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返到屋企,以達都係唔到…

「衰人!」我向住大廳大嗌,雖然知道唔會有人回應…

『唔好咁啦…阿柔。』呀…有人,係阿芬。

「阿芬,不如妳入黎坐下啦?」我同阿芬講



『咁…唔會唔好意思?』

「點會呢。」

入到去坐低之後,我又拎左杯啤酒比阿芬…
然後我地又開始傾計…傾計…傾計…

「如果我係男仔!我一定會鍾意阿芬妳囉!」我同阿芬講



『下?』阿芬驚訝…

「我話我係仔我一定會愛上妳呀!」

『哦…』阿芬塊臉唔知點解紅左…然後…

『就算唔係男仔…都可以?』佢講

「下?」



『其實我…可能因為老豆既關係…我…我信唔過男仔。』

「阿芬…?」

『阿柔!』阿芬情深咁望住我,面好紅『我…我其實係鍾意女仔嫁!』

「下?下!!!???」les?唔係掛…

『不如…如果…如果…』阿芬dup低頭『如果妳唔小心分手,不如同我做情侶呀!?』

「下!!!!????」我繼續大嗌

『啊…我…我…』阿芬雙手禁住塊面
『點解我會講呢d野…我唔應該係呢d日子講呢d野…』



即係其他日子就無問題?
雖然阿芬真係好好,但我唔係les嫁喎…

我…我係鍾意男仔…以達…

以達…

我望一望鐘,距離岩岩我地分開已經五個鐘,
唔搵返我,唔打比我,甚至唔返屋企…

衰人…衰人…衰人…

『對唔住啊…小柔…啊…阿柔…』阿芬道歉…

衰人!!!!!



我大大力,推低阿芬,之後係佢上面…望住佢…

『阿…阿柔?』阿芬…難以置信咁望住我…

「阿芬…」以達,你正衰人!「就咁啦…同…同我成為情侶!」

就算無酒精,都可以做錯事,呢d就係愛情既副產品。
 
轉眼間就第二朝…
 
「啊…」我望住床上面,係我隔離訓得好舒服既阿芬,我終於醒覺我錯左…
 
原本我都以為我地已經做錯左…
但我望一望我自己同佢…衣著都係完好無缺…應該…無發生到任何事…好彩…


 
但係…
 
『早晨…小柔。』阿芬一張開眼,笑笑口咁講
 
「早晨…」
 
『嘻嘻…』阿芬好開心咁…
 
「今…今日妳洗唔洗返學呀?」我問阿芬…
 
『返唔返都唔重要啦…最緊要係…有小柔妳陪住我。』阿芬講
 
「啊…」大獲。
 


『我同小柔…已經係情侶啦…』阿芬好開心『好感動…』
 
「我…我係咪講左一D野…」
 
『係承諾。』阿芬點點頭『小柔琴晚同我定左個承諾…永遠唔會同我分開。』
 
點解我唔記得嫁!?
唔係…又好似有d印象…我明明無飲酒嫁喎?
 
唔通梳打水同橙汁唔溝得埋?喂喂!?
 
然後…我見到阿芬慢慢伸個頭埋黎…嘴唇…越黎越近…
 
啊呀呀…
 
『阿妹!』就係呢個時間,我阿哥就衝左入黎『啊…』
 
以佢既角度,應該以為我同阿芬已經嘴對嘴…
 
我彈起身「以達!」唔好誤會呀…
 
『我返出去先。』以達一講完就關埋門…啊呀呀…佢真係誤會啦…
 
咪住先…其實…有佢誤會都唔錯喎…
如果佢真在乎我…咁佢就會搵返我…然後以後都會對我好D…
 
嗯…就咁落去…無錯…阿芬份人咁好…如果我而家同佢講叫佢幫手…佢應該…
但我未開口,就比阿芬攬住。
 
「阿…阿芬?」我驚訝…
 
『仲叫我阿芬?叫我小芬啦…我地而家拍更拖嘛…』
 
「但係…」
 
『今日我決定曠課啦…同小柔周圍行下…』
 
「但係…」
 
『一陣…我地一齊沖完涼…一齊換衫…小柔可以借D衫比我嗎?我地身材其實都好似…』
 
「但係…」睇黎…而家唔係好時機…
 
一於…遲d再講…遲一陣再講…等阿柔既開心完左之後…嗯,
但呢個解釋…直到一年之後阿芬返香港之前…我都未講得出口…
 
結果,我同以達…無聲地分左手…情侶關係無聲地完結左。
 
到底點解會變成咁…
 
我一直認為係因為以達固執…先會攪成而家咁,
但諗真…最固執個個…其實係我…
 
如果我…肯係件事嚴重之前同阿芬,以達佢講清楚…就唔會咁…
如果有講清楚…我同以達而家都仲會係情侶…
 
我明啦…我終於明啦…
 
我…我仲鍾意阿哥…
 
我仲鍾意…
 
我慢慢…張開眼…
眼前既係…以達…佢而家雙手捉緊我雙臂…
 
佢件衫…充滿血...肯定好痛…肯定好痛…點解仲要理我…理自己先嘛…
 
『阿妹!唔好再訓呀!』以達講『再訓就醒唔返嫁啦!』
 
『呢到唔係北極呀!』應該係家蔚既聲音講…
 
『你…你好放手啦喎!』阿芬不滿咁講『小柔,醒呀…』
 
「阿…阿哥?」我終於開大隻眼…燈光…好殘眼…
 
『我無傷呀!無死呀!阿妹!』以達再講…
 
下?
 
你…唔比係比阿芬…插左十幾刀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