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過...過生?」係咪我聽唔清楚...定係誤會左...

『嗚...嗚...』miss lee繼續喊...

「唔…好講笑啦…」我唔敢相信,比較傾向於認為miss lee講笑...

『過生啊…呢樣野邊可以講笑…』



「咁…咁樣…」

原本,仲諗住過埋呢個聖誕,我同子朗件事就可以解決…但而家…

『嗚...家蔚…妳個件...重要事…真係需要到婆婆?』miss lee問…

我點點頭,心情好沉重…
因為...關於戰後于子朗既事,知道最多既一定係miss lee婆婆...



但而家,而家…已經無可能…再問清楚...

『咁…咁樣…我媽媽係攪掂婆婆生後事之後…會返一返黎香港…
或者…佢都知道婆婆一d野…』miss lee講『雖然唔肯定幫唔幫到妳…』

「唯…」我喉嚨變得沙啞「有係咁…」

僅餘既線索…關於于子朗既線索…
藉著miss lee婆婆既離世…突然間就消失左…



唔通…”子朗”同”紫晴”…真係無機會交換返…
仲有我…前世既"我"...唔通一直都要比呢段未知既往事纏繞?

點解會咁…

*

而家…唯有等miss lee既媽媽…睇下佢知道d乜…
如果並無實際幫助既話…咁之後應該點算…

「…」

『表姐?』阿kay係隔離講『妳今日好靜呀…』

『係囉…』樂宜用擔心既眼神望住我


『由派對開始到而家都係坐係一旁,聲都唔聲下…』

「我…唉。」我企起身,行去餐台到倒左一杯雪碧「我只係想一個人靜下…」

『但係…』阿kay想出聲,但係樂宜拍一拍佢肩膀阻止左佢,
然後打左個眼色,阿kay就無再講落去…

『總之唔好亂諗野啦…家蔚…』樂宜講完,就同阿kay行開左

如果阿彥係到就好,我就可以依付係佢胸膛,乜都唔洗諗…

點解要係今日比賽喎…明明聽日就係平安夜...
而且仲要撞正係聯歡會既時間,就算完左即刻趕去都趕唔切…

第兩次啦!可惡!



不過就算無乜睇我都會照去…因為要繼續盡女朋友既責任!幫阿彥洗衫!
然後…今日一定要買到送比樂宜既禮物,最後一日啦!
 
順帶一提,為保安全,今日我叫芷螢唔好返聯歡會…
因為小芋都有可能會出現。
 
但事實…
 
『姐姐妳講大話。』一放學我就第一個離開學校,估唔到一出校門就見到小芋。
 
「下…講乜大話?」都講左今日放假,估唔到小芋都會出現…
 
唔通,呢個細路女只係外表好昆,實際上好聰明?
 


唔會掛…
 
『又話今日放假,點解咁多哥哥姐姐係學校入面既…』小芋用鄙視既眼神望住我
 
「呀…妳太細個唔明啦。」我嘗試解釋…「呢個其實係呢個時代既文化黎嫁。
d哥哥姐姐都係自願返黎,但事實可以唔返嫁。」
 
『真既?』小芋用純真既眼神望住我『真係古怪既文化!』
 
「無錯啦。」我點點頭
 
『咁樣陳芷螢會唔會有返呢?』
 
「唔…唔知呢?」好彩今日叫芷螢唔好返…如果唔係就好危險…
 


『咁我一於係到等啦,哈哈哈,』小芋叉住腰係到傻笑
『有d哥哥姐姐好好人,會請我食棉花糖同雪糕嫁!』佢指住隔離部雪糕車
 
…我請波板糖就唔食!人地請棉花糖雪糕就食!
 
