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


『所以…你地已經決定去左台灣?』食食下野,阿kay問
 
「嗯…」
 
前文到雖然無提到,但我同阿彥其實已經預訂好去台灣
時間係下年既一月二十六日到二十九日,四日三夜…
 


呢件事我當然就未同老豆講,因為冰瑤話未係機會…
至於出發要既證件呢,冰瑤又話好有信心幫我攪掂…
 
『去幾多日?』阿kay用羨慕既目光望住我地…
 
『四日三夜。』阿彥代答
 
『家蔚…?真係?』芷螢望住我…有少少驚訝『去旅行?』
 
「無錯…對唔住…唔記得同芷螢妳講。」


 
『無…無野…只係有d突然姐…只係差一個月…』
 
『啊…真係羨慕呀…』阿kay講
 
「我一定會買手信比妳嫁…阿kay。」
 
『呢層當然啦…但係…』阿kay望住我『唉,無野啦!』
 
睇黎阿kay,係因為我同阿彥兩個人去旅行所以唔開心…


 
我明嫁。
 
『啊,唔理啦!化悲憤為食量!』一講完,阿kay就倒哂成碟肥牛落鍋到…
 
*
 
星期四,考埋今日之後,聽日十二月二十三日聯歡完之後就會開始聖誕假…
我決定左,呢兩日時間我一定要買到樂宜既禮物…
 
「其實…樂宜有無特別野係鍾意嫁?」放學時間係洗手間撞到阿kay,我嘗試問
 
『下…表姐妳唔係應該好清楚咩!』阿kay驚訝…
 
「我…其實…」


 
老實講,前幾年我都係請樂宜食餐飯咋…
根本就無送到實質既禮物。
 
雖然我之前係決定好送一件衫比樂宜,
但因為一直都睇唔岩一件好既,所以開始懷疑送衫到好唔好…
 
唉…
 
『最重要都係誠意姐。』阿kay繼續講
 
「誠意…」
 
『正如我送比表姐妳個塊鏡…』阿kay笑一笑『係咪好有誠意先?』
 


「嗯…我真係好鍾意…」我係袋到拎起塊鏡「而家日日跟身嫁…」
 
『就係咁囉。』阿kay繼續講『所以表姐妳其實送乜野,樂宜都會鍾意…』
 
「嗯…係呢…咁…樂宜生日個日會去邊到慶祝?」
 
『咦?表姐妳唔知咩…』阿kay張大眼望住我『妳細妹唔係話借男朋友個別墅比我地咩?』
 
下?
 
細妹…即係…
 
『無錯,係我叫kevin借比佢地既…』冰瑤講

我而家一個人坐係學校籃球場隔離既長椅,同冰瑤傾更電話…



「樂宜佢都知道?」

『當然啦,一陣當時人唔出現點算…』

「點解我而家先知既…攪到我先好似主人家咁…」

『呵呵…』冰瑤笑一笑『咁到時見啦…家蔚…』

「下…冰瑤都會去?」我驚訝

『更係啦…妳唔想?』

「唔係...但係kevin…」



『佢唔會黎,佢出現成個場氣氛都會好奇怪,而且佢本身都唔得閒…』

「哦…」

一收線,我就企起身,準備離開學校…
今日專登帶左衫出黎換,所以可以直接出旺角…

考完試既關係,所以學校周圍基本上已經無人…
至於而家點解得返我一個呢,因為阿彥去左練習,
樂宜同阿kay要去準備聽日聖誕聯歡既野,芷螢同”紫晴”就返左屋企。

一行出學校門口,有一個細路女即刻吸引到我…因為…佢一身奇怪既衣著,

點講呢,平時你地或者會係街到見到一d奇怪打扮既細路,
可能因為家人既個人喜好,又或者係細路本身鍾意,

而個位細路女呢…就係類似咁,不過唔同既,就係佢已經過左適合咁著既年紀。

總之就係好奇怪…
同埋佢而家係鬼鬼祟祟…係到行黎行去…

所以係佢面前行過個陣,我都不忘望一望佢…點知…

『望咩喎!』個細路女不滿咁盯住我講

「下?」妳一身咁既衣著點會唔望喎!

因為距離夠近,所以我而家可以描述佢既奇怪衣著…
點講呢,條褲係銀色反光緊身褲,至於上身,就相當有未來感既銀白邊衫…
比我既感覺就好似係放學icu時段既mr.joe既衣著...

而且...仲有副黑超掛係額頭到…
岩岩用奇怪睇黎描述得唔岩…而家佢比我既感覺係…怪異。

『唔通妳係蘿莉控?』個細路女繼續講

「下…蘿莉控係用黎形容男仔嫁!」我反擊

明明只有十多歲,竟然識呢d形容詞

『係咩!隨便啦…啊啊』細路女退後幾步『有個好色姐姐係到,我好驚啊…』

但佢講個陣個樣一d都唔驚,非常造作,
仲有,我幾時變左好色姐姐嫁?

「好色姐姐要走啦…拜拜…」

『唔好走住!』個細路女突然講『我其實係黎搵人…不過好似錯過左…』

「really?」

『嗯。』細路女點點頭『不過睇姐姐妳咁既態度肯定唔幫我嫁啦…』

「點會呢…我啊…」最憎細路女「最鍾意細路女嫁啦…」

『點解我覺得妳講更反話既?』

「因為妳太細個啦,見識小。」

『哦…』細路女拍一拍隻手『大個真係好啦…識咁多野。』

果然係細路女…非常好昆。
 
「咁呢…妹妹仔呀…妳打算搵邊個呢?」
 
『叫我小芋就得啦!』
 
「小芋…芋頭?」
 
『係呀…所以我好鍾意著紫色衫。』
 
我其實想吐糟,妳而家套衫已經唔係紫色,
啊,但原來望真d,小芋對鞋係紫色既…而且…
 
咦?乜野牌子黎?
 
『既然姐姐岩岩講真話,我睇黎都要講返個真話比姐姐聽。』小芋講
 
「下…幾時有呢個規定嫁?不過…叫返我姐姐都好既…」唔係好色姐姐…
 
『其實我係未來人。』小芋用相當純真既聲音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