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嘩…咁勁嫁?』阿理舅母都驚訝…『咁即係佢同阿理你…』
 
『同年…佢都係岩岩入讀…』阿理繼續答
 
同年?阿理佢而家係十九歲…
但我十七咋喎…雖然個樣明顯成熟好多…
 


阿理舅母望住我,滿意咁點點頭
 
『咁相比之下阿理你就無咁好啦。』阿理舅父講
 
『舅父?』
 
『如果係香港只係學下廚邊有前途?你配唔配得起人地?』阿理舅父認真咁講
 
『下…咁…』阿理望住我…
 


我有d明白阿理點解話我係香港讀法律系,
將來一定有前途嫁嘛,有前途既女朋友喎…
 
佢舅父舅母肯定唔會放過呢個機會…咁阿理就可以留係到…
但估唔到…會變成…
 
『如果你要留係香港,就應該再讀書,學返門有前途既手藝!』
阿理舅父認真咁講『你唔可以再諗你自己,你要考慮埋你隔離個個!』
 
『係…』阿理dup低頭…睇黎好唔甘心…


 
『你媽媽,我妹妹都會希望你成熟d,唔再咁無用。』阿理舅父繼續講
 
我知道阿理舅父的確係為左阿理好…但係…咁樣…咁樣…
 
『學乜野廚,廚師永遠無前途,大陸係咁,香港係咁…』
 
踐踏阿理既志願…
 
「唔得呀…」我企起身,望住阿理舅父…
 
『小…家蔚?』阿理抬起頭望住我…
 
雖然呢個唔係問題,但我知道應該點答!
 


『家蔚?』阿理舅父都好驚訝…

「我…阿理…我…」我發現我好似激動得制…有乜必要彈起身喎...

『小蔚…坐返低先…』

死就死啦!

「我就係鍾意咁既阿理!」我同阿理舅父講

『下?』原本仲細細力拉更我既阿理愕然…

『我…唔明?』阿理舅父講

「學廚既阿理…有理想…認真…整既早餐又好食…」我繼續講「我就係鍾意咁既佢!」



『小…小蔚…』阿理有D難以置信

然後佢地都無講過野…

「呀…」爆發完,我開始尷尬上黎…慢慢坐返低…「對…對唔住…」

阿理舅母搖搖頭,不過睇黎唔係唔滿意…而係幾開心…

『既然係咁…』阿理舅父終於開聲『如果女朋友係高興既…我都無權過問。』

『舅…舅父』

『但係,阿理你要先答我…』舅父繼續講『你係咪真係好鍾意學廚?』



『我…』

『你女朋友…家蔚係鍾意你呢點。』舅母接住講...

「係…我就係鍾意佢煮野食…個陣佢係最有魅力!」

『我…』阿理鼓起勇氣『我真係好鍾意做廚師!
而且我都真係好鍾意家蔚,所以,比我留係香港啦!舅父,舅母!!』大聲嗌...

大聲到…就算係茶樓都可以聽到阿理大嗌…

好…好鍾意我?

『咁就好。』阿理舅父滿意咁點頭『家蔚…我家既阿理…就交比你照顧啦。』



「係…係既…」但我係假扮嫁喎…

『我…』阿理握住我放係台上面既手『都會好好照顧家蔚…』

「阿…阿理…」雖然我知道而家所有野都係扮既…不過我都有D感動。

不過…望住隔離咁認真既阿理,
我相信…將來佢一定會搵到比我更好既女朋友。

食完野之後,我地就帶舅父舅母去買野,
舅母一直叫我隨便選…衫呀袋呀…佢一定買比我…但款款都名牌…我邊好意思喎!

但係阿理舅母強迫之下 (妳唔買野樣,我就坐到收鋪!),
我唯有買左一個價值幾千蚊既手袋…已經店入面最平嫁啦!

或者之後...比返阿理叫佢賣左佢...雖然我覺得阿理唔會要返...

不知不覺到左黃昏時間,我地帶佢地坐船遊維港..
如無意外坐完,再食一餐就可以結束今日既行程,

「都幾順利呀…」阿理舅父舅母去左影相,所以我同阿理傾更計

『嗯…』

「你岩岩係茶樓話鍾意我真係嚇左一跳」我講「個度咁多人!」

『係…係咩…』阿理唔好意思咁講『但係…』

「下次細聲D丫嘛!」我一講完,手機就響一響…

係whatapps…
 
講返今日,雖然係舅父舅母面前我都無拎起過手機,
但其實暗地裡我同樂宜一直有用whatapps保持聯絡,

雖然樂宜無解釋到原因,但邦淫唔知點解都非常好死咁幫手,
話比樂宜知邦彥既一舉一動…樂宜就話返比我聽,一直都無問題...

為左安全起見,我亦無同樂宜講到我同阿理既位置…
以防佢唔小心講比邦文知…

所以如無意外…今次短訊都係類似之個d「食更飯呀」「去左洗手間」既無聊野…

我拎起手機…

(邦文話邦彥落左街。)

「下?」我望一望隔離阿理,佢睇更海

(有無話去邊?食野咋?)

(邦文跟左落去…未有回覆…)

(嗯…)

等唔夠十秒

(邦文打電話比我,等)

「打電話!?」我激動,whatapps咪得囉!點解要打電話!?

唔知點解變得煩燥起黎…可惡…邦淫…

(邦彥上左車。) 好快就回覆…

(上車!?去邊?!)

(邦文睇更路線…)

(快!)

我開始緊張起黎…維港既景色已經無心情欣賞…
不過無野既…唔好自己嚇自己...邦彥可能想出去買野姐…

(個部巴士…有幾個站邦文估可能會落…表哥你係邊?)

(唔方便講,係邊幾個站?)

(深水步,太子,旺角...)

...

尖沙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