「咁妳慢慢啦。」我無奈咁講
 
『係呢,我都未知道姐姐係叫乜野名?』小芋問
 
「我…」我思考左幾秒「我叫林家蔚。」
 
『唔…林姐姐呀。』小芋點點頭『咁之後見啦!』
 
雖然小芋好可愛,但都係唔好再見為妙。
 
同小芋分開之後,我就去左坐地鐵…去阿彥比賽既地點…
望住時間一分一秒咁過,睇黎…去到比賽應該已經完左…
 
去到比賽場地,果然…周圍都得返做運動既人,
著住比賽衫褲既球員已經唔見哂…連阿彥都唔係到…
 
而我第一個見到既熟人係…
 
『hihi,唔好叫我小姐。』坐係石椅上面既邦淫向我揮手
 
「點解又係你嫁!?」一見到邦淫,
原本同可愛小芋傾計所減緩既情緒又突然衝上臨界點。
 
『啊啦啊啦,我令人驕傲既哥哥比賽喎,作為細佬更係要睇嫁啦。』邦淫笑一笑
 
我望清楚邦淫…佢而家手上面…拎住原本屬於阿彥既袋…
 
「所以…阿彥呢!?」我瞄住阿彥個袋…
 
『啊啊…』邦淫露出少少驚訝 (非常虛偽)『其實阿哥原本係到等妳嫁…
仲無理到隊長同教練既催促…佢地既戰後檢討。』
 
「戰…後檢討…?」
 
『咁難得我係到,又無野做喎…咪叫阿哥行先,我係到等小蔚妳囉…』
 
「咁…咁係教練要求都無辦法…」
 
但係…由邦淫比袋野我…感覺都係好差囉!
 
『咦…唔好叫我小姐心情好似唔係幾好喎…唔通例假到?』

因為見到你呀!

「假你個頭!仲有,唔好再叫我『唔好叫我小姐』呀!」

『但個日唔係妳要求嫁咩?』邦淫疑惑咁講

「根本你就係有心玩野!」

『呵呵,唔好叫我小姐真係清楚我姐!』

「都…」我好激氣「都話唔好咁叫囉!」

『咁又想我點叫妳呢…』

差d我又會衝口而出答佢「隨便你啦!」,
但一諗到我個名又可能會變成「隨便你啦小姐」…我就…

「家蔚。」唯有咁

『家蔚呀…』邦淫點點頭『但我都係鍾意叫小蔚姐。』

「隨便你啦!」呢條友真係好黑人憎呀!

『呵,咁就繼續叫返妳小蔚啦,小蔚。』一聽到我又毛管動。

我決定轉移返話題…

「咁…咁點解阿彥唔打比我呀!根本就唔似阿彥既風格!」

『哦…佢有打算咁做嫁…』邦淫講『但我都係叫佢走先,由我打比小蔚妳。』

「又係你!」激死我啦「成日阻頭阻勢!到底想點呀?」

『下?』邦淫驚訝『我係好心咋喎…』

「咁你又點解唔打黎呢?」

『原來無電喎。』邦淫拎起佢部電話笑一笑『真係失敗。』

「…」

…可惡,我而家個情況,根本就係比邦淫玩更,而且佢好明顯覺得非常好玩。

「比返袋野我呀…」我指住阿彥個運動袋…

『係既…係既…』邦淫講『不過我要拎返一樣野先。』

「下?」

邦淫佢,舉起阿彥個袋…之後係入面…拎起左…

『阿哥既電話。』邦淫望一望隻紳士兔仔『啊…呢隻兔仔真係得意。』

「點…點解阿彥部電話會…係…係到既?」

『佢真係大意啦,換完衫都唔記得拎返部電話。』邦淫搖搖頭

「咁…咁樣無野再拎啦?」我搶過阿彥個袋「咁我要走啦。」

『睇妳個反應,妳應該無查到阿哥既電話記錄?』我一另轉身,邦淫就講

「我…完全唔知你講乜。」我無另返轉身,而係背對住邦淫…

『應該係啦,』邦淫繼續講『係咪覺得有罪惡感所以做唔出呢…』

「我...」

『不如…等我幫妳一把?』

「你唔好…」我另轉身…「亂…」點知,邦淫已經將部電話擺係我眼前「黎呀…」

睇住阿彥星期六夜晚既電話記錄…我愣住係到…

點解…會係…妳?