堂姐望住堂兄『你令到件事越黎越壞啦!』

『我黎幫妳嫁!』堂兄講

『你而家咁有幫到咩!?』堂姐回嘴

『我想件事輕鬆d之嘛!』

『You are so stupid!』

『唔好嘈呀唔好嘈呀!!!』miss lee將把刀係到揮下揮下,如果一失手,就可能插中堂姐...

「危險呀!」危急情況下我嗌左上黎…

然後佢地三個同時望住我…

『堂妹?』『堂弟?』『家…家蔚…』

「晚…晚安。」比佢地發現左,唯有咁。

『啦,係學生面前就唔好亂黎啦…』堂姐同miss lee講…

『我…我亂黎...?』miss lee見到我之後的確無咁激動…

『唔係…你好正常呀…』堂兄接住講

「係囉…miss lee,有咩唔岩咪講到岩囉…」我決定加入戰線…

『嗚…嗚…』miss lee開始流起眼淚,然後把刀應聲落地…

『係囉…阿芬…』堂姐見把刀係地下...就慢慢行近miss lee..

『嗚呀呀呀呀呀呀呀~』但係miss lee只係另轉身走左去…

我地三個反應唔切企左係到,結果,當然就追唔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