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呢幾秒…係我人生最長既幾秒…

阿彥…點解真係會係尖沙咀?

考試時間…阿彥無理由無緣無故係尖沙咀…無理由嫁!

點解…點解…點解…點解…點解…
點解…點解…點解…點解…點解…呀…



我手…好明顯出更汗...
通…通知唔到阿理…已經黎唔切…另轉頭行既話...只會更顯眼...

雖然夜晚既尖沙咀…過馬路既人都好多…
但阿彥都可能會見到我…會見到我…

就算見唔到我…亦有可能見到我隔離既阿理…

唔知好彩定唔好彩…我而家著既橙色外套…


我未著過出街,所以阿彥未見過…

但唔好彩既…就係呢件衫相當搶眼…

而家我地個位置係咁…

*

阿彥 路人





路人

路人  舅父舅母
    阿理 我

*

因為前面有舅父舅母…隔離有比我高好多既阿理…
所以或者…阿彥會見唔到…

但事實都係好危險…係一場賭博…

如果比阿彥見到…就算阿彥點好人…點愛我…


心入面都會永遠有條刺…唔得…唔得呀…

距離…越黎越近…七米…六米…五米…
心跳得好快…唔得…唔得…我…

我一定要做D野…

四米…

我突然捉實阿理隻手…

『小蔚…?』佢驚訝…

同時…遮到我…遮到阿理塊面既方法…得一個…



我大大力拉一拉阿理落黎…
佢個頭…越黎越近我…嘴唇都係…

賭博,一直都係一個賭博…

我都唔知道點解我會選擇咁做…
因為如果失敗左既話…呢件事就會變得更壞…

壞到無得返轉頭…

但係…

過完馬路,我係呢邊望返對面…
阿彥佢…好自然咁行去尖沙咀方向…



並無發現到...我同阿理。
 
*
 
『小…小蔚…』就算到左酒店自助餐拎埋位…阿理塊面都仲係好紅…
 
同我一樣。
 
「忘記岩岩發生既事!阿理!」我激動咁講「唔係就切左你!」
 
因為阿理舅父舅母去左拎野食,所以我先可以用呢個態度講野…
 
『係…係…』阿理口窒窒咁回應…
 
「岩岩只係因為…」


 
『我明…妳岩岩都講左…妳男朋友…』
 
「你明就好…無其他原因嫁…知道未!?」
 
『係…係既…』阿理…嘴唇不自在咁微微顫動…
 
呀丫丫…點解我岩岩會咁傻嫁?
 
點解咁傻呀…點解呀…
 
諗返轉頭,岩岩...根本就係到玩命。
 
係KISS,
 
係馬路到KISS,
 
係馬路到同阿理KISS。
 
我諗我永遠忘記唔到個一刻,
 
好彩阿彥真係發現唔到咋…好彩咋…好彩咋…
我伏係到台到…感覺終於鬆一口氣…
 
「呀…嗚…」一鬆一口氣…眼淚就好似想流「好彩咋…」
 
點解幫人要幫到好似偷情咁…我明明唔係…
我明明只係想幫人…
 
『小蔚…對唔住…』
 
「叫返我家蔚呀!」我抬起頭「除非舅父舅母係隔離!」
 
『你地叫我?』點知舅父舅母真係係隔離…
 
「啊呀…」我即刻坐返正…
 
『我地拎完啦…家蔚妳出去拎啦…』舅母講,我見到佢碟上面成十幾隻生蠔。
 
「係既…」但因為岩岩件事,我而家完全係唔肚餓。
 
結果,呢餐自助餐應該係我呢一世食最少野既自助餐…
 
好彩唔洗我比…
 
為左保險起見,食完野一出酒店我就話有急事要走…
舅父舅母強烈要求阿理送我…我地唯有照早,但係轉一個街口就分返開…
 
『咁…聽日就取消啦…』阿理同我講
 
「嗯…我已經…唔敢再繼續…」
 
我知道…今日只係好彩…呢個假冒遊戲唔應該繼續…
 
而且…同時有一個大問題浮左面…
 
兇手…到底係邊個?
 
令我意外既係…係第二日…甚至星期一既第三日…

阿彥都無提起…或者問起尖沙咀呢件事…
唔通…阿彥真係有其他原因先係尖沙咀?並唔係因為知道我同阿理件事?

然而,因為阿彥無提到...咁我都當然無主動提起呢件事...
亦無去問阿彥星期六到底去左邊...

所以…而家我同阿彥…就同之前一樣…完全一樣…
感覺呢件事完全無發生過一樣…

今次真係好好彩,諗返…假冒女友呢樣野真係剋我嫁!
上次差D比KEVIN強暴,今次又差D比阿彥發現!

我暗地裡發誓…以後…
就算係人命關天,我都唔會再做對唔住阿彥既野,

唔會呀!
今次阿理呢次係最後一次!認真嫁!最後一次呀!

但我心入面都係有種不安
因為…我唔知道阿彥個晚出現係尖沙咀既真實原因…

所以…兇手到底存唔存在…真係一個好大既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