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所以唔該你唔好係我面前出現好啦喎!」我同邦文講「我已經夠煩嫁啦!」
 
放學時間,我同樂宜一行出學校門口,就見到邦文...啊應該係叫邦淫,向我地揮手…
 
『下?』邦淫邪邪一笑『我其實唔係黎搵小蔚妳嫁喎…不過如果小蔚妳想…』
 
「拜拜…」我唔理佢係佢身邊行過…但樂宜無跟住我行…


 
『呀…小樂,』邦淫同樂宜講『妳要既書我帶左黎啦…』
 
下?
 
「書…?」我另返轉身,見到邦淫係佢個袋到拎左一本書出黎…

『啊…』樂宜微微張開口『嘩!?你真係買到?』

因為本書有包裝既關係,所以唔清楚係乜野書黎…



『無啦,只係咁岩識得人可以係外國訂返黎。』邦淫向樂宜露出燦爛既笑容

見到咁既笑容,我又起哂雞皮。

『唔該哂呀!』樂宜好開心咁講『幾多錢?』然後打算拎起銀包…

『錢就唔洗客氣啦。』邦淫再笑一笑

『點得嫁?』樂宜講『呢d均真d好…一百?定二百?』



『一於咁。』邦淫保持住笑容,我覺得佢可以邊保持笑容邊講野,真係好神奇。
『之後請返我食飯,就當比返錢我啦。』

「點…點可以呀!」我終於插把口...

咁咪即係你地兩個又會再見面?

『到時我可以教導妳個樣野,』邦淫再講『我地係whatapps傾既野。』

傾…傾乜野?點解要懶神秘…唔係…係邦淫故意係我面前懶神秘…

但樂宜唔會肯既…我望住樂宜…拒絕佢啦…

『唔…』樂宜係到思考更…『都可以既。』



樂宜!?

『咁…保持聯絡啦,拜拜…小樂。』邦淫用勝利既眼神望住我『拜拜,小蔚。』

『唔,拜拜。』樂宜回應

我就無反應…只係緊握住手…到…到底…係乜野事?

「樂宜…」差唔多行到樂宜屋企樓下,我終於開口「個本係乜野書黎?」

『下?』樂宜一聽完有少少膽忪『唔…只係外語書啦。』

「外語書?」



『嗯…去完澳洲見識完小瑤既英文之後,我覺得我應該要好好學下英文。』樂宜講

「竟然…」然後,我鼓起勇氣「咁…邦淫…邦文話教妳既野呢?」

『都係英文啦。』樂宜講『佢話要教我一d語法,文化既野…』

「唔好啦!」我同樂宜講「唔好…同邦文學啦…」

『點解?』樂宜問

「下…點解...」

點解…?因為…邦淫唔係好人…佢教妳係有其他目的…

『佢真係好有心得嫁!而且教人真係超級認真…』樂宜講『唔係玩玩下...』



『妳都係唔放心比機會佢地睇清楚我,妳信唔過佢地,就好似妳信唔過我,妳乜都唔明。』

點解我每次想講出口個陣,邦文既呢段說話都會出現係我面前嫁…

『咁我返上去先啦…家蔚。』樂宜講『拜拜…』

「拜拜…」

可惡。
 
我其實係咪應該…比樂宜有機會去認清楚呢個人?
我係咪應該相信樂宜…?
 
好煩惱…好煩惱呀呀呀…點解會咁…點解…


我要學大丁啦!!!!!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唔理啦,我要返去訓返個好教…乜都唔理…乜都唔理!
 
但事情總係唔會咁順利…
 
『堂弟,堂弟呀呀呀呀呀!』去到屋企外面既走廊,堂姐邊大喊邊跑過黎…
 
「堂姐?」堂姐大大力捉實我,面都青哂…
 
『阿…阿哥…阿阿…阿…』堂姐口窒窒…
 
「冷靜d先…我完全唔知發生乜野事…」
 
堂姐手震震咁,拎起佢部手機…上面有個短訊…係miss lee既…
 
(我同妳阿哥,而家係攝影場…)
 
然後堂姐再禁禁禁,出左堂兄既短訊…
 
(過了今晚就沒事了。)
 
呢句對白咁陳永仁既?睇黎堂兄都有捧場喎…
 
「咁即係點呢?」我問堂姐…
 
『即係…阿哥佢就黎無命啦!』堂姐大嗌
 
*
 
根據奪命短訊既內容,我同堂姐去到個個地點…
之前拍藝術裸照,差d比堂兄推倒既攝影場…
 
嗯…不好既回憶。
 
『阿星!』堂姐一入到去就大嗌『阿達呢?阿達呢?』
 
『佢係裡面呀…』阿星笑住講『不過入左去好耐囉…』
 
『攪出人命啦!』堂姐大喊
 
『更係攪出人命啦…』阿星笑一笑『條女咁正…比我都會忍唔住…』
 
『fxxk!係真係殺人既人命呀!』
 
『唔撚係話?』阿星彈起身『妳阿哥幾時變成咁既人?』
 
『係個個女人呀!女人呀!』堂姐歇斯底理咁講『快d拎鎖匙啦!』
 
『係…係既,』阿星都開始手忙腳亂
 
『快d啦!』
 
一拎到鎖匙,我地就衝去個間房,打開門…
 
一入眼簾…係血積班班既堂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