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所以呢?」而家我係坐係床上面,雙手抱胸…家蔚坐係我隔離…
 
『妳要…慢慢聽我解釋先…』以達佢就跪係到,阿芬企係佢隔離
 
「快D講啦!」我催促…
 
『其實…』然後以達佢…慢慢講返岩岩發生既事…


 
成件事就係咁,以達佢早我一步去左搵阿芬,
希望解決件事…而解決既方法就係…
 
「油漆!?」係聽完佢講之後,我大嗌…
 
原來,佢身上面既血紅色…係油漆黎!?
 
『無錯,我同阿芬講,要平衡返心情,就應該要玩下油漆。』堂兄拉拉件染血既衫講
 


『嗯。』阿芬點點頭。
 
「傻左呀!?」油漆,油漆!?
 
『唔係傻,有科學根據。』以達指指佢旁邊既牆身,而家有好多油漆畫
『阿芬佢一路畫已經一路冷靜上黎。』
 
『無錯…可以咁講…』阿芬講『掛…』
 
『佢一冷靜,我就開始同佢分析返所有之前發生既事…』


 
「下…」我好混亂…真係好混亂…
 
『結果…真相大白啦而家。』以達得出結論
 
『未係嫁!』阿芬大嗌
 
『下?妳岩岩已經唔係…應承左啦咩?』以達驚訝…
 
『頭先還頭先,見到小柔之後,就而家還而家!』
 
到底…佢地係到講更乜野…我完全唔明…
 
『邊可以咁奸矛嫁!?』以達再講



『唔…唔係奸矛!』阿芬講『我係認真嫁!』

『我唔係咩!?』以達難得地反駁…

『咁你講呀!!!!!!』阿芬指住我『你可以比到乜野小柔?』

『我…我!?』以達驚訝…

感覺…好似…有樣野不知不覺就改變左?
個樣係乜...我就快就知道…

『我而家係學校既班主任,英文老師,而且好得校長既重視,又受學生歡迎。』阿芬講
『好快就可以升職加人工!你呢!?』

『我…我…』以達後退兩步『我而家無業…不過…』



『嘿!無業!』阿芬望住我『佢而家連工都無呀!』

「下…阿哥你…英國個邊份工…」

『咁即係會變做小柔去養你啦!』阿芬指住以達『食軟飯!』

『唔可以咁講!』以達反駁『其實我已經搵到路數…只要…』

『你要小柔等你!?』阿芬講『已經等得好耐啦!』

『唔洗等…呢個大茶飯黎!』以達好有信心咁講

『拍裸照?』我隔離既家蔚試探咁問



『唔係!係廣告!』以達慌張咁回答

『廣告!無廣告個陣就點呢?』阿芬步步進擊…

『無廣告…咪邊做其他工邊搵囉!』

『哼!?』阿芬大笑『哈哈!你根本自己都唔肯定!』

『我…我…』

『然後…』阿芬繼續講『你有無屋呀?車呀?』

『下…』

『我而家住個度已經供左差唔多一半錢,而且我岩岩已經考好車牌。』



『車牌我都有!』以達講『不過係外地牌…仲要…』

「雪藏牌…」我代以達講,佢係外國基本上都係坐公車。

『無錯…』

『我就唔同呢,』阿芬發出高昂既呵呵聲『我好快就會買部車,唔會比自己雪藏…
而且你無講到屋!』阿芬繼續進迫『無屋又無車!你要點照顧小柔呀?』

原本企係到既以達…而家再次跪係到,形成左一個orz既樣。

以達佢…完全輸哂…至少而家呢個情況係。
 
以達…已經無出到聲…完敗…就係佢而家既情況…
但…唔知點解…我就係唔想以達輸…

「加…」我想為以達打氣…

『加油呀…堂兄!』家蔚搶先我講出口…

連家蔚佢都…唔想以達輸?

『我…』以達佢終於企返起身『我未輸…』

『仲想鬥?』阿芬講『繼續既話…』

『唔係鬥!』以達大聲講『我而家…係要…』

『係要…?』

『用誠意!』以達講完,之後就望住我…

以達佢既眼神...
真誠…真意…認真…唔係之前既以達…

『阿妹…我…』以達緊張咁講『雖然學阿芬咁話,我乜都比唔到妳…』

然後,佢係褲袋到…拎起…一盒野…之後慢慢打開…
盒野裡面…閃閃下。

『個日情人節,其實我咁遲…係因為我去左搵返呢樣野…』以達講

「下?」

『我拜託哂所有識既人幫手…之後仲打左場交…
然後終於係一個黑人到拎返個袋…拎返呢樣野…』以達講...

仲打左交…我唔知既…
呀…其實我根本就留意唔切…我係床到…

『我返到屋企…見到妳地係床到…我以為自己唔應該係個度,真係錯哂!』

「以達…」

『我錯左好耐好耐,甚至騙自己話我地個感覺其實係假既,但係…』
以達望一望阿芬『經過同阿芬傾完之後我終於知道唔係…』

我開始…眼濕濕…

『我根本放唔低妳…阿妹…啊唔係!係小柔!』以達慢慢拎起盒仔個樣野…

係一隻戒指,

『三年前,呢份野係一個禮物。』以達,慢慢拎起我隻左手…
『但三年之後,呢個係我…人生…難得一次認真既諾言…』

「嗚…」我喊起上黎…我聽到我隔離都有喊聲…係…係家蔚?

『我會比到幸福妳,小柔,因為我仲鍾意妳,』以達講『I love you,小柔…』

然後以達...慢慢幫我隻無名指帶上戒指…
隔離既阿芬…我仲以為佢會好嬲…但點知…佢只係微微咁笑…

『嫁比我啦,小柔…』以達講『今後…作為我老婆…同我一齊生活。』

我知道我講唔出口…但我心入面已經有個答案…

我向以達笑一笑…

「你去死啦!」之後用右手一拳打落以達個肚到

『下?下???』以達跪係到,抬起頭難以置信咁望住我

「結婚乜野太早啦掛!!」我同以達講「係都…係都…呀呀呀呀呀!!!」之後走左去…

當然,係帶住隻戒指走左去。

陳玲柔視覺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