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尖沙咀!?」我係船上面嗌左出黎,有幾個外國人即刻望住我

『小蔚?』明明舅父舅母唔係到,阿理都係叫我小蔚,

比起邦淫叫我小蔚,阿理叫就好聽得多啦,
不過最好聽都係阿彥,阿彥講既「小蔚」係全世界最好聽既…



呀…而家唔係諗呢點…

「無事…我無事呀…」我繼續禁禁禁…

(咁邦文有無追上車?)

(無,表哥你係邊?)

(尖沙咀呀!)



(唔係掛!)

(唔講住,有乜新消息就同我講)

阿彥…佢到底會係邊到落車?
正常情況之下佢無理由出旺角太子…

唔通…佢知道左我今日同阿理出黎…所以出尖沙咀…
唔會掛…唔會掛…阿彥無理由知道…



應該係話…正常情況下佢無理由知道…
邦文…佢明明唔知道我係邊…咁應該唔係佢講…

咁…咁到底阿彥點解會知呀?

唔得…好混亂…
而家一定要諗定最壞情況…假設阿彥佢知道左…

咁…咁樣既話…尖沙咀就好唔安全…要離開呢到…
但船只係岩岩開…有排都未落得船…

「阿理…一陣我地會係邊到食?」

『唔知道…大概會去酒店食自助餐?』



如果入左酒店…應該就安全…最重要唔好係大街…

我拎起部電話…其實…而家打比阿彥…向佢從實招來…可能係一個好方法?

唔得…都係唔得…已經進行到呢一步…而家先講…就係先斬後奏…仲衰…

啊呀呀呀呀…
點解我當初唔同阿彥解釋喎…

攪到而家唔上唔落…

落到船…已經係二十分鐘後既事…
如果阿彥係出尖沙咀,可能已經落左車...

我已經好耐無試過咁戰戰競競…


感覺…周圍既人都可能係阿彥…可能係…

『小蔚?』阿理想捉住我隻手,但我即刻鬆開左…

「對唔住…阿理…而家情況有d不妙…唔拖得…」

『唔通…妳男朋友?』

「可能…有呢個可能…」

『咁樣…』阿理都擔心埋一份『不如妳返屋企先?我可以同舅父舅母講妳唔舒服…』

「唔洗…都就快到酒店…」我覺得我塊臉開始青青地「到酒店就安全…」

應該…安全掛?


 
但行下行下…越黎越唔對路…
呢個酒店既方向…嗯…
 
同上次婚禮坐條路咁似既?
 
「阿理…我地唔會係去…上次結婚個間酒店可?」我嘗試問
 
『嗯…個間既自助餐好出名…』
 
「啊…唔得呀…」個間咪就係…阿彥做侍應既酒店囉…
 
『點解…啊!』睇黎阿理都醒起點解『弊…妳等一陣』佢即刻行去前面舅父舅母個度…
 
雖然阿彥今日唔洗返工 (之前返學問既,佢要溫書),


但佢酒店入面有同事嫁嘛!同事可能應得我嫁嘛!
 
咁會點呀?咁咪死囉!
如果同事通水話我同男仔…再加埋類似阿爸阿媽見家長咁既活動…
 
水洗都唔清啦!
 
『哦…既然係咁啊…』阿理講完一大輪之後『咁我地轉第二間囉…』阿理舅父講
 
『嗯…我都同意。』阿理舅母講『咁家蔚呢?』
 
「下?」
 
『妳唔記得啦?小蔚?』阿理講『個間酒店自助餐有人食過小強嫁…』
 
下…哦…明啦!
 
「嗯…唔單止啦…我個fd話廚房有老鼠tim!」我接住講
 
『竟然…咁唔得啦…一於就轉第二間。』舅母點點頭講
 
『一於…轉三個街口個間?』阿理提議『個間都唔差嫁…』
 
轉三個街口…基本上已經脫離左尖沙咀…又安全…又好…
 
「係呀…個度呢期好出名嫁…」我接住講「d即開生蠔…」
 
『真係?我好鍾意食生蠔嫁。價錢呢?』舅母問
 
『平好多啦!』阿理繼續講
 
「係呀係呀係呀!」我猛點頭
 
『咁就行啦…呵呵,最緊要後生既開心。』舅父講
 
『咁跟我黎啦…』阿理講『行囉,小蔚…』
 
好彩有你咋…阿理…
 
如果唔係…就好危險…
 
啊…
 
對面馬路…點解…有個人熟口熟面…
 
『咁我地係到過馬路?』舅母講
 
『嗯…』
 
綠燈…
 
唔過得呀…如果過…
 
就會撞到阿